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建政70周年在北京狂歡,然而香港的「十一國殤日」反極權遊行卻搶走全球媒體聚焦點,更掀翻了中共的「70壽宴」。美媒刊登社論,警告中共面臨內外兩大挑戰,更大的挑戰來自人民,獨裁者往往外強中乾,中共極權管治或埋下覆亡的種子。

《華爾街日報》日前發表社論,指中共建政70周年之際,中共的全球地位卻惴惴不安,自由也變得更少。

社論批評中共欺凌弱國,尋求稱霸亞太,亦違反對香港的自治承諾。警告中共面臨內外兩大挑戰,指世界不會容許中共透過偷竊取得霸權地位,也不會眼睜睜地看著亞太地區成為中共屬土。

社論指出,中共更大的挑戰來自人民,即使中共通過國家監控機器維持管治,但歷史教訓人們,獨裁者往往外強中乾,中共極權管治或埋下覆亡的種子。

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表示,中共現在這條破船已經沒有了方向,中美貿易戰、香港反送中以及中國經濟下行令當局內外交困,加之中共內部嚴重分裂,習近平目前面臨中共黨內「左右派」都不滿的局面,中共政權很難撐下去。

法國《回聲報》文章指出,香港反送中運動、中美貿易戰和中國經濟增長放緩,令今年的中共「慶典」十分掃興。由於中共面對多項嚴峻挑戰,有外交官表示,近期和中方官員接觸時,發現他們表現得較為急躁。

專家認為,一黨專制的極權國家都會面臨能否將權力世代傳遞及「民心思變」的問題,中共的「七十大限」也正說明此現象。

歷史學家、澳洲悉尼科技大學馮崇義教授對大紀元表示,現在全世界的一黨專政,通過暴力取得政權的獨裁者,最長的統治年限約七十多年左右,就會垮台。香港反送中運動長期對峙下去,很可能引起中共內部政治變化的突破口,也就是所謂的「七十年大限」的問題。

「從政治學和社會學角度來看,所謂的世代政治,是有其道理,一黨專制到了第三代實際上是接不到盤了。」馮崇義說,習近平時代,公民社會幾乎被砸爛,更嚴格的網絡管制、言論審查,這會使將來社會的變革,有可能帶有一定的暴力色彩,就像民變、政變、軍變,都帶有暴力色彩。

香港事件是否會引起中國國內群體抗爭的蝴蝶效應?馮崇義認為,是有可能,中共非常緊張的原因也在於此。

10月1日,北京舉行閱兵之際,成千上萬的香港市民走上街頭舉行反極權、爭自由的集會遊行。市民打出「沒有國慶只有國殤」的橫幅,並高喊「天滅中共」、「驅逐共匪光復香港」的口號。

香港市民、熊立武術舞蹈團團長熊立認為,「民心思變」是這場運動持續至今的主要原因,年輕人有一句口號叫做「香港反共抗暴、替天行道」。

他認為這句話講得非常好,「宇宙的真理在人間的表現就是一種普世價值,與天道相合,那麼這些示威者站出來反對共產暴政,就是替天行道、斬妖除魔。」

「年輕人認識到,港府林鄭月娥只是傀儡,香港社會一切動亂的根源就是共產黨,口號都是對著中共而來,就是要反對暴政。還有『天滅中共』這四個字,在街頭出現,代表香港市民空前覺悟。」

熊立表示,「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香港人民已經徹底覺悟、覺醒了,就是要推翻中共。至於共產黨甚麼時候像柏林圍牆一樣瞬間倒台,這就看天意了。」

外界注意到,習近平在北京天安門閱兵之際,中共黨刊新一期《求是》雜誌發表了習的一篇重要講話,指出中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新挑戰」,要「進行自我革命」,「防止禍起蕭牆」。

習近平在這篇講話裏回顧封建王朝興衰更替史,稱歷代王朝崩潰的一個共同的也是極其重要的原因就是統治集團貪圖享樂、窮奢極欲,昏庸無道、荒淫無恥,吏治腐敗、權以賄成,又自己解決不了自己的問題,搞得民不聊生、禍亂並生,終致改朝換代。

時事評論人士周曉輝在大紀元撰文稱,「禍起蕭牆」出自《論語》,「蕭牆」是古代國君宮殿大門內或大門外起屏障作用的矮牆,原指禍亂源於宮廷內的權力之爭。習近平引用當然是指要防止中共黨內有人為了奪權興風作浪。習要防禍起蕭牆,也暗示亡黨危機逼近。

周曉輝表示,從這篇講話完全可以看出,習早已意識到了中共正面臨著改朝換代的危機。看看他總結的歷朝衰亡的共同特徵,哪一個在中共身上沒有體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