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不知有多少香港人真的過得開心高興?主要地鐵站封閉,再加上大型商場關門,整個城市彷佛都在停擺之中。種種訊息及宣傳,好似都在驚嚇市民危險將近,最好留在室內!在群組有朋友問:「假期有甚麼節目?」很奇怪,不少人都說:「當然出來行街。」我問:「不危險嗎?」有位說:「早已習慣,有甚麼好怕?」

很多商埸都不開,中午便和一些朋友到太子附近的大街午膳,支持努力經營的食肆。朋友相聚,總離不開警民衝突的話題。有位朋友說:「我認識有些警務人員,有高級也有低級,都非常無奈。有位高級的說:經過3個多月,完全不想上班,政治問題不解決,警民永遠站在對立面,執勤要與市民衝突,誰喜歡?有時一team人工作完便離開,大家都不想多說話。另外有位說:曾經打跌一位示威者,拉開豬咀見是女生,便順勢推她離開,自問不能繼續打下去。當然有些同事極之開心,這幾個月賺了很多OT錢,有得打,有得賺,但我真的無興趣賺這些錢。」

朋友說了兩位警務人員的個別想法,是否主流?無從得知。但看到當天嚴重的警民衝突,多區互相對打毆鬥,甚至有警員槍傷一名中五學生,大家還有機會平息和解嗎?香港警隊,自從廉署成立後,逐漸建立起優良專業的形象,受到市民的信任與支持。但在修例風波後,形象大大插水,到處聽到市民不滿的口號,例如「好仔唔當差,當差正P街,721不見人,831打死人」等等,警民互信已蕩然無存。也許警隊不稀罕「本地」市民的信任,大概覺得握有公權力,再得到上部權力的支持,便可隨意而為。但一個你我他都以此為根的社會,自己和家人都生活其中,可以如此嗎?

有位朋友說:「任何暴力衝突,雙方都必須經常自我反省及檢討。暴力行為不受羈絆,是非常危險的。人人都是情緒的動物,受到挑撥挑釁,總難理性平和去處理自己的情緒和行為。每日在YouTube,都可看到各類失控的警民衝突,只要稍為讀過心理學,觀察那些警察或示威群眾,基本上都可預測他們的行為發展。而很可惜,現在的危機越來越大,雙方失控都在臨界邊緣,準備鑄成大錯!」

既然如此,有甚麼辦法可救香港。一位朋友說:「社會再不彰顯公道公義,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還大家一個公道,警民衝突只會沒完沒了。警隊已成為眾矢之的,對於市民,打壓力越大,反抗力越大,在互相仇視毆鬥衝突下,根本沒有解決的可能。而最可笑,大家本來無仇無怨,現在卻你打我,我打你,以至形成深仇大恨,不能自拔!」

午餐後,回家看電視,不斷呈現各區警民衝突的情況,使人感到鬱悶不安。到了深夜,又見到一位記者膝蓋誤中橡膠子彈,暴力衝突何時才能完結?一個不安寧的日子,一個仇恨籠罩的城市,看著電視螢光幕遙遠的慶典,想起受槍傷的18歲青年,感覺複雜,衝突難免,夜深難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