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海密佈飄揚,徽牌高懸處處,震撼境地,激昂勵志,充滿著澎湃的愛國情懷!小時候,每年的雙十節,「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海遍遍的情境,隨處可見,雖然時移世易,更成記憶,但一到此日,屋村休憩的英明長者們,依然眉飛色舞在緬懷,並津津樂道地談著:「往昔每年十月十日前三天,港九各地就已經旗海飄揚,而節後三日也熱烈未散⋯⋯」 憶起童年某次,筆者站在門前走廊,觀看鄰居各戶與坊眾,正興高采烈地在扯旗密佈,好像在與鄰座比美,互鬥輝煌,正正是「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海飄揚。咦!忽見街上遠處,一個曬到一身烏黑的瘦老頭,拉著木頭車,急步迎面走來,因為街上路人眾多,左閃右避,終告略頓,停步於我家樓下路旁,木頭車上,有一鐵桶及一個竹籮盛有少量雜物,使人矚目的是木頭車上的一角也插著一面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小布旗。我指著木頭車對在旁看景物的兩個弟弟笑說:「哈!看看!連這老人家也響應節日啊!」弟弟也笑說:「是啊!」父親剛巧回來,隨我所指向樓下一望,說:「啊!此怪人也。喜歡在街上的電線箱、街燈柱、大廈牆壁上隨處寫字,每天都各處跑,跑到那裏便寫到那𥚃,我去多處地區收貨件時,常見他四處揮毫直寫,遇到〔差人〕勸喻,他便走往別處再寫,漸漸地也任由他寫而無理會了,所寫的文句似通非通,又似是選句,或抄寫族譜世系,而字體怪怪,看來讀書不多。」鄰居伯伯經過也插口說:「是啊!曾聽街上的人議論,多是走難人,可能家鄉田地被奪,家族被鬥,無處伸冤,唯有四處揮筆洩憤⋯⋯」

「啊!那人走喇!」弟弟說。樓下人群漸散開,老頭又拉著木頭車急步走了。轉眼間,歷數十年的堅毅及鍥而不捨的精神,其筆墨自成一格,竟也成名,被喻為香港街頭塗鴉藝術始祖及稱「九龍皇帝」。

小時候,的確常見到不少街坊或路人,有的迷迷茫茫,愁眉苦臉,有的淚眼汪汪,更有些人無故大吵大鬧,是否就是現今常說的「抑鬱」、「躁狂」呢?當年的難民為口奔馳已不易,還不時聽到一些風聲鶴唳事件,家鄉產業被奪,妻兒慘被凌虐,親人被害被鬥⋯⋯等等噩耗頻傳,悲憤奈何!

從前,每年的雙十節,香港警察警民關係科(政治部)人員,都會往訪各大社團工會等,諮詢探問。這年又見一位健碩叔叔來訪,身穿淺藍花恤,杏色西褲,入門便說:「主席,工會有甚麼攪作呀?」家父正忙著在爐邊煮製刺繡用的「藍靛印花蠟」,家母則往菜市場買送不在家,筆者從檯下拉出木凳請他坐下,便與大弟、二弟站立牆邊靜靜地觀聽,說也奇怪,當時小童的我們,心裏都知道,此人是便衣警察,而兩歲的小弟,則坐在地上玩耍。家父說:「嘸意思!在煮印蠟,唔停得手!」便衣警察道:「唔緊要。今年雙十節聯歡搞聚餐定酒會呀?」家父說:「無呀!今年無節目,大家都唔得閒呀。」一邊煮印料一邊應對,便衣警問:「點解呀,高興嚇嘛。」此時他站起來,抖抖腰間褲頭,將手槍放在檯上,原來警槍頂著肥肚腩,坐得不舒服。而六歲的大弟,早已目注檯上的警槍,踏步向前,伸出手想觸摸真槍的感覺,家父立即喝止:「勿動呀。」大弟立即縮手,便衣警收起手槍,望著大弟笑說:「大個去考差人啦!」跟著慢慢告辭說:「主席,走先喇,無乜野嘅。」家父回應:「好,好,慢行!」繼續煮製藍靛印料。

雙十節也曾引起騷動,於一九五六年的雙十節,發生於李鄭屋徙置區,因徙置事務處職員,移去中華民國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及大型「雙十」徽牌,引起群眾不滿而衝突,後更引發連串的示威行動,死傷者眾。

今日點煮:「瑤柱火鴨絲扒莧菜」

材料:

乾瑤柱:三粒。略沖水後,用一杯水(八安士)浸半小時後,連水再加八分一茶匙糖;薑一片拍鬆;紹酒一茶匙;蒸四十五分鐘以腍為合,取出拆成絲待用,蒸瑤柱汁留起埋芡用。

火鴨絲:可往燒味舖買一隻燒鴨腿回來起骨切粗絲。

莧菜:一斤半,摘葉去莖後,約有一斤重,洗淨後,煮滾半鍋水,先落一片薑,落莧菜灼軟撈起沖沖冷水待用。

炒莧菜用的芡汁料:

油:半湯匙。紹酒:一茶匙。蒸瑤柱的汁:兩湯匙。水:兩湯匙。鹽:半茶匙。生粉:四分一茶匙,攪勻待用。

總芡汁料:油:半湯匙。紹酒:一茶匙。蒸瑤柱的汁:六安士。鹽:四分一茶匙。蠔油:一茶匙。老抽:四分一茶匙。胡椒粉少許。

做法:

(一)熱鑊下半湯匙油,先炒熱莧菜,贊酒,再慢慢下炒莧菜芡汁,炒勻後盛於碟上。 

(二)燒熱半湯匙油,贊酒後落「總芡汁料」,煮滾後,落瑤柱絲、火鴨絲,待滾後,再慢慢注入生粉水(生粉半茶匙,水一湯匙),拌炒至微稠,加些麻油,即可淋在莧菜上。完成,趁熱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