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十一」是中共竊政70年,此時的中共政權內憂外患,風雨飄搖。為挽回行將就木的頹勢,中共砸下鉅資搞了一場閱兵秀,並重炒「愛國」餿飯。當天,成千上萬的香港市民走上街頭舉行反極權、爭自由的集會遊行,市民打出「沒有國慶 只有國殤」的橫幅,高喊「天滅中共」。遊行成為全球媒體的聚焦點,搶走了中共的風光鏡頭,掀翻了中共的「70壽宴」。

10月1日灣仔的遊行,有市民高舉反赤納粹中共的紙標語。(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10月1日灣仔的遊行,有市民高舉反赤納粹中共的紙標語。(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6月份香港市民發起反對港府推行的《逃犯條例》修訂案,簡稱「反送中」。6月9日100萬香港市民上街要求政府撤回修例,得到的卻是當局的無動於衷,以及中共港警的暴力鎮壓;6月16日香港市民再次上街,匯聚了200萬+1人的民意,當局仍然是鐵石心腸的冷漠。

警黑合作 沒有戒嚴的戒嚴

「7•21元朗恐襲」上演警察與黑社會聯手襲擊抗爭者和市民事件,摧毀了香港社會的正義公正,事件震驚全香港。隨後這種「警黑合作」在鎮壓中公開化、常態化。

8月5日香港7區發起「反送中」集會,晚間警方暴力清場,本港黑社會的白衣人和大陸湖南幫等藍衣人協同中共港警攻擊示威者,程度比「7•21元朗恐襲」更為惡劣。

一名目擊者證實,在荃灣眾安街南邊有數十名白衣人聚集,他們手持鐵通和砍刀襲擊抗爭者。一名抗爭市民被砍傷,褲子被砍破,小腿有4至5個露骨的傷口,傷口長5至10厘米,頭部流血,一隻鞋子都被血浸濕。經治療後,他恐終生殘廢,要坐輪椅。

一位勇武派成員在台灣的社交媒體上說,有個手足被黑社會砍傷多處,流血不止,滲透了褲子,但是他不敢報警,他說:「因為被襲擊時,他還手反擊了,擔心會因此而被警察拘捕。」

勇武派成員說:「現在警察是明顯偏袒黑社會和親共人士的,我們和他們發生衝突,警察是不講道理地捉我們,放走那些人,我們有些人受傷了也不敢報警,或者上醫院。」

他還說,我們不得不用一定的武力保護自己和普通市民,我們被迫做著原本是警察應該做的事。

此外,9月之後,中共港警增購1萬支伸縮警棍派發給休班警員。諸多分析指,警方在暗中擴招警力。隨後,大量警方臥底裝扮抗爭者,混在市民中亂捕抗爭者的現象時有發生。據《明報》消息,9月14日在九龍灣淘大商場,一名身穿白衣男子疑似用伸縮警棍將一名男子制服在地上,在場市民多次查問其身份,白衣人一直無回應。

在觀塘樂華邨巴士站,兩名疑似休班警按倒兩名青年,圍觀市民要求他們出示警察委任證,一便衣警上前展示委任證僅約1秒鐘。

除此之外,警察臥底混在抗爭市民的遊行隊伍中,扔汽油彈、砸毀公共設施、縱火嫁禍抗爭市民等劣跡在眾多媒體的鏡頭下,市民的證言中比比皆是。

「10.1警察開槍事件」後,中共港警聲稱「合理合法」開槍,事件震驚香港社會,多間學校、各人權團體紛紛譴責警察的虐殺行為,事件同時引起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

10月1日深夜,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發表聲明,強烈譴責開槍警員在射擊前沒有對示威者發出口頭警告,即於極近距離對致命部位(胸部)開槍。警員行徑根本與行刑無異,亦嚴重超出警隊應該使用的武力水平,該協會予以強烈譴責。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10月1日在接受霍氏(Fox)商業電視的採訪時表示,香港局勢或影響下周的中美貿易高級別談判。羅斯說:「我覺得這是一個牽扯很多方面的嚴重問題,一個是中國的經濟問題,另一個是影響到全世界的重大議題——人權問題。」

據警方發表的10月1日的「戰況」顯示,1日在4個地區共開了6槍(真槍),發射的催淚彈約1,400枚、橡膠彈約900枚、布袋彈約190枚、海綿彈約230枚,約是過去3個月總使用量的1倍,同時拘捕269人,包括178男及91女,年齡介乎12至71歲。

與北京歌舞昇平的「壽宴」相比,在中共港警暴力鎮壓下,香港變成了「戰場」。縱觀現在的香港,原本由反對引渡逃犯的一條法律修訂案開始的「反送中」運動,因為被中共政法委操控的中共港警通過不斷升級的暴力鎮壓,已經在香港實施中共政法委的戒嚴式的管制,而且對市民的嚴控程度超過了大陸。現在的香港,市民若對中共港警說一聲「黑警」或「你是否跌了良心」,就可能被拘捕、被毆打。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案已經失去了原有的意義,因為中共對香港的管控已經是新疆模式。

