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中共情報官員以假身份招募美國專家以獲取商業機密,FBI對其展開跨國大追捕,過程堪比間諜大片。而在追查過程中發現的一份大學「期中考試題」郵件又引發另一起中國留學生涉嫌充當中共代理人的案件。這些層層剝繭的案情令人一窺中美諜戰的內幕。

近年來中共經濟間諜案層出不窮,美國則拉開了多管齊下的反間諜攻勢加以應對。一方面,特朗普政府逼中共走上談判桌,尋求在貿易談判中解決知識產權盜竊問題;另一方面,美司法部加緊起訴幫助中共從事商業間諜活動的個體。

美國司法部助理部長德默斯(John Demers)去年在處理一宗中共情報官員盜竊美國商業機密案時說:「我們不能容忍一個國家偷走我們的創意和智慧成果。」

這些案件所涉及的手法各異、錯綜複雜,有些案件甚至彼此互相關聯。《芝加哥論壇報》(Chicago Tribune)9月26日的報道就披露了美國司法部去年公佈的這兩宗案件中被起訴人物之間的關聯。

身份「百變」的中共情報官

2018年10月9日對美國司法界和情報界來說是一個重大日子,美國首次成功將一名中共情報官員徐燕軍(Yanjun Xu,音譯)引渡到美國境內接受審訊。

徐燕軍真實身份是中共國安部下屬的江蘇省安全廳副處長。去年10月9日,徐被從比利時引渡到美國;10日,美國司法部以經濟間諜罪起訴徐涉嫌竊取美國航空和航天公司商業機密。

檢控官指,徐燕軍曾用過「曲輝」(Qu Hui,音譯)、「張輝」(Zhang Hui,音譯)等名字來執行任務,並謊稱是「江蘇省科學技術協會」(JAST)的代表來掩蓋他的真正身份。

起訴書稱,從2013年起徐燕軍就以美國頂尖航空公司及行業專家為目標,獲取「高度敏感」的技術信息,還會以「交流想法」或者在大學做演講為名,邀請美國公司僱員前往中國。

美國辛辛那提WCPO電視台曾披露了徐被抓內幕。

2017年初,徐的同夥通過LinkedIn聯繫了美國通用電氣(GE)的一名華裔航空工程師(以下稱為A)。A深度參與GE公司新型商用噴氣發動機的設計及分析工作,這種技術是中共特工意圖偷竊的首要目標。

隨後,A被要求去中國做經驗交流報告。在去中國前,A在他的個人筆記本電腦硬碟上裝載了5份GE航空文件。中方答應他的是3,500美元的演講酬勞,以及包括住宿及餐飲在內的全部旅費。

數個月後,A告訴FBI,他在(受中共工信部控制的)南京航空航天大學演講,一開始就遇到了一些技術問題。南航告訴他,投影機無法工作,因此他允許大學員工「將USB驅動器放入他的個人筆記本電腦」,而這個筆電中包含他當初上傳的五份GE技術文件。

FBI於是展開調查,他們在A的社交媒體帳號中發現仍在進行中的「犯罪活動」,而且涉及到中共間諜。FBI確認徐燕軍就是某個iCloud帳戶的「真正用戶」,該帳戶記錄了徐的秘密行動及想要蒐集的技術。

2018年1月23日和2月3日,徐燕軍在電子郵件中要求A收集GE公司有關發動機生產設計的技術文件,包括風扇葉片的「安全殼分析」。同年3月,徐燕軍通過電子郵件建議A下載GE航空記錄和「更多數據……包括任何相關的設計」,他們倆人敲定在比利時見面。

美國檢察官辦公室開始準備起訴文件,指控徐燕軍的罪行,並將之提供給比利時當局。

2018年4月1日,徐燕軍抵達布魯塞爾,結果沒有等到A,而是見到了比利時警察和FBI探員,徐被戴上了手銬。

「美國航空航天公司在研究上投入了數十年的時間和數十億美元,」美國俄亥俄州南區檢察官格拉斯曼(Benjamin Glassman)在徐被起訴時表示,「相反,一名中共情報人員試圖通過盜竊來獲得(美公司)來之不易的創新。」

一封「期中考試題」郵件牽出季超群案中案

《芝加哥論壇報》報道,對徐的調查也為其它的中共經濟間諜案打開了大門。調查過程中,美方注意到了和徐有通訊往來的一名中國男子,從而牽出了季超群(Ji Chaoqun,音譯)的案件。

2018年9月25日,27歲的中國公民季超群在芝加哥被捕。季被指控是江蘇省國家安全部一名高級情報官員在海外的「非法代理人」,該部門是隸屬於中共國安部的省級部門。檢察官指稱,季秘密接受中共情報人員指示。他還被指控在進行陸軍背景調查時隱瞞了自己與情報人員的聯繫。

