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市立大學研究生中心的傑出教授保羅克魯明(Paul Krugman)博士,自2000年以來一直是《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他因為在國際貿易和經濟地理方面的成就,獲得2008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在2019年7月《紐約時報》的專欄上,他發表了一篇題為〈特朗普的貿易戰為甚麼會失敗〉的文章,卻並未展示充足的證據和令人信服的論述。

克魯明說,當勞特朗普宣稱「貿易戰是好事,很容易贏」,「這個經典言論肯定會被載入史冊——但不是流芳千古的那種」。克魯明的意思應該是說,這個「經典的言論」大概會作為遺臭萬年的那一種長遠流傳下去。這樣的結論未免言之過早,也不能讓人信服。人類大的社會變遷、社會進步、正義戰勝邪惡,許多都是從經濟和貿易爭端開始的,美國解放黑奴的內戰、兩次世界大戰、日本偷襲珍珠港、西方戰勝共產主義蘇聯的經濟封鎖,和用「星球大戰」拖垮蘇聯集權經濟的冷戰,都是貿易戰和經濟戰的成功戰例。如此看來,有的時候,貿易戰何嘗不是好事?

中共政權因為西方在經濟、科技、貿易上的扶持得以強大,反過來成為自由世界的威脅,成為人類文明的威脅,特朗普的貿易戰30年來第一次讓中共低下頭、屈膝求饒,不斷讓步、拖延與美國談判,是前所未有的,是非常傑出的成就。貿易戰的結局,誰輸誰贏,明眼人已經看出來了,它一定會以紅朝的崩潰、中共統治的經濟基礎瓦解而收場。美國在貿易戰中,只是輕易改動關稅稅率,就導致中共經濟滑坡、產業鏈喪失,當然也贏得非常容易。對美國的不利,比如農民的損失,也由中共付出的幾百億關稅所補償;並且美國經濟持續增長,中共經濟持續滑落,克魯明難道視而不見?

克魯明認為,美國前副總統迪克切尼(Dick Cheney)在伊拉克戰爭前夕的預測,「事實上,我們會以解放者的身份受到歡迎」,是一種「推動關鍵決策」的「傲慢與無知」。人們不免驚詫於這樣的指責,緣由何在?美國軍人解放了科威特和伊拉克,推翻了侯賽因獨裁政權,巴格達人民夾道歡迎美軍入城。作為美國學者,難道是在為獨裁者鳴冤叫屈?難道因為現在另外一個、最大的共產黨獨裁政權的搖搖欲墜,而兔死狐悲?

克魯明認定貿易戰傷害了美國,說按紐聯儲(New York Fed)經濟學家估計,最終,物價上漲將讓每戶美國家庭平均每年多支付逾1,000美元。但是,歐洲經濟學家的研究已經表明,貿易戰導致的成本上升,90%都是由中國商家負擔,因為他們不願失去美國市場。並且,克魯明的朋友、紐聯儲經濟學家所估計的物價上漲,是「最終」的、或許的結果。在所謂「最終」的結局到來之前,美國商家應該早已從越南、孟加拉、印度找到了替代品,因為產業鏈已經轉移到了這些國家。

克魯明認為特朗普總統是在「出於美國國內政治原因徵收關稅」。恰恰相反,反對特朗普貿易戰的美國左派人士、媒體,很可能也包括克魯明教授,才是因為美國國內政治的原因在反對特朗普、反對他所做的一切——包括對中共國的貿易戰!並且,與克魯明教授所說的相反,「痛苦是真切的」,是中共獨裁政權感受到了切膚之痛,而不是美國;而「脅迫的效果始終就是出不來」也不是事實,事實上,中共被制裁的效果已經充份體現,中共的讓步和拖延,中共不得不購買大量美國農產品,都是貿易戰階段性成果。

克魯明認為特朗普對加拿大和墨西哥徵收的所有關稅,是為了迫使它們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最終導致了一項與舊協定「極為相似」的新協定,「得用放大鏡才能看出其中的差異」。並且,克魯明預計,新法案可能無法在國會通過。美國國會新的會期已經開始,關於香港人權和民主的法案會優先通過,而民主黨領袖、眾議院議長蘭茜佩洛西(Nancy Pelosi)女士已經明確表示,會支持美墨加協議,因為它對美國人民有利。並且,新舊北美貿易協定的差異,也不必使用放大鏡來看,中共遠隔太平洋就已經看出來了,這是特朗普政府在全球對共產主義宣戰的一部份,是用美墨加協議斷了中共的後路,挫敗中共離間加拿大和墨西哥與美國關係的企圖,及其用南北夾擊的方式進入美國市場的努力。如果克魯明能夠略微放淡對特朗普的敵意,就會看出這個戰略的高明之處。

此外,克魯明認為中美貿易戰特朗普必敗、美國必敗,共有3個原因:第一,中共不會被美國嚇倒,中共不會屈服讓步,「認為中國會同意一項顯得在向美國屈辱投降的協議,簡直是瘋了。」第二,「全球化的結果,和每一項工業製成品都是跨越多個國家邊界的全球價值鏈的產物。比如,在中國組裝的商品徵稅,但其中許多零部件來自南韓或日本,那麼組裝並不會轉移到美國,而是轉移到越南等其它亞洲國家。」第三,「特朗普的貿易戰不受歡迎,事實上,它的民調結果相當糟糕——他本人也是。」

但在事實上,中共已經被美國嚇倒,所以中共才在貿易戰中進退失據,克魯明不能從接觸到的中共上層那裏獲取訊息,而應該聽一聽中國民眾的心聲;中共也已經屈服,並且正在繼續拖延和屈服,甚至寄希望於2020年之後。再者,產業鏈離開中國,恰恰就是特朗普政府的意圖,這樣中共就會感到劇痛,所以才會讓步。轉移的產業進入美國,會帶來美國製造業的重新興起,進入亞洲其它國家,也會達到減少美國貿易順差的目的。至於說,貿易戰不受歡迎,特朗普的民調也很糟糕,就更與真實和真相相差甚遠。美國人民支持貿易戰,連國會裏特朗普最激烈的反對者、包括民主黨2020候選人的絕大多數,都支持對中共強硬。特朗普的民調,在共和黨內高達94%,在全體民眾中也高達54%(拉斯穆森的調查),足以讓特朗普成功連選連任。

總而言之,克魯明認為中美貿易戰特朗普必定失敗、美國必定失敗,所羅列的3個原因,實際上都是站不住腳的、都是不能成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