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實行的《禁蒙面法》激起全港18區民眾在10月4日上街抗議後,周六(10月5日)港人響應「全民蒙面」號召,再次走上街頭進行反極權抗惡法的大遊行。儘管該遊行並未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出於對港府及港警的不信任),但街頭上聚集了毫不畏懼的民眾,「香港人 反抗」成了當日最強的聲音。

我們只是爭取原本所擁有的權利

2019年10月5日,一位遊行的市民和理非說:「我們再不走出來的話,香港就會變成跟大陸一樣了,這是我們香港人很不想見到的。」。(郭威力/大紀元)
2019年10月5日,一位遊行的市民和理非說:「我們再不走出來的話,香港就會變成跟大陸一樣了,這是我們香港人很不想見到的。」。(郭威力/大紀元)

一位稱自己名為和理非的遊行市民,向記者表述了自己為甚麼要選擇走出來抗議。

「這條法例是完全不合理的。如果要做這條法例的話,為甚麼只是對市民?警察為甚麼可以繼續蒙面?不給我們看委任證?」她說。

「沒號碼(警號)之下也可以出來對香港人,對示威者做出這麼粗暴(行為),現在還開真槍。」她繼續說道,「有個小朋友中了真槍,很多(現場的)直播已經播了出來,他只是拿著一隻白色的膠管,警方可以說他拿著鐵管,警方開記者招待會說他(學生)拿著鐵管。香港人真的不能接受一個這樣的政府,這樣的警隊,一個每天出來說謊的警隊。」

市民和理非說:「我們這麼多人,幾百萬人,每個星期都走出來跟他們說我們有甚麼訴求,我們想怎樣做,但是沒有人聽,政府完全不理我們的訴求。」

「我們只是爭取一些很合理、香港人本身已經擁有的(東西),我們真的沒有多要的,也沒有說要港獨。但是,現在卻逼我們香港人去到沒得退的地步。」她痛心地說,「連幾十歲的老人家,七八十歲的我都見過,推輪椅的也有,小到兩三歲的(孩子),父母也要帶他出來。為了甚麼?就是為了要『一國兩制』賦予我們的權利;但現在最基本的集會權、遊行權,我們都已經沒有了。」

她說:「我們再不走出來的話,香港就會變成跟大陸一樣了,這是我們香港人很不想見到的。」

「(這些年來)我們香港人為大陸做了很多很多的事情,現在(的情形就)好像我們甚麼事都沒做,我們(在)拿一些我們不應該得到的東西。我們真的接受不了,所以我一定要走出來。」

對於走出來就有可能會被抓的問題,市民和理非表示,「我們不可以讓那些年輕人自己站出來。我不介意會被抓這件事,現在那些青年人已經都到了遺書放到口袋裏的地步了,我們這些和理非,還不站出來的話,我們真的對不起自己,對不起這些年輕人。」

只要一日有集會遊行 我們都去!

2019年10月5日,香港民眾發起港島遊行,從銅鑼灣SOGO起步到中環遮打花園。抗議《禁蒙面法》。圖為銀髮族李先生。(梁珍/大紀元)
2019年10月5日,香港民眾發起港島遊行,從銅鑼灣SOGO起步到中環遮打花園。抗議《禁蒙面法》。圖為銀髮族李先生。(梁珍/大紀元)

市民李先生對林鄭和港府的做法很憤怒,他表示要跟他們鬥長命,有一日遊行,有一日集會,我們都去!更不會怕這個《禁蒙面法》。

「我們又不是去破壞,我們出來想告訴林鄭和港府,他們的做法是全香港絕大部份人都不會認為是一個好的管治方法。」李先生說,「我現在就想用曹植的詩告訴林鄭:『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林鄭,你『相煎何太急』啊。如果她能夠改邪歸正,我相信她還有好日子過,如果不是,我想她這一世,都很難有安樂飯吃。」

不過李先生認為林鄭已沒有改邪歸正的機會了。他說,「這個人自大、自傲、自以為是,死都不肯認輸,其實她有很多機會,是給她改的,她不改。6.12 之後是一個機會,前一陣子,7.21那時,都還可以藉著那個機會去改的,但是她不改。沒辦法。」

「她最初的時候就好大喜功,覺得自己是很能幹的,所以她就跟立法會想過那條(送中)法例。哪知道引發香港人很大反感,200萬人出來,那她就縮到一邊,然後才說,延遲法例,還好香港人不會隨隨便便信這些語言偽術。我們知道她是魔鬼再世,她一天不在立法會裏去撤回(送中)條例,那就根本是在騙人。」

我們香港市民不喜歡人治

2019年10月5日,63歲來自天水圍的彭女士表示,香港市民不喜歡人治。(郭威力/大紀元)
2019年10月5日,63歲來自天水圍的彭女士表示,香港市民不喜歡人治。(郭威力/大紀元)

63歲來自天水圍的彭女士表示,香港現在變成這樣的罪責在於港府和共產黨。

「那些高官與共產黨、黑社會合在一起,是專門要弄死我們香港人。(他們)就是不想一國兩制,要一國一制,專制。」她說,「(他們)就是不用法治,用人治。簡單說,我們香港市民不喜歡人治。」

彭女士表示受不了那些警察無分別地打學生,想出來保護年輕人。

她說:「警察開槍了,我不怕。夠膽就射我們老人家,不要射這些年輕人,年輕人全是精英。」

香港人所有的自由都被剝奪了

2019年10月5日,一位帶2個孩子一起遊行的爸爸說:「港府剝奪了我們所有表達意見的自由。」。(郭威力/大紀元)
2019年10月5日,一位帶2個孩子一起遊行的爸爸說:「港府剝奪了我們所有表達意見的自由。」。(郭威力/大紀元)

遊行的隊伍中有不少帶孩子同行的市民,記者訪問了其中一位帶有2個孩子的爸爸。

這位爸爸表示,2個孩子一個5歲,另一個快7歲了,他們都有參加一系列的遊行,連沒有不反對通知書的遊行也參加過。「早一點讓他們見識一下,因為未來20年可能都會是這樣的。遲早都要面對的,不如早點讓他們知道。」

孩子的爸爸對於港府實施《反蒙面法》很生氣,他說自己昨天下午和晚上都有上街抗議。

「我覺得它剝奪了(我們)所有的自由,所有表達意見的自由。我自己帶個面具有甚麼問題呢?我不覺得有甚麼問題。」他說,「我們不是在做犯法的事情,我們是想表達意見,因為你(政府)真的不聽,撤了一條法例,但又製造了另一條法例。又說不知道甚麼時候撤。」

孩子的爸爸認為,重點不是《反蒙面法》,而是那條《緊急法》。他說,「因為完全是(繞)過了立法會,之後港府可以做很多事情。你看這次《反蒙面法》也就是24小時、還是12個小時,我記不清了,很短時間就決定了。那之後,它要做甚麼都可以了,《緊急法》隨時都可以做了。這對記者和急救人員會影響很大。這個是最主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