季是如何被FBI盯上了呢?根據《芝加哥論壇報》的報道,調查人員在調查徐燕軍的案件期間,注意到了和他接觸的季超群。

FBI特工麥凱(Andrew K. McKay)在一份啟封的法庭秘密文件中指出,從2013年12月至2015年7月,季和「情報官員A」交換了約36條短信。

而「情報官員A」就是FBI在調查的徐燕軍。

聯邦當局搜索了季的電子帳戶,發現一封引人注意的題為「期中考試題」的郵件。該郵件是發送給「情報官員A」(徐燕軍)的。季在郵件中提到,他附上了「過去三年來的八套期中考試題」。但該郵件附件與期中試題完全無關。相反,季附上了八名居住在美國的美籍科學家和工程師的背景信息。

據一項聯邦刑事訴訟稱,季蒐集這8個人的信息是在一名高級別中共情報官員的指示下進行的,以便中共將這些人招募為間諜。這8人原本來自台灣或中國大陸。他們都曾在科學和技術領域工作。7人曾為美國國防承包商工作過。

訴訟說,這些人都被視為中共新形勢間諜活動目標。中共一直在積極尋求在打擊美國的無聲戰爭中獲勝。

FBI說,中共情報人員通常會因其文化和語言的原因,而將間諜招募工作集中在華裔上。季超群被看成是他們的一個合適人選。季在2013年8月持F1簽證赴芝加哥伊利諾理工學院攻讀電子工程碩士學位。

在季開始學習的幾個月後,中共情報官員聯繫了他。法庭紀錄顯示,中共間諜專注於竊取美國主要航空航天公司的機密,並在芝加哥招募季超群協助。

季超群在2015年畢業,2016年依據美軍緊缺人才徵兵計劃(Military Accessions Vital to the National Interest,MAVNI)報名當兵,加入美國陸軍後備役。

季曾三次前往北京,在一家酒店會見了情報人員。「根據我的訓練和經驗,」FBI特工麥凱在法庭紀錄中寫道,在酒店房間舉行會議是情報官員進行諜報工作的一個跡象,這為情報官員提供了一個謹慎的私人場所來招募或聽取情報匯報。

《芝加哥論壇報》稱,伊利諾北區聯邦地區檢察官勞斯(John Lausch)認為,季超群的逮捕意義重大。這讓你看到了一個人持簽證來美國學習,然後留在這裏,最終卻成了中共情報官員被用來蒐集信息(的下線)。

聯邦助理檢察官多雷爾(Steven Dollear)表示,雖然季超群沒有被指控收集軍事機密,但他當時有可能獲得相關情報,這一點值得關注。多雷爾認為,加入美軍增加了季超群訪問信息的範圍,尤其在他已經接受中共情報官員培養的情況下,對美國來說顯然是一個威脅。季對所有指控都不認罪。

季的刑事案件還觸及到一個大規模移民欺詐計劃,涉及的一個聯邦項目OPT允許國際學生在美國做與其學習相關的工作至少一年。

季超群用假僱用文件留美 

2015年,季超群獲得電子工程碩士學位後,他通過一個叫「選擇性實習訓練」(Optional Practical Training program,簡稱OPT)的臨時工作計劃留在了美國。OPT允許剛畢業的外國學生留在美國工作一年。它被廣泛視為轉為H-1B工作簽證的踏板。從2016年開始,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STEM)領域的畢業生被允許延長兩年實習時間。

季超群聲稱在一家名為「Findream LLC.」的公司找到了一個軟件工程師的職位。該公司自稱是一家位於加州山景城的新興技術公司,是華人女老闆黃薇雲(音譯Weiyun Huang,英文名:Kelly)所經營的兩家公司之一,另一家公司名為「Sinocontech」。

但「Findream LLC.」和「Sinocontech」實際上並不存在。聯邦當局稱,這兩家公司被用來向中國留學生提供虛假就業證明,以便使他們能夠留在美國。

根據7月26日拆封的聯邦起訴書,現年30歲的黃薇雲被指控共謀及欺詐提供虛假的就業紀錄、財務報表及稅務文件。通過黃的兩個假公司獲得虛假受僱證明的學生數高達2,600人,黃為此賺取了200萬美元。

當局稱,季超群就是黃的一個客戶。季向FBI特工承認,他支付了「Findream」公司900美元,但實際上從未在那裏工作。

美國律師勞斯說,執法部門正在對這2,600人進行跟蹤調查,以確定下一步對他們採取甚麼樣的合理行動。

季超群案只是冰山一角

儘管季超群案是芝加哥最新一起中共間諜案,但在過去十年中,該市的一些頂級公司都受到了中共間諜的攻擊,從芝加哥商業交易所(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等金融公司到卡特彼勒(Caterpillar Inc.)子公司等製造商。

美國官員已經警告,中共有興趣獲得先進的運輸技術,不僅用於航空航天,還用於地鐵、客運和貨運火車。以下僅舉幾例。

案件一 盜竊電單車製造商商業機密:

7月11日,美國司法部發佈新聞稿稱,芝加哥郊區一家電單車製造商的一名華裔軟件工程師、現年57歲的姚旭東(Xudong Yao,音譯,又名威廉姚)涉嫌竊取該公司商業機密,並將機密帶到中國。姚旭東被控九項盜竊商業機密罪。

