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兩天,和朋友Jacky和Jeremy鋤大弟,前者比我年紀大一個轉,後者則小我一個轉以上,說這個月底便要結婚了,到意大利的Toscana去搞婚禮,還叫了一大幫兄弟過去參加。

根據精通英國文學,兼且熱愛意大利文化的胡漢清資深大律師,不,是御用大律師才對,的說法,意大利人口音很重,Toscana應該是加重「ca」的讀音,誇張得有如唱意大利歌劇,才算發音標準。

又及,所謂的「御用大律師」,即是在1997年前被call進的,才能算是,因為在1997年之後,便只有資深大律師了。所以,御用大律師也比資深大律師更為矜貴。如果你指責,我是一個封建主義者,我會回答,我的確是,所以我永遠認為國王比總統更高級,王子和公主是最令人嚮往的身份,有一個朋友說得最好﹕「世上最快樂的事莫過於操一位公主,嘩,多麼的階級顛覆,是精神上的最高發洩。」

另一位已逝去的富豪也曾經說過﹕「如果英女王同我睡,我也樂意,因為她的身份高貴,又有名氣!」

扯遠了,說回Jeremy在Toscana的婚禮,他說,去Toscana,最重要是為了省得舖張,他只包了一架飛機,一百五十人左右去嗜,不想朋友一大串,不是四季,就是會展,姨媽姑姐一大串,還有很多富豪uncle,實在太麻煩了。

我插口說﹕「家陣的人搞婚禮,不是Toscana,就是Sardegna,好像要去這兩個地方,才最有型,不過這兩地應該是意大利最美的地方,搞婚禮的最大目的,就是為了拍照片,所以也應該挑最美的地方去拍片。」

Jacky冷冷說﹕「你去完Toscana,返來香港,咪又要再擺多次四季或者是會展。」

Jeremy說﹕「不擺了,就只擺意大利的那一次。」

Jacky說﹕「我都不明白,為甚麼今日的年輕人那麼有空,搞一場婚禮,去到無雷公咁遠搞,好似唔使做咁。我地以前,從來無咁樣,客觀條件亦都不允許,不是沒有錢,是沒有時間。」

Jeremy說﹕「一世人一次結婚,點會無時間?」

我說﹕「你地結婚,去幾個月旅行都得,但是,居然叫到一百幾十個兄弟姐妹來參加,家陣你地呢一代係結婚高峰期,一年幾pair人結婚,幾十日就咁唔見咗,所以呢一代的富二代,都真係唔使做野。」

話時話,畢華祺的哥哥好像近日也結了婚,也是在歐洲結,一去好多日,也是有很多朋友飛去參加,所以說,這一代的人,真的是好得閒,拿,呢啲就係貴族生活啦,貴族就係唔係做野的。

所以說,封建真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