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簡稱姚士)是個大孝子,事業頗順,是某航空公司的高管,在他的能力範圍內盡可能的提供父母良好的生活。但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生老病死。2016年冬他陪父母去南方旅遊,不幸父親辭世於他鄉。85歲老母親傷心欲絕,難以接受,本來無病無災的身體,每況愈下。由姐姐照顧住在老家山西。

姚士求助於我時,已是半年以後,只見他唉聲嘆氣,心神不寧。談起了在老家走訪大醫院,拍了X光片,打了一星期的吊針,沒有任何起色。拿了片子找關係遞到了廣州市南方醫院內科著名西醫手上,結論是頸動脈有些窄小,腦供血不足。怎麼辦?「年老體弱,多休息。」那位醫生說。姚士快瘋了,他本不信中醫,有病亂投醫,把我當成最後的救命稻草。遠程診病是比較困難的,看在老校友的面子,試試吧,姚士細細道來。

2017-04-16為初診,主要症狀:頭暈目眩,嚴重時如坐舟船,起床更甚不敢睜眼,家中必須有人陪伴。入夜難眠,每晚起夜(小便)3到4次,心煩、難再眠。整日感覺疲勞,心發慌,無精打采。食慾差,吃得少。大便乾燥,兩、三天一次,小便黃。口中唾液多,嘴唇乾。從照片上看,面部浮腫,舌紅,舌苔白膩水滑。

病機分析:根據症狀,頭暈目眩、面部浮腫,口中唾液多、舌苔白膩水滑,為風痰上擾。因厥陰風木(肝)下陷後直升,太陰(脾)虛寒不治水,少陰(腎)虛寒不化津,而成痰飲,厥陰(肝)風木攜痰飲上擾,老太太形體圓潤,肥人多痰,多氣虛。老太太傷心氣滯、氣虛,氣不行津而津液不布等諸多因素作用,而致水濕痰飲內生,如《醫學入門》所說:「痰飲,……皆因飲水及茶酒停蓄不散耳(水停不能散掉),加外邪、生冷、七情相搏成痰(諸多因素攪在一起)。」痰飲致病,每易蒙蔽清竅,可見頭昏頭重、眩暈、精神不振等症狀;痰迷心竅,擾亂神明,可見心悸、心慌、神昏、痴呆等病症;痰火擾心,可見心煩、失眠、神昏譫語等。厥陰風木橫逆犯中土(脾胃),致食慾差,少食。大便乾燥、小便黃,裏有熱。陽明實熱與太陰虛寒多同時存在。

李可中醫藥承傳基地方:頸性眩暈方

法半夏15g,白術25g,天麻15g,茯苓15g,炙甘草6g,橘紅6g,大棗12枚,生薑15g,桂枝10g,生牡蠣30g,鱉甲15g,龜板15g,荷葉6g,菟絲子15g(包煎),3劑,一劑煮出一碗,早晚飯後40分鐘喝半碗。

老太太病主風主痰,急則治其標,當化痰熄風,健脾祛濕。上方為半夏白術天麻湯合苓桂術甘湯,方中半夏燥濕化痰降逆;天麻平肝熄風,止頭眩,兩者合用,為治風痰眩暈頭痛之要藥。李東垣在《脾胃論》中說:「足太陰痰厥頭痛,非半夏不能療;眼黑頭眩,風虛內作,非天麻不能除。」故以兩味為君藥。以白術、茯苓為臣,健脾祛濕,能治生痰之源。佐以橘紅理氣化痰,脾氣順則痰消。使以甘草和中調藥;煎加姜、棗調和脾胃,生薑兼制半夏之毒。

醫聖張仲景云:病痰飲者,當以溫藥和之。(《金匱要略》)

心下有痰飲,胸脅支滿,目眩,苓桂朮甘湯主之。(《金匱要略》痰飲篇16條)

茯苓桂枝白術甘草湯溫陽化飲,健脾利水。其中桂枝啟腎中真陽,通三焦之陽,助東方厥陰風木和緩有序地升發。

生牡蠣平肝潛陽,收斂元氣。

鱉甲、龜板滋陰潛陽,龜板滋陰力強,鱉甲退熱力勝,兩者有鎮水之功。

荷葉升清氣;菟絲子補陽益陰,固精縮尿。

2017-04-20姚士告知我,剛剛和母親通了電話,「母親好多了,渾身也有勁了。頭暈的問題每天只是偶爾,但很快就過去了。睡覺也好多了,原每夜起3到4次睡不著,現起1到2次很快能入睡。大便成形不乾燥了。唾沫也少了但還有,嘴唇還有些乾燥。藥還有今天半天的。後續還需怎麼調理?老太太精神狀態好多了,她是發自內心的感謝你。我更是五體投地越來越仰視你啦。」姚士挺會說笑。

老太太只吃了兩劑半,就有明顯改善。下一步應該標本同治。(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