反送中上升為否定暴政的「天滅中共」

在3個多月的「反送中」運動中,「10.1大遊行」出現了一個新階段,香港6區同時發起了「沒有國慶 只有國殤」集會遊行。香港市民的橫幅、標語以及口號明確指出:造成香港社會的混亂、恐怖、喪失法治的根源就是中共,「反送中」的運動主題上升為「天滅中共」。

抗爭市民的橫幅、標語、口號不約而同的統一為「沒有國慶 只有國殤」、「結束專政 還政於民」、「驅逐共黨 光復香港」、「全民抗共 反極權」;在港島,遊行市民焚燒中共血旗;在軒尼詩道,市民滿街遍灑溪錢為中共送終。

同時,中共港警的暴力升級,加劇了警民的仇視,抗爭市民對警察的怒斥由「黑警!」變成了直接了當的「黑社會!」。

10月1日下午,長沙灣有市民戴上V煞面具,向空中撒溪錢。( 文瀚林/大紀元)
10月1日下午,長沙灣有市民戴上V煞面具,向空中撒溪錢。( 文瀚林/大紀元)

10.1遊行遊行發起人之一的民主派前立法會議員李卓人對媒體說:「今天10月1日是國殤日,沒有國慶,只有國殤。我們香港人要走出來,控訴共產黨70年來的暴行,包括對香港不斷的干預,剝奪香港人的民主權利。」

10.1在銅鑼灣的遊行隊伍中,20多位文革時期為逃避中共暴政,偷渡來港的長者參加了遊行。滿頭銀髮,80多歲的作家韓山畢表示,我們都是當年偷渡來的,過去用自己的生命去拼搏,去追求自由。他說:「現在我們也不想看到那麼小的小朋友被警察逮捕、暴打。我們不站出來,內心有愧,對不起自己的良知。」

76歲的胡先生說:「共產黨的本質就是獨裁、專制、殘暴!面對共產黨的暴政,誰都會害怕,但是為了道義,需要站出來!」

香港人的良知VS中共邪惡

97年中共接管了香港,在之後的20多年中,中共一方面借助香港自由開放的市場經濟環境和地位,使大陸經濟得以發展,另一方面不斷侵蝕香港的自由、民主、人權,一步步把香港人逼到毫無退路的境地,最後站起來發起「抗極權暴政 爭自由」的運動。

20多年中,發生了「反23條惡法立法」、「雨傘運動」、「反送中運動」等抵制中共的公民運動。從深層來看,在香港,代表自由、人權、信仰自由等普世價值與中共的極權、暴力、蔑視人性的邪惡基因發生激烈衝撞。

中共的邪惡與任何正常社會的所有力量都是水火不容的,也註定了中共遲早會與香港社會原有的價值理念為敵。這種邪惡被共產黨稱為「黨性」。

2016年,中共中央電視台以「黨媒姓黨」的口號向中共表決心,被大陸地產開發商任志強批評,立刻引來中共黨媒「千龍網」刊文猛批,批任志強是「黨性泯滅、人性猖獗」。一語道破了中共吞噬人性,泯滅良知的邪惡本性。

人性天生向善、嚮往平和,而中共崇尚暴力、謊言、放縱人的惡性,中共港警在鎮壓抗爭市民的種種表現已經淋漓盡致地展現給了香港和國際社會。

面對重型裝備的中共港警,「10.1遊行」前夜,一名學校老師說,香港人的武器就是堅信「良知在香港」。這種「以卵擊石」的氣慨和精神正在喚醒世人的正義良知。

近期有不少警察透露,警隊一次次刷新踐踏法治的底線時,對許多警察來說,都是一次次人性選擇的煎熬。

有評論指,古今中外的歷史歷來是正義良知戰勝邪惡暴力,當中共在香港犯下的暴行曝光在國際社會之時,就是全球圍剿中共之時。

新唐人電視台「事事關心」主持人蕭茗表示,香港人爭取自由的抗爭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堅持抗爭可能會是香港人未來一段時間的「生活形態」。

「這是香港人的不幸,也是香港人的幸運。因為你們的抗爭會成為無數華人心中的一盞明燈。」蕭茗說:「當歷史走過這段艱難時期,東方明珠的香港被賦予了新的內涵,她不只是代表繁榮的經濟,更是華人心中的一盞明燈。」◇ 

10月1日市民在銅鑼灣軒尼詩道、荃灣等地遍灑溪錢為中共送終。(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10月1日市民在銅鑼灣軒尼詩道、荃灣等地遍灑溪錢為中共送終。(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