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年輕的這一代,一定會為了我們的未來,還有我們的下一代,守護著香港。」10月5日下午,在香港中環遮打花園,許多人刻意蒙面站出來,抗議港府《禁蒙面法》的實施。一位吳姓女學生對《大紀元時報》記者表示,「因為我住在這地方,我有責任要守護這裏。」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於10月4日用《緊急法》所賦予的權限,宣佈制訂《禁蒙面法》,並於10月5日凌晨開始生效。香港民間再度發起抗議,5日下午有大批民眾聚集香港各地,發起「全民蒙面遊行」,其中有中、老年人,還有更多的是年輕學生。

林鄭利用《禁蒙面法》 想跟市民宣戰

吳姓女學生表示,民眾不會因為這個《禁蒙面法》便不出來遊行示威而不戴口罩,「我自己平時出來,我是不戴口罩的,但正因為它推出來之後,我更加覺得我要戴個口罩,我要表達對這個政權的不滿。」

她說,《禁蒙面法》的實施只會帶來更嚴重的警民衝突,「明明林鄭背後這個政權引起的這個社會的警民衝突已經很嚴重了,在這個時候她不想如何去處理,她推《禁蒙面法》,反而讓衝突越來越大,使民怨越來越深。」「覺得好像林鄭想跟我們這個社會的市民去宣戰一樣。」

她認為,《禁蒙面法》只是手段,「我們應該聚焦的是林鄭利用《緊急法》這件事。」「林鄭利用《緊急法》這個條例,繞過立法會去實施《禁蒙面法》,等同政府沒人管,它繞過了立法會,繞過所有市民,然後便可以為所欲為,沒人可以反對,只可以服從。」

香港的教育制度教會了學生識破亂局的根源

對於林鄭月娥指責學校老師沒管好學生,導致學生造成香港今天的亂局這種說法,吳姓女學生表示事實正好相反,「我覺得正好是香港教育制度,教好了我們年輕的一代,而這個政權,導致今天香港這樣的亂局。」

「我覺得香港教育制度是好的,讓我們能看清楚很多事,了解香港的司法制度,知道甚麼是法治,甚麼是法律,法律是應該制裁犯法的人,但就是因為林鄭政府背道而行,是這個政府迫我們學會反抗。」她說,因為不滿這個政權,所以選擇這種方式去表達。

她說,回顧6月9日、12日,開始的時候,大家都很守法,坐地鐵會給錢,衝進立法會拿飲料,也都給錢。「正因為我們由小到大被教導我們要有規矩,我們不可以沒了最基本的良知,我們也不會無故上街打人。」

「但現在,為何會慢慢演變成縱火,或者設路障,去破壞一些公物,其實這一切是政府迫使的。」「警察作為一個執法者,他們利用他們的權力,濫用他們的權力,去濫捕市民、去毆打市民、去謀殺香港市民,這就是破壞法治。」

她說,現在警察或者政府跟市民,武力不對等,能力不對等,「根本就是雞蛋跟高牆,有法律存在,但沒辦法制裁這幫人,甚麼叫破壞法治,他們才是破壞法治。」

「警民衝突,沒錯,我們很憎恨一些濫捕的黑警,一些不好的警察,但他們只不過是政治的工具,」她強調,希望大家一定要記得,為何要站出來,「我們要很清晰,我們現在對準的是林鄭政府和這個政權。我覺得只要這樣的話,我相信這場運動的勝利是有希望的。」

守護香港 絕不屈服於政權高牆

她表示,正是因為擔憂香港的未來,才會站出來,「我個人一日能反抗,我便一定會繼續反抗,我絕對不會屈服這個政權之下。但問我這場運動將會怎樣完結,結局會是如何,沒人能回答。」

面對可能隨時被關押的白色恐怖和危險,身為香港年輕一代,她表示,「作為一個普通人,你一定怕,因你現在面對著一個這麼大的政權,這麼龐大的高牆,但怕,我還是會站出來。我們也做好被捕的心理準備,願意去承擔我們所做一切行為的後果。」

她說從小對政治並不熱衷,「家人可能經歷過文革,我從小到大被家人灌輸,也是說不能碰政治,在政治裏面你選擇不出聲,你可以全身而退,但你說一句話表達了自己的立場,你便會把自己處於危險狀態。」

「但我自己讀的書、受的教育,讓我覺得,我是一個有責任和有承擔的人,也熱衷想為香港這地方去服務,從來沒想過移民,直到這刻我也沒想過要移民,因為我住在這地方,我便有一個責任,我要守護著這裏。」「現在面對這個局勢,我不怕承受任何的後果,我不怕我受傷流血,但我不想有下一代的人,因為我們不站出來而受傷。」

「所以今次這場運動,我覺得是林鄭從反面教會了我們這幫年輕人,要去守護這個地方,以前可能沒這麼大的歸屬感,但現在對香港這個地方,很有歸屬感,覺得要保護這裏。」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