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中共黨媒新華社10月2日報道,10月1日,新一期《求是》雜誌發表了習近平的一篇重要文章。新華社的報道中強調文章的核心內容是要「加強黨的領導」,中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新挑戰」,要「進行自我革命」。如何「自我革命」呢?要「敢於刮骨療傷,敢於壯士斷腕,防止禍起蕭牆」,要抓住「關鍵少數」。

在「十一」天安門廣場所謂的閱兵盛宴剛剛落幕,習近平就對外釋放了非比尋常的聲音。很明顯,習近平借用「刮骨療傷、壯士斷腕」暗指要動刀子,即在黨內動刀子;「禍起蕭牆」則出自《論語》,「蕭牆」是古代國君宮殿大門內或大門外起屏障作用的矮牆,原指禍亂源於宮廷內的權力之爭,習近平引用當然是指要防止中共黨內有人為了奪權興風作浪。「十一」香港警察故意開槍射殺市民,或許就是興風作浪的表現之一。

據報,該文是習近平2018年1月5日對新進中央委員、候補委員和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學習會上的內部講話。當時的官方報道並未透露出如此「狠話」。時隔一年多後,中共中央機關刊物《求是》居然刊登了此次講話的全文,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習近平在黨內面臨的挑戰相當巨大,習近平意識到亡黨的危機正在臨近。

新披露的講話中是如何提到中共要「刮骨療傷、壯士斷腕,防止禍起蕭牆」的呢?

講話中,習在談到歷史周期率問題時,首先回顧了古代王朝的興衰更替,認為各個朝代由盛轉衰的一個共同原因就是統治集團貪圖享樂、窮奢極欲,昏庸無道、荒淫無恥,吏治腐敗、權以賄成,又自己解決不了自己的問題,搞得民不聊生、禍亂並生,終致改朝換代。習近平還借用後人對秦亡的看法「滅六國者,六國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來表明統治者對王朝的興衰負有責任。

其後習近平稱中共與古代王朝和農民起義軍雖然性質不同,不可簡單類比,但卻可以史為鑑,「我們黨有8900多萬名黨員、450多萬個基層黨組織,我看能打敗我們的只有我們自己,沒有第二人。」並引用《紅樓夢》裏賈探春抄檢大觀園時說的一句話:可知這樣大族人家,若從外頭殺來,一時是殺不死的,這是古人曾說的「百足之蟲,至死不僵」,必須先從家裏自殺自滅起來,才能一敗塗地。

隨後習近平提到了中共要「自我革命」,要在中共黨內動刀子,防止內亂,要抓住「關鍵少數」,並對中共這些高官提出了幾點要求,第一點就是要堅定馬克思主義信仰。他還舉例說擁有2000萬黨員的蘇聯政權解體時,「竟無一人是男兒,沒甚麼人出來抗爭」。在他看來,原因「就是理想信念已經蕩然無存了」。

第二點是要講政治,要服從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習近平警告高官們,要「牢固樹立四個意識」,世界大國崩潰的一個普遍原因「就是中央權威喪失,國家無法集中統一」,潛台詞就是高官們要聽從習中央的指令,不要做兩面派、兩面人。

其它三點是習要高官們勇於承擔責任,要提高自己的能力,要以身作則,不搞特權,作風上不出問題。

從習近平一年多前的講話中,完全可以看出,習早已意識到了中共正面臨著改朝換代的危機。看看他總結的歷朝衰亡的共同特徵,哪一個在中共身上沒有體現?中共官員貪圖享樂、窮奢極欲,昏庸無道、荒淫無恥,整個國家吏治腐敗、權以賄成,一黨專政的中共根本自己解決不了自己的問題,現如今是民不聊生、抗議此起彼伏,尤其香港的抗爭更預示著中共是如何地不得民心。如此走下去的中共,只能等待改朝換代。

不過,習近平似乎仍想「力挽狂瀾」,延長中共的壽命,因此想通過整肅黨內達到目的。但是對於早已爛透的中共而言,習近平一年多前提出的抓住「關鍵少數」、刮骨療傷,在一年多後並未見任何成效。反而中美貿易戰、香港抗議、國內經濟下滑等,使中共黨內紛爭不斷,黨內分崩離析已是不爭的事實。如今,在「十一」後,習近平迫不及待將昔日講話祭出,或許已經察覺到黨內有人在搞動作,尤其是香港事態因為開槍趨於嚴重,因此可能加大整肅力度,確保自己的權力。這樣的恐懼應該是前所未有。

其實,了解王朝衰亡歷史和慨嘆蘇聯垮台時無人站出來的習近平應該好好想一想,為甚麼蘇聯垮台時無男兒?為甚麼自己想保的中共政權遭到了那麼多人的唾棄?導致中共滅亡的究竟是誰?

與習家有淵源的胡耀邦之子胡德華幾年前在《炎黃春秋》聯誼會曾說過這樣的話:如果蘇共是一個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黨,是為了解放全人類的黨,或者像戰爭年代表現的那樣,衝鋒在前退卻在後,吃苦在前享受在後,那這樣的黨垮台,蘇聯和全人類都要悲傷了。但事實並非如此。俄羅斯共產黨總書記久加諾夫曾總結說,蘇共垮台源於三個壟斷:政治、經濟和意識形態壟斷。因此,垮台就不值得大家悲傷。

將同樣的說辭套用在中共身上,也是如此。一個從來就不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黨,一個以戕害人民、為害世界為己任的政黨,一個在政治、經濟、意識形態全面壟斷的政黨,一個早已被上天宣判了死刑的政黨,垮台只能是必然。

或許,除了習近平等幾個中南海高官還沉浸在保住中共權力的幻夢中外,很多中共各級官員業已看透了中共是何等貨色,就如同當年的蘇共官員一樣。曾擔任《紐約時報》駐莫斯科記者站站長的美國人赫德里克・史密斯(Hedrick Smith)寫過一本名叫《俄國人》的書。

書中描繪了蘇共官員奇特的心態,那就是包括蘇聯領導人在內的高官們沒有多少人相信共產主義,而他們之所以宣傳,目的就是維護自己的權力。至於各級官員、各類體制內人物,儘管也不相信官方的意識形態,甚至內心也充滿了反感,但每個人都繼續在公開場合扮演著自己的角色:支持領導人、重複領導人的陳詞濫調。他還描繪了蘇共官員中的典型類型:無信仰的、犬儒式的機會主義者。這樣的官員也決定了蘇聯解體時,大家都選擇了壁上觀。

中共官員焉知不是如此?誰相信甚麼馬列毛鄧胡習思想、理論?誰不是為了維護手中的權力和既得利益而高喊信仰?誰不清楚中共的卑鄙無恥和罪惡?私下裏大罵中共的是他們,公開拍掌迎合上級的還是他們,而當他們看到中共這艘破船即將沉沒時,選擇了在沉沒前大撈特撈並將資產轉移到國外。有著這樣末世心態的官員在中共垮台時,誰會站出來呢?

是以,習近平放狠話,意圖在黨內進行新的整肅,註定是個悲劇,除非其拿下造成亂局的背後主謀江、曾,解體中共,否則其結果適得其反。不僅將更讓中共官員恐懼,加劇中共官員轉移資產的速度,而且將催化體制內有良知之人選擇拋棄這個邪黨,並與國內外力量一起推動中共的解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