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建政七十周年紀念日,在北京、香港兩地呈現截然不同景象,香港民眾將其視為國殤日,六區發起抗議活動,成了中共十一慶典當天最大的「黑天鵝」事件。專家認為,一黨專制的極權國家都會面臨能否將權力世代傳遞及「民心思變」的問題,中共的「七十大限」也正說明此現象。

針對外界關注,香港時代革命是否具有108年前武昌起義的歷史特點,歷史學家、澳洲悉尼科技大學馮崇義教授受訪時表示,時代變革最關鍵的變量是人心,所謂的「世道即人心」,這也是中共無法將香港「時代革命」壓制下去的根本原因。

馮崇義說,從政治學意義上來看,香港被英國統治近152年,思維已大不相同,已經構成一個新的民族、擁有完全不同的政治認同,無法接受及認同中共的黨國統治,亦即「人心變了」。

一黨專制有「七十大限」

「這場運動長期對峙下去,很可能引起中國內部政治變化的突破口,也就是所謂的『七十年大限』的問題」,馮崇義說,現在全世界的一黨專政,亦即通過暴力取得政權的獨裁者,最長的統治年限約七十多年左右,就會垮台。

馮崇義說,一黨專制到了第三代實際上是接不到盤了。第一代掌權者通過暴力、社會網絡取得了政權,可以把權力完整地傳給第二代;第二代經歷了和平時期及社會、經濟、文化的變遷,缺少了權力網絡或力量,很難將權力架構完整地轉給第三代;第三代就更缺乏面對整個變遷社會的能力。

這個觀點放在中共七十年大限上也適用。馮崇義認為,在胡錦濤時代,如果搞「不折騰」、慢慢地走「和諧社會」,或許還有「和平演變」的可能。通過一些公民社會及普世價值的興起,一些遭受迫害的信仰者、房子被拆遷的冤民,在社會上組織成強大的力量,當政權漸弱時,或許一場顏色革命或和平革命,會導致政權和平轉移。

「但到了習近平時代,幾乎把這條路堵得差不多了,把公民社會幾乎砸爛,更嚴格的網絡管制、言論審查,讓這條路產生非常大挫折,這會使將來社會的變革,有可能帶有一定的暴力色彩,就像民變、政變、軍變,都帶有暴力色彩。」

他表示,就如同香港主流運動是「和理非」,但同時存在著強硬的勇武派,將來大陸的變化,也可能帶有這樣的元素,「和理非」和勇武派相輔相成、互相配合。

嚴防黑天鵝 未料「反送中」

至於,香港事件是否會引起大陸境內群體抗爭的「蝴蝶效應」?馮崇義認為,是有可能的,中共非常緊張的原因也在於此。「這種博弈在未來幾年,北京高層可能會因健康原因、內部鬥爭等,出現很大問題,屆時社會上自由、民主的反抗力量,會有機會上升,但最終以哪種形式出現,目前還不曉得。」

「那麼香港反送中運動就是一隻黑天鵝」,中共年初一連開了三場會議,目的就是要防止「黑天鵝」、「灰犀牛」事件對中共政權造成衝擊。「事實上,他們在大陸防範得很成功,包括五四周年、六四周年,都掀不起浪花。」

而年初港府強推的送中條例,引發大規模抗議事件,接下來就控制不了了,「香港就是在他們防不勝防的地方,給國內帶來很大的示範。」馮崇義說。

港人空前覺悟 中共將滅亡

香港市民、熊立武術舞蹈團團長熊立受訪時表示,他很認同「民心思變」是這場運動持續至今的主因,特別是「失去了香港年輕人(的認同),等於失去了香港」。

熊立說,香港人以前完全不關心政治,但自從佔中運動到今天,短短五年間,人民在快速覺悟當中,「佔中運動,當時是以大學生為主,反送中開始,不少中學生也參與,整個年輕一代都投入到反共抗暴中。」

「年輕人認識到,港府林鄭月娥只是傀儡,香港社會一切動亂的根源就是共產黨,口號都是對著中共而來,就是要反對暴政。還有『天滅中共』這四個字,在街頭出現,代表香港市民空前覺悟。」熊立說。

熊立表示,現在「以警治港」嚴重失去民心,中共就運用其傳家寶「群眾鬥群眾」,但本地人都發現,這次中共想調動香港地下黨員、左派、愛國勢力其實不大能調動起來,還需要大陸人來支援。「從『群眾鬥群眾』發動不起來,就知道,共產黨要滅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