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前夕,德國國家電視台二台(ZDF)推出紀錄片《紅色間諜——中國與工業間諜活動》(Rote Spitzel – China und die Industriespionage),深揭中共的間諜活動以及對西方社會的滲透。

「千人計劃」與「再創新」

紀錄片揭示,竊取西方技術始終是中共的重要關切點,為此它們使用一切可能的手段,包括間諜活動,以加快竊取速度。

在科技和工業間諜活動領域,德國國家安全機構——憲法保衛局將中共視為頭號敵人。因為中共在這方面下的功夫從未減少,而且在資金和人力上都不計成本。

在世界範圍內,中國已是第二大經濟體。為了成為第一,中共在全球範圍內建立了最大的間諜網絡。通常,接觸西方的領先技術並非難事,例如,在軍事大學或西方科研機構合作研發新技術等。

當中共遇到核心技術發展停滯的困境時,就希望廣泛吸收高科技人才為其效力,為此推出了「千人計劃」。通過該計劃,中共希望10年內吸收至少2000名國外有價值的科技人才,當然包括其研究成果。

中共向他們承諾「共同推進科學研究」。但是,著名科研機構ENSAE Paris的中國學生也說得很清楚,「我們為科學和我們的國家效力。」這項承諾意味著,願意向中共政府提供所獲得的知識,例如用於發展軍事科技的資訊。

法國企業家兼情報局首席顧問朱耶特(Alain Juillet)在紀錄片中指出,如果西方還不採取措施保護應當保護的利益,那未免過於「天真」。早在上世紀90年代末,北京邀請來自日本、德國和法國的技術負責人參與其高鐵項目時,這一點已經顯而易見。還沒有簽訂合同,中共就已經在談判和初步測試的過程中,竊取了重要的核心技術。

2006年,中共在其15年發展計劃中提出「再創新」(Re-Innovation)的概念,就是要把竊取的核心技術變相洗白。方式是對盜竊來的技術授予僅適用於中國市場的專利,想要進入中國市場的外國公司必須接受這一點,否則中共會拒絕他們。

神秘消失的空中客車

空客(Airbus)公司當然也要按照這套規則行事。中共向這家歐洲旗艦公司購買了幾百架飛機,還承諾將繼續購買之後需求量的50%。但是交易是有條件的,其中重要一條是,所購的A320機型必須在中國進行組裝。

結果,組裝好的整架飛機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後來又奇蹟般地重新出現在停機坪上。時隔不久,中國本土機型Comac C919就克服了技術缺陷,採用了全新的技術標準。不難想像,A320機型在中國經歷了甚麼,中國工程師將其進行了重新拆卸和組裝,以達到竊取技術的目的。

朱耶特批評說,法國是在1964年就與中國建交的第一個西方國家,卻到2010年才意識到中共在竊取航空技術方面的野心,但仍然缺少作為。中共會竭盡全力以最低的成本竊取最多的專有技術,從可疑的「試飛」到色情的美人計,從所謂的「實習生」到間諜軟件的使用,不一而足。

即使在德國,即使德國電視台ZDF已經向政府和總理默克爾證實必須對這一問題加大關注,中共的間諜活動仍舊猖狂。事實上,德國《明鏡》周刊(der Spiegel)早在2000年中期,就已將這一話題搬上了封面。

德國情報機構估計,工業間諜在德國的活動致使其每年損失500億歐元。在美國也有類似現象,還有數以百萬計的工作位置因此而受到威脅。

黑客集團背後的中共軍隊

在紀錄片中,網絡安全提供商CrowdStrike的首席技術官(CTO)阿爾佩羅維奇(Dmitri Alperovitch)說,在已證實的工業間諜活動中,有80%是中共指使的。他認為這是「對我們國家安全的威脅」。

該片列舉了一起與美國超導公司(American Superconductor,AMSC)有關的醜聞。該公司由麻省理工學院(MIT)創立,主要生產風力渦輪機的電子元件,並在奧地利設有辦事處。

中國公司華銳風電(Sinovel)與AMSC合作。後來發現,中共製作了AMSC軟件的盜版副本,並將其長期放在軟件網絡中。

他們從奧地利的一名塞爾維亞工程師那裏以170萬美元的價格購買了源代碼,並系統地竊取了AMSC的技術知識。AMSC公司因此損失了數十億美元,而且必須解僱三分之二的員工。

