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前常委、政法委書記羅干接連缺席「十一」招待會與閱兵式等重大場合,行蹤成謎。此前有傳聞說,羅干病危正在搶救;另有消息指,羅干家族早就在南美洲的秘魯山區擁有帶私人武裝的秘密莊園,並在當地投資銅礦,以備退路。

羅干缺席「十一」閱兵式與招待會

9月30日晚,中共建政70周年招待會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習近平出席招待會並發表講話。李克強主持招待會,栗戰書、汪洋等其他現任常委及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出席招待會。

出席招待會的還有其他18名現任政治局委員:李瑞環、溫家寶、俞正聲、宋平等14名卸任政治局常委、以及其他現任與卸任副國級高官。

中共黨媒新華社現場圖片顯示,習近平等現任常委與卸任常委圍坐一桌。

令人關注的是,卸任正國級高官中,江澤民、胡錦濤、朱鎔基、羅干缺席招待會。

10月1日上午,習近平舉行閱兵,中共高層包括卸任元老集體現身天安門城樓;但羅干再度缺席閱兵式。

羅干缺席十九大

2017年10月18日,中共十九大召開首日,習近平做工作報告。主席團常務委員會42人,當天到場41人,在15名前任常委中,只有82歲的前政法委書記羅干未出席。

羅干身為十九大主席團常委,卻未能現身十九大開幕式,頗不尋常。當時外界分析,最可能的原因是,身體健康狀況太差,已無法到會場或者無法在會場支撐下去。

另一種可能原因是,步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後塵,成為習當局的「打虎」目標,並已被控制、限制行動;將其名義上列入主席團常務委員會,只是為了起到減輕政治震盪的效應。

2017年11月4日,海外媒體《人民報》署名李曉的文章透露,中共十九大,除了死的、關進秦城監獄的,病危正在搶救的羅干之外,元老們都參加了會議。

羅干是江澤民的心腹,被稱為中國當代「蓋世太保」。2007年退休前,長期任中共政法委書記和迫害法輪功機構610的頭目,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元兇之一。羅干因迫害法輪功,在海外近20個國家遭到連環起訴。

羅干靠一連串陰謀而陞官

從羅干的仕途來看,1997年在中共15大上他進入政治局和中央書記處;並於次年,升任政法委員會書記,主管法院、檢察院、公安、司法、國家安全部等工作。為了進一步高昇進入政治局常委,羅干費盡心機突出自己的重要性,人為地搞出一個「敵人」,讓政法委在鎮壓「敵人」的過程中樹立威望。

羅干這種養敵自重的做法,正好迎合了江澤民的需求。當時江澤民苦於自己在全黨、全軍和全國都缺乏威信,想學毛澤東搞場政治運動,以鎮壓一部份人來殺雞儆猴,樹立自己的權威。

羅干看清了江澤民的想法,就與連襟何祚庥一起給中共和江澤民製造一個假想敵。1999年4月,何祚庥在天津教育雜誌上撰文污衊法輪功,導致法輪功學員到天津教育學院去講真相而幾十人被抓。本來教育學院同意第二天放人,不料第二天他們改口說,這是中央下令抓的,要放人,你們得到北京上訪。

於是,4月25日一大早,得知消息的法輪功學員陸續前往天安門旁邊府右街的國家信訪辦上訪,然而羅干早就下令公安攔在各路口,最後在警察的帶領下,上萬名法輪功學員跟著往前走,結果出現了所謂「法輪功學員包圍中南海」事件。

羅干就用這個圈套構陷法輪功,江澤民也就順勢大喊大叫,在4月26日的政治局會議上,江澤民跳腳大喊要「三個月內滅掉法輪功」。於是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最邪惡狡猾、最殘酷血腥的鎮壓,在1999年7月20日開始了。

羅干不但在1999年「4.25」事件上設圈套,還在2001年1月23日搞出一個所謂「法輪功天安門自焚案」,教唆幾個根本不是煉法輪功的人冒充法輪功學員去點火焚燒自己。不過,這場假戲很快被揭穿。

「國際教育發展組織」於2001年8月14日在聯合國會議上發表聲明說:「中共當局企圖以2001年1月23日天安門廣場上的自焚事件為證據來誣陷法輪功。」聲明指出:錄影分析表明,整個事件是「政府一手導演的」。

羅干的心黑手狠被江澤民看中,2002年中共十六大時,江把羅塞進政治局常委會。

江澤民曾給羅干下達4口頭密令

據《江澤民其人》一書披露,自1999年江澤民一意孤行開始鎮壓法輪功,就把一切賭註都壓了上去。江有著強烈的預感,似乎走上了一條不歸之路,這使他更加恐懼和失去理智。

在鎮壓之初,江澤民和羅干進行過一次秘密談話,江的要點是﹕

一、對他們要狠點,特別是上訪、發真相甚麼的,抓住就打……往死裏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二、在這個問題上,只要能壓制住,可以不擇一切手段,不受任何(包括法律)約束,整死了人,不負責任。不信我(江澤民)就治不了他法輪功。

