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香港的《禁蒙面法》,從10月5日凌晨0點正式開始實施,這一天是周六,新法例的實施刺激了更激烈的抗議活動,周末一連兩天,香港不斷出現大型抗議活動。我們先從周日的說起。

周日港島九龍雙響炮遊行

10月6日周日,香港人舉辦了一場集會,兩場遊行。

集會是下午2點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主題是「追究警暴 守護記者」,以抗議香港警察發射橡膠子彈打傷印尼記者的右眼,導致永久失明。

同時,香港人進行了「港島」「九龍」的「雙響炮」遊行,在維多利亞港兩岸同時發起「反極權反緊急法大遊行」,主題是「九龍革命 港島起義」。

兩場遊行都從下午2點開始聚集。在香港島,隊伍從銅鑼灣起步,遊行到中環遮打花園;在九龍,隊伍從尖沙咀梳士巴利道出發,向深水埗楓樹街球場行進。

這一天下著雨,但是出來參加抗爭活動的市民仍然非常多,他們撐著雨傘,堅持抗議。

周日兩場遊行都是為了反對香港特首啟用《緊急法》,這個動作被認為是打開了潘朵拉盒子,隨後港府可能祭出更多類似戒嚴的措施,以鎮壓反送中運動,目前特首林鄭根據《緊急法》推出的第一個法例就是《反蒙面法》。

當天,很多人照舊戴上口罩及各種面罩物品。在遊行前,參與港島遊行的市民還在銅鑼灣SOGO舉辦了「追究警暴 守護記者-立即起訴開槍警察」的集會。而在兩場遊行中,抗議警察暴力和發洩對中共不滿,都成為當天遊行的主要目的。

例如在港島的遊行中,我們可以看到人們打出各種標語,包括「誓死反對、蒙面惡法」、「市民蒙面 林鄭蒙心」、「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蒙你老母」、「解散警隊 刻不容緩」、「驅逐共黨 港人治港」、「天滅中共」,甚至是「革命無罪 造反有理」等等。在銅鑼灣,也有蒙面的抗爭者組成人鏈。活動很快爆發出衝突事件,並從「一場集會 兩場遊行」再次變成了遍地開花式的,全港多區抗議。

共軍軍營舉黃旗

其中,晚間七點半的時候,有抗爭者用鐳射筆,照射在東九龍的中共軍營,軍營房頂舉起了黃旗,上面寫著:你正在違反法律,可能被檢控。還用不標準的普通話喊:後果自負,並使用雷明燈照射抗爭者。

雙方並沒發生進一步衝突,但這是中共軍隊首次在反送中運動裏舉黃旗。

在抗爭活動期間,抗爭者也在多處堵路、扔汽油彈、衝擊中銀店面和很多親共商舖,以及親共議員的辦事處等。警方則發射催淚彈、各種防暴彈進行驅趕。也有部份抗爭者對政見不合的人進行「私了」。

法律不給抗爭者公道 發生多起衝突

我通過很多事件觀察了解,私了的意思大概就是,法律不能給抗爭者公道,那麼勇武派抗爭者就自行對警察啊、襲擊者啊,進行毆打。

例如在九龍區的大規模抗爭活動期間,大約周日下午5點,在深水埗的長沙灣政府合署外,一名的士司機突然開車衝上行人路,撞傷多名抗爭人士。一名女士嚴重受傷,左腳開放性骨折,膝蓋也出現罕見傷勢,醫生說難以百分百復元。隨後這名司機被抗爭者拖出車外,被打到頭破血流,地上滿是血跡,他的的士車也被砸。

在屯門,一身穿粉色上衣的男子,拿著刀走進了當地一家麥當勞,揮著刀大喊,大意是:冤有頭債有主,你們要搞就搞政府總部,不要搞民生設施。隨後男子走出麥當勞,拎著刀好像是要找人砍,期間他疑似要向一名摔在地上、穿淺色上衣的人襲擊,但隨即被十多個人包圍毆打,十幾秒後人群散去。但是這群人並不是約定好要行動的黑衣抗爭者,只是周圍民眾。

而在九龍長沙灣,有抗爭者在當地富臨酒家,打碎大門並且噴塗閉路電視,期間一名抗爭者發現有顧客在場,一男一女相擁,女的受驚在哭,男的安慰。隨後這名抗爭者對其他人喊道:這裏有人啊,嚇到人家了,走啦走啦。還有一名抗爭者給他們遞上紙巾。

而在旺角,曾參與撐警集會、並經常在社交媒體上罵抗爭者的藝人「馬蹄露」,在旺角拍攝抗爭者衝擊中國銀行店面,與抗爭者發生爭執,最後被打。此前,馬蹄露還發文暗示抗爭者是「垃圾」。事件後,她在友人陪同下前往警署。

同時,有記者在身邊問,為何知道抗爭者對鏡頭敏感,而且可能有衝突,還要去拍他們。而在旺角,當天還有一名抗爭者,搞到一輛挖掘機,在大街上開動。

周日在灣仔,警方施放催淚彈清場,期間有抗爭者向警方扔汽油彈。這時出現了一個意外,就是香港電台的一名記者被汽油彈扔到,雨衣著火,媒體報道說這名記者左臉燒傷。香港電台隨後發聲明,呼籲各方保持克制。