根據美國司法部新聞稿和聯邦調查局(FBI)通緝海報信息,姚在中國出生,後成為美國歸化公民。

起訴書顯示,姚從2014年8月開始為這家電單車製造商工作,在受聘兩個星期之內,他涉嫌下載了3千多份該製造商有關電單車操作系統商業機密信息的特有電子文件。在以後的6個月期間,姚涉嫌下載多份有關其它商業機密信息的電子文件,其中包括技術文件和軟件代碼。

根據起訴書,姚於2015年11月18日從中國飛往芝加哥奧黑爾國際機場。當時他涉嫌隨身攜帶竊取的信息,包括9份完整的芝加哥製造商控制系統源代碼和解釋代碼運作的系統設計說明書複製件。此後他再次回到中國。 

案件二 盜竊商業交易所機密信息:

楊春來(Chunlai Yang),一名美國歸化公民,承認盜竊了芝加哥商業交易所(CME)的商業機密,並在2015年被判4年緩刑。楊在CME擔任高級軟件工程師。

《芝加哥論壇報》報道,法庭紀錄顯示,楊被指控從CME內部系統中下載了超過1萬份代源碼文件,並計劃在中國建立自己的金融交易公司「通美期貨交易軟件技術公司」(Tongmei Futures Exchange Software Technology)。通美公司的任務是增加一家由中共政府控制的電子交易所的成交量。

在楊的判決中,聯邦檢察官喬納斯(Barry Jonas)告訴法官,楊正在尋求將CME的專有軟件傳給中國的多個金融交易所。

法庭紀錄顯示,喬納斯說,大家在這裏談論的是一個享有「經濟間諜聲譽」的一個國家,尤其是深入到美國的經濟間諜活動。「經濟間諜,電腦入侵,這些都是網絡犯罪。這些是未來犯罪,正在社會中飛速增長,對美國經濟無論是商業上還是國家安全上都產生直接的負面影響。」喬納斯說。 

案件三 中共對塗料商業機密也垂涎三尺:

美國塗料公司威士伯(Valspar)在芝加哥校區辦公室的一名化學家,在2009年被指控竊取了160種塗料和油漆的秘密配方。該化學家是來自台灣的歸化美國公民,他計劃將這種秘密配方帶到威士伯在中國的一家競爭對手公司那裏,他在那家對手公司獲得一份新的工作。聯邦調查局在他登機前將其逮捕,他當時購買了一張飛往中國上海的單程票。這名化學家最終認罪。

案件四 竊取電信設備製造商商業機密:

2008年,前摩托羅拉軟件工程師金漢娟被指控盜竊商業機密,並轉給一家為中共軍方開發產品的中國電信公司。

金漢娟2007年2月28日在芝加哥機場出關前往中國時受到海關人員抽查,結果發現了她攜帶的多份摩托羅拉公司文件和三萬多美元現金。

該案的檢察官們表示,中共依賴的不僅僅是訓練有素的間諜來竊取美國公司的機密信息,「相反,中國經常使用大量與中國有聯繫且已經在美國居住、未經訓練的個人來收集他們在美國能夠接觸到的技術,重點是軍民兩用技術。」

「80%經濟間諜逾60%商業竊盜都與中國有關」

司法部發言人馬克萊蒙迪(Marc Raimondi)表示,國家安全部門處理的大部份經濟和商業秘密盜竊案均與中共有聯繫。

萊蒙迪在一封給《芝加哥論壇報》的電子郵件中寫道:「需要注意的是,在我們80%的經濟間諜案,以及逾60%的商業機密盜竊案中,都與中國政府有關。」 

中共政府一直試圖招募商人和季超群那樣的學生來獲取美國技術,還利用人才招聘計劃來吸引海外高科技人員到中國工作。其中「千人計劃」近年來已被FBI盯上。

聯邦調查局芝加哥辦公室前主管羅伯特格蘭特(Robert Grant)表示,中共政府會讓中國民眾認為,幫助國家經濟與軍隊發展是「公民的義務和責任」。正因如此,「在中國,每個人都被激勵(在美國)蒐集情報,從服務員到在美國學習的大學生。」

美啟動「中國倡議」計劃打擊經濟盜竊

季超群的案件標誌著一個令美國當局日益擔憂的情況:中共政府的一項複雜而遙遠的任務是讓間諜和外國特工從外國公司和外國國防承包商盜竊創新思想和技術。

去年秋天,在季的案件被曝光幾個星期後,特朗普政府啟動了一項「中國倡議」項目,以打擊經濟盜竊。該計劃將確認哪些是優先的商業秘密案件並進行處理,然後制定執法策略,以解決那些在實驗室、國防工業和大學的研究人員所出現的問題,這些人可能被中共說服非法向中國進行技術轉移。此外,「中國倡議」還旨在教育美國各學院和大學警惕潛在的威脅。

負責「中國倡議」的司法部主導國家安全事務的助理部長德莫斯告訴《芝加哥論壇報》,中共經濟間諜活動已導致投資者經濟上蒙受損失,美國人也被迫失業。「中國目前是對美國的頭號情報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