從那以後,西方就不斷遭到來自中國的黑客襲擊,諸如Comment Panda等黑客集團的背後都是中共軍隊。2014年,美國司法部以網絡竊密為由,列出31項罪名,起訴了中共「61398部隊」的5名軍官。

阿爾佩羅維奇指出,中國2001年加入WTO,享受了由此帶來的好處,例如進入其它國家/地區的市場,卻不遵守應該遵守的規則。

孔子學院的間諜活動

該紀錄片也揭示了中共對西方的滲透伎倆。中共從2003年開始以「和諧」作為宣傳口號,推崇「回歸儒學」,標榜重新發現古代傳統價值觀,並把這作為意識形態滲透的明確戰略。此後,世界各地成立了500多個孔子學院。

孔子學院的作用就是進行意識形態滲透和從事間諜活動。2007年,孔子學院收到了來自學術委員會和情報部門的首次正式警告。如今,孔子學院的內幕被越來越多地披露出來,很多孔子學院因此關閉。

除此之外,在全球範圍內迫害異見人士也是中共間諜活動的重點。中共的仇恨主要集中在五個群體上:有組織的流亡藏人;拒絕加入中共陣營的香港及台灣民主力量;與在新疆實施宗教壓制進行對抗的穆斯林維吾爾族組織;以及傳統的修煉群體法輪功。

情報專家施密特-埃恩布姆(Erich Schmidt-Eenboom)表示,中共不遺餘力,對這些群體實施毀滅性打擊。

在世界範圍內迫害法輪功

紀錄片講述說,中共抓捕法輪功學員之初,數以萬計的法輪功修煉者想要善意地向政府澄清「誤會」,他們去北京和平上訪。1999年,江澤民卻發起了一場空前的迫害修煉群體的滅絕運動。因為法輪功學員的人數,比中共黨員還要多,這已然犯了中共的大忌。

從那時起,中共政治局成立了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部門——「610辦公室」。該權力部門凌駕於法律之上,代表中共政權在國內外開展活動。加拿大亞太辦事處負責人朱諾-卡托亞(Michel Juneau-Katsuya)強調,其任務是「以各種可能的方式迫害、抓捕和消滅法輪功學員」。

尤其是針對住在國外的法輪功修煉者,因為他們可以大聲抗議中共政權。中共把法輪功看成是「非常危險的意識形態對抗者,必須不惜一切代價消除」。

中共駐多倫多領事甚至公開指稱加拿大法輪功新聞發言人奇普卡(Joel Chipkar)為「邪教組織的成員」。奇普卡因此對該領事提起訴訟,並打贏了官司。為了不至於太過丟臉,中共領事在審判結束前就返回了中國。

奇普卡對德國國家電視二台說,「我們知道中國共產黨的本質,自1949年上台以來,它們摧毀了中國文化和中國人民的精神。它們希望人們以對待上帝的方式敬拜其黨。所有能讓人民更為有力的事物,它們都會消除。它們太害怕失去權力。」

610辦公室如蓋世太保

紀錄片揭示說,在80多個國家/地區,每個中國人的活動都得向610辦公室報告。2005年,陳用林曾任職中共駐澳洲使館610辦公室官員,四年半後他辭職。他揭露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監視和滲透,包括獲取法輪功學員的姓名、資料,以及他們的通訊簿。

陳用林稱,「如果將610辦公室與蓋世太保相比較,那一點都不誇張。它們採取一切可能的手段鎮壓法輪功,這些手段包括身體和精神上的折磨。」這些措施只能被稱為「滅絕政策」。

陳用林在澳洲尋求庇護之時,坎培拉與北京正在就廣泛的天然氣合同進行談判。因此,澳洲當局拒絕了他的政治庇護申請。陳用林知道自己無時無刻不受到監視,並隨時可能被綁架。為了儘可能提高自己的安全性,他求助於公眾,並定期出現在媒體上。

陳用林懷疑中共是否能使中國有潛力成為世界大國。這位前中共官員說,沒有政權能通過壓制人民而成為強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