警方大規模排查

警方這一邊,除了出動水炮車,發射了催淚彈等防暴彈,還在香港多個地方進行大規模排查。有的區域,警察要求巴士車上的人都下車,挨個盤查。並在銅鑼灣、沙田等許多區域拘捕了不少抗爭者,其中,多人首次因為違反《禁蒙面法》被指控,最快會在周一上午提堂。

在周日凌晨2點,還有大約40名防暴警察,在沒有事先通知也沒經過保安組同意的情況下,在香港中文大學周邊盤查,在大學站附近盤問學生,並與學生對罵。過程中沒有中大學生被捕。校方促請警方在進學校範圍前,要與校方聯繫。

在九龍新蒲,有四名警察追到一名男性黑衣抗爭者,被懷疑對他使用私刑。男子上衣被扯爛,有警察至少四次腳踢男子胸膛區域,兩次拳打背部。

而在當天,多名小孩也參與了抗爭活動,遭到警察逮捕。一名小女孩在警察面前瑟瑟發抖。

周六「反蒙面法大遊行」 香港人繼續蒙面上街

下面我們來回顧一下10月5日周六的活動。

周六下午約2點多,成千上萬穿著各色衣裝的香港市民,或者戴著口罩,或者沒戴口罩,大家舉著雨傘,在港島銅鑼灣的崇光百貨附近聚集,發起「反蒙面法大遊行」,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等人也有參加。他們沿著軒尼詩道遊行,經灣仔,向中環遮打花園遊行。

在遊行隊伍最前面,人們打開了「願榮光歸香港」的大型標語,也有人在隊伍中舉著「香港警察蓄意謀殺」的條幅。他們喊出新口號「香港人 反抗」,以及「香港政府 出賣港人」「解散警隊 刻不容緩」等等。與此同時,有抗爭者堵塞部份馬路,發起抗議。

同時,在中環的皇后廣場,也有人群聚集。在這期間,有警察在皇后大道匯豐銀行附近,抓捕一對手牽手的年輕男女。他們只是穿黑衣、戴口罩,在路上行走。在場市民不滿,指罵警察。後來警察在截查兩人後,把人放走。

下午4點多,九龍的「尖沙咀」梳士巴利花園,人們發起「全民蒙面」活動,人們戴著面罩和面具聚集,隨後沿著維多利亞港,向尖沙咀巴士總站方向行進,一路高喊口號,沿途有市民加入。他們沿著廣東道、海防道和彌敦道,先後築成人鏈,最後在傍晚時分抵達旺角。參與的有上千人。

參與尖沙咀活動的人群,隨後又走到了深水埗的「楓樹街遊樂場」,一路高喊「10月6日 維園見」,「我有權戴口罩」等口號。並在晚7點抵達楓樹街遊樂場後,齊唱〈願榮光歸香港〉,並為在反送中運動中失去生命的抗爭者默哀1分鐘。

在上水,抗爭者再次發起「光復上水」行動,並以快閃的方式,在上水中心和上水廣場等處,衝擊中資商舖,當地中國銀行的店面被噴字和打碎玻璃。

到了晚上,在元朗的抗爭者發起堵路行動,防暴警察隨後趕來戒備。

在黃大仙、荃灣等地,也有抗爭者快閃式聚集,堵路抗議,並衝擊親共商家。

周末兩天香港近乎戒嚴 國際社會表達關注

周末,香港似乎是戒嚴的景象。多個政府建築物及商場提早關閉,包括李嘉誠旗下的百佳、屈臣氏等至少19家大型商場至少在周六停業一天。超市出現搶購潮,大家準備囤積食物。港鐵幾乎是持續的全面停運,只有機場快線保持運行。當地銀行也一度全面關閉,香港金管局周六通告說,由於部份銀行設施受損,以及交通狀況,需要暫停部份分行的服務。

香港特首林鄭上周五(10月4日)宣佈,於周六凌晨開始實施《禁蒙面法》以來,香港陷入全城的亂戰,市民中,勇武派與和理非的抗爭者齊上陣,用不同方式表達不滿。香港明星周潤發上周五,也就是林鄭宣佈《禁蒙面法》的同一天,被人拍到,戴著黑色口罩行山。而最近幾個月發哥都是穿黑衣行山,這一次罕見戴上了黑色口罩。而香港民主派議員向法庭申請,對《禁蒙面法》進行司法覆核和暫緩實施,但在周日被法庭拒絕。

周六下午2點多,香港特首林鄭月娥還發表電視講話,針對從周五晚一直到周六抗爭者大規模衝擊的情況,林鄭說:香港社會陷於半癱瘓。她又說,這正是特區政府引用《緊急法》訂立《禁蒙面法》的所謂「堅實理據」。

但港府強推《禁蒙面法》,也引發國際社會擔憂。

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發推文說:「香港引用《緊急法》禁蒙面,卻不回應民眾不滿,只會加劇對言論自由的擔憂。」

佛州聯邦參議員魯比奧(Macro Rubio)發推文說:「林鄭沒有集中精力尋找解決香港局勢的政治方案,卻使用《緊急法》禁止蒙面。如果香港想保持全球金融中心地位,港府要重新考慮優先事項。」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說呢,特朗普政府繼續監察香港的自由和民主抗議活動,而且香港局勢可能對中美貿易會談產生影響。

台灣政府對香港事態「表達嚴正關切」,認為《禁蒙面法》只會「激化、製造對立」。

好,今天的節目就聊到這裏,我們會持續關注香港事態發展。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本頻道,那下次節目,再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