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可能出現新的風險因素,特別是香港警察,他們可能成為「高危族群」,生命安全可能面臨嚴重威脅。但是,帶給他們生命威脅的,不是香港市民與示威者,而是中共與港府。

親共媒體釋放「十一」殺警信息

「十一」前夕,親共媒體卻頻頻發出「示威者有意殺害警察」的訊息報道。9月25日,《文匯報》刊登一篇報道,聲稱有人在網絡上號召示威者,要用激烈暴力手段攻擊警察,比方說假裝「酒醉駕車」撞死警察、鼓動民眾要搶奪警槍,甚至說「對付警察要男殺女姦」,還聲稱要「為所有死去及所有被虐待的手足們報這個血海深仇。」

對這次反送中運動有點了解的人都知道,和平、理性、非暴力,是這次反送中運動的主要精神。即使因為中共與港府的漠視與打壓,從而出現越來越多的「勇武派」,但絕大多數「勇武派」是以保護「和理非」的示威者為主,同時抵抗警察的暴力攻擊,不是在搞無差別的恐怖襲擊或者集體謀殺。因此和理非示威者,多次強調他們不會跟勇武派「割席」,大家是命運共同體,不可分割。

反送中運動和平、理性、非暴力。圖為香港示威者10月1日打出的橫幅上寫著:沒有國慶,只有國殤。(Getty Images)
反送中運動和平、理性、非暴力。圖為香港示威者10月1日打出的橫幅上寫著:沒有國慶,只有國殤。(Getty Images)

然而,媒體報道的這些網絡言論,聽起來非常極端、不理智,絕對不是反送中示威者的主流意見;反而看起來更像是中共五毛或網軍部隊,在網絡上經常出現的謾罵和非理性留言,但是卻被親共媒體放大炒作。

三天後,9月28日,《大公報》發出報道指稱有「暴徒策動10‧1殺警」,聲稱有人要「自焚」、「全黑蒙面殺警」、「假扮警察殺市民」、「製作『加料』汽油彈」等等,用來殺害人命,還說暴徒要「上演顏色革命最終章。」

很顯然,這篇報道延續了《文匯報》的報道口徑,看起來是在對社會提出預警,並傳達有人要殺害警察的消息。但是,裏面提到的種種手法,都一樣相當極端,並不是目前示威者或「勇武派」的主流作風。

而且,報道使用「顏色革命」這個詞,也與中共當局對反送中運動的抹黑定性完全一致。

警隊「二哥」內部公開信突然廣傳

巧的是,就在同一天,香港警隊前副處長、現任臨時副處長劉業成,他日前曾經對警隊內部發出公開信件,這封信突然被媒體廣為報道流傳。劉業成批評媒體公然造假,讓警隊在一夜之間被抹黑成「黑警」,他說:「我們被陷害。」要求警隊要除掉這些「動亂之根」、「仇恨之根」。

在中共「十一」前夕,香港媒體突然釋放這一連串訊息,相當不尋常。很可能是中共方面或者中南海內部某些派系勢力,在釋放這些消息造風向。

一方面,是要繼續為示威者扣上「恐怖主義」、「顏色革命」的大帽,為「十一」當天出現激烈的社會衝突作預告,為警察升高武力鎮壓來創造理由;另一方面,中共也想藉此進一步分化香港社會內部,促使香港社會深度分裂,促使警民相鬥、群眾內鬥。

怎麼說呢?首先,中共通過媒體言論,製造「示威者要殺害警察與市民」的氛圍,挑起警方對示威者的仇恨與憤怒、挑起一部份市民對示威者的恐懼與反感。

其次,再通過媒體放出警隊高層批評示威者、袒護警隊的言論,挑動示威者的情緒,煽動仇恨,從而深化警察與示威者之間的矛盾對立關係,就像兩股烈火或兩顆炸彈相撞一樣,接著就能爆發出更升級的警民衝突與鬥爭。

與此同時,這些輿論訊息也會將那些沒有走上街頭的香港市民,切割、分化成「反警察」與「反示威者」兩大群體,等於是把整個香港社會切割為兩大階層,讓群眾鬥群眾,中共躲在幕後等著坐收漁翁之利。

這一點,正是中共建政70年來,最擅長的鬥爭手段,也是中共日前說的,港、澳、台工作「該鬥爭的就要鬥爭。」

警察與示威者須警戒

所以,在這裏我們要提醒香港民眾要留意,中共方面有可能會派出人員,也許是黑幫、也許是武警、也許是特務等等,在香港街頭製造激烈衝突與亂象,甚至是殺害警察。

當然,我們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也不希望任何香港市民或香港警察遇到生命危險,所以我們在這裏披露出來這個警訊,希望這個風險能夠「見光死」。

雖然目前香港警察因為過度暴力執法,成為眾矢之的,但是我們相信警察也是人,警察跟示威者也都是有父母、兄弟、家庭子女的,所以一樣要注意安全,不要被中共利用來打壓群眾之後,背了一身血債,之後還得死在它們手上。

前陣子在香港街頭,就有來自中國大陸的旅客,大聲批評香港警察,警告他們不要被共產黨利用。

大陸遊客:「大陸的共產黨,現在利用你們哪,《逃犯(條例)》如果通過了,你們都沒有好處的,你們警察都沒有好處,到大陸叫屈,共產黨一樣把你們槍斃。」

這位大姊的批評鏗鏘有力,而且句句屬實。看看當年中共建政初期,是如何動員農民去「打土豪、鬥地主」,殺害了多少人,大批農民成為中共殺害敵人的鬥爭工具。可是在鬥爭之後,農民富起來了嗎?沒有!農民成為有產階級了嗎?沒有!反而變成了中共的鬥爭對象,被中共用人民公社囚禁起來,把農民的財產、糧食劫掠一空,農民反而遭遇了三年大饑荒,餓死幾千萬人。

現在的香港警察,被中共利用來打壓香港市民,這跟當年被中共利用來「打土豪、鬥地主」的農民,有甚麼兩樣呢?為極權暴政賣命,能有好下場嗎?

殺人構陷 合理化鎮壓 中共屢有先例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中共這種「先造輿論、後再鎮壓或升級鎮壓」的鬥爭手段,早已經屢見不鮮。

比方說,之前我們也提過的,1989年「六四天安門大屠殺」發生前,中共便曾派人「燒軍車」、製造「暴徒燒死士兵」等等事件,製造藉口,煽動軍人對學生的仇恨與民間情緒,用來合理化軍事鎮壓行動。

近一點的案例是,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後,曾經在2001年1月23日除夕當天,在天安門廣場上自編自導一場所謂「天安門自焚」案件,來抹黑法輪功,煽動人民誤解、仇恨法輪功,藉此合理化中共的鎮壓行動,並進而對法輪功加強了迫害力度,甚至還活摘、盜賣法輪功學員的器官。

這宗「自焚」假案件,由於過程中破綻百出,後來被國際媒體給拆穿了,中共官媒後來也就不再提及這宗假自焚案。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上網搜尋「偽火」,就可以看到完整的案件分析。

在這裏,我們要強調一點,我們並不希望我們說的狀況會發生,因為我們不希望任何香港市民或警察發生危險,無論目前還是未來的哪一天。特別是希望有良知的香港警察,都能理智、清醒地思考整個局面,不要最後淪為中共的階下奴、手中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