三、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窮),肉體上消滅。

四、一般不發紅頭文件,只密碼電傳或口頭傳達,不署名,一概說是「中央批示」﹗

1999年底,羅干已經按江澤民的指示將4名原法輪大法研究會成員重判有期徒刑。2000年,羅干又帶著江的密令到各地口傳指示,在全國轉了一圈後才回到北京。

位於美國的「中國宗教迫害真相調查委員會」和「自由中國運動」公開了一份2000年5月中共的秘密文件,文件命令警方不須逮捕證可任意逮捕法輪功學員。這份由吉林省公安廳和高級法院傳達的文件說﹕對法輪功「打擊力度要增加,一旦發現,予以先行抓捕後補辦手續。」

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的秘書林牧曾接受《大紀元》採訪,怒斥羅干卑劣下流、毫無人性。他表示,江澤民的決策都是通過羅干具體執行的。江澤民搞的鎮壓法輪功,羅干是主要執行者,是第一個執行鎮壓的頭目。

由於積極迫害法輪功,羅干在海外近二十個國家被起訴。2005年12月12日,羅干去阿根廷訪問期間,阿根廷法輪大法學會委任阿根廷人權律師,控告羅干犯下「群體滅絕罪」和「酷刑罪」。

長達近200頁的法律文書中寫道:江澤民、羅干「在實施群體滅絕中採用的手段無所不用其極,對人的生命和人類尊嚴是極大的蔑視。在這個旨在剷除法輪功的行動中,毒打、酷刑、綁架、死亡、洗腦成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經常手段。」

2009年12月17日,阿根廷聯邦法院做出歷史性裁決:就江澤民、羅干迫害法輪功犯下「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啟動刑事訴訟程式,並下達全面逮捕令。

在中共前「610」頭子李東生及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先後落馬後,羅干的醜聞也不斷被曝光,要求對其進行調查的呼聲不斷高漲。

羅干家族貪腐黑幕曝光

陸媒曾隱晦披露,羅干的侄子羅韶宇藉助羅干勢力在重慶大肆斂財;羅干家族搶價值29億元(人民幣)礦山,洛陽市委書記孫善武調查此事,但被周永康判死緩。2013年12月期間,羅干家族斂財惡行曾被百度解禁。

據2012年293期《新紀元》獨家報道,2005年羅干到阿根廷是為了完成一筆始於2004年的鐵鈷礦收購合約,該礦區是位於阿根廷東南部的南美最大的鐵礦,該礦出產的鈷,能用以製造化學核武器「骯臟炸彈」,具有極大的殺傷力;同時,藉口所謂保護礦山,羅干還在南美組建私人軍事力量。而在收購阿根廷鈷礦之前,羅干家族(堂兄羅剛)已先行在河南強行低價收購官股的鉬礦,也是製造軍事武器的重要元素。

2013年12月期間,在百度上搜索羅干侄兒羅韶宇的名字,可得到66萬條相關信息,有網民揭露說:周永康上台後為了維護集團利益,也直接把腳插進了羅韶宇的東銀集團。

據海外中文媒體披露,羅韶宇的父親叫羅剛,是羅干的堂兄弟,有了羅干這把保護傘,羅韶宇在重慶,那是要風有風,要雨得雨。上世紀90年代初,在重慶如果有人提起羅韶宇,相信沒有多少人知道他是何許人也。然而十年之後,2009年福布斯富豪排行榜中,羅韶宇家族以42.7億元身家位居重慶本土富豪第二位,在中國大陸富豪榜排名第157位。2010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中,羅韶宇與其妻子趙潔紅財富進一步增加,身家達到53億人民幣。另據港媒2017年11月報道稱,羅韶宇如今在港只持東原地產,東銀集團涉及業務規模保守估計達數百億元,而東原地產刻下市值僅11億元,註資槓桿之巨,與近年變身成大陸房產旗艦的企業不遑多讓。

1997年,根據羅干控制的中共公安部的規定,防彈運鈔車為特種車輛,必須指定專業廠家生產。公安系統在金融業強制推行把普通運鈔車換成防彈運鈔車,防彈運鈔車市場需求因此大增。當年10月9日,利用羅干的特殊關係,羅韶宇與廣州和騰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共同出資組建中奇公司(迪馬股份的前身),主營防彈運鈔車和警用車。當時,中奇公司註冊資本為303萬元,其中廣州和騰出資佔99%,羅韶宇僅出資3萬元,佔註冊資本的1%。這3萬元雖然是一個小數目,但卻是羅韶宇在5年後成為億萬富翁的「起步價」。

1998年12月,中奇公司股東會決議,由股東羅韶宇單方以現金增資,將公司註冊資本增至900萬元。增資後,羅韶宇和廣州和騰分別持有公司66.7%和33.3%的股權。至此,中奇公司由羅韶宇掌控。並於2000年將名稱變更為迪馬股份。到2001年,迪馬股份市場佔有率達到23%,位居全國第一。2003年,迪馬股份又與重慶東銀集團進行了一筆關聯交易,收購了成都東銀資訊80%的股權——在成都東銀資訊中,重慶東銀集團擁有80%的股權。

迪馬是中國國內最大的防彈運鈔車生產企業,是人民銀行總行、公安部運鈔車定點生產企業,是工、農、建、中、交等各大銀行、郵政總局、農經系統等大單位的定點採購企業,2003年12月,行業統計資料顯示,「迪馬」牌運鈔車市場佔有率穩居同行業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