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夢,似浮雲變幻,飄忽不定!像逝水滔滔,永不止息!如紅日西墜,何等快速!這曲折的歷程,給每個深陷其中的人,不同的體驗與省悟。「老來可喜,是歷遍人間,諳知物外,看透虛空,將恨海愁山一起挼碎。」(朱敦儒.念奴嬌)在歷盡滄桑之後,大都能看透紅塵,超然物外,人間的憂患不必在意,空虛的失落感無需喟嘆,那是紛繁複雜的世情與執著不放的妄念,所產生的幻象而已!只要思想能超越,心情能解脫就甚麼也不是了!

的確!心境的轉變,往往只在一念之間 ,當心裏充滿慾望的時候,永遠不會對現況滿足!而一旦停止了貪求,才會重新認識身旁事物的美好!永遠沒有一個人能自負地說:我得到了我所想要的一切!只有徹底了悟的人才會說:我樂於擁有屬於我的一切!「知足常樂!」一個人只要內心寧靜,無論甚麼境遇,都能隨遇而安!相反的,貪慾過多的人,卻是終日坐擁愁城、寢食難安!境況好,有好的不滿!壞,有壞的苦惱!那真是終其一生,身陷囹圄,可憐復可悲!隨其自然,無求而自得是最佳的人生態度!

其實,人一生所能獲得的,老天早就安排得妥妥當當的啦!只要名利得失的念頭淡一分,瀟灑自在的境界就多一分,管甚麼貴賤?論甚麼高低?想開了,就明白一切的苦惱煩憂,都是人自找的!只要敞開心胸,隨緣適性,人世的樂趣挺多,正等著你去發掘哪!

就像我的學畫,初始的念頭再單純不過了:只因欣賞純正的美!只因愛看古典的畫!然後想到,如果我也能畫,那多好啊!只此一念而已!同時因自己個性急,甚麼事都講效率,動作又快,相對來說,閒暇時間就長啦!又不愛逛街、旅遊、打牌、聊天的,想想退休之後,那漫漫長夜,綿綿白晝,怎麼消磨?如何打發呢?去學點技藝甚麼的,就不會無聊了,如此而已!從沒想過成名,更沒動過念當甚麼畫家開個展的!可是後來的發展卻是出乎意料之外!

如果說我有甚麼癡心妄想的話,那就是學生時代,有一陣子想當作家!那時是報紙的全盛時期,經常舉辦「徵文比賽」,優秀作品日日在副刊連載,弄得我心猿意馬。後來掂掂份量,再透過管道明白,每家報紙都有自己的人馬,外人想踏入其中,可是難之又難!於是知道這只是水中撈月的徒想而已!

二十年前,課餘之暇,被同學硬拉去她姐姐所開設的課後輔導班裏教兒童寫作,一教就是五年。這期間,課前準備的指導材料及示範文章,一積累就是四、五本筆記。想不到二十年之後,拿出來刪刪減減、修修改改,再添加些時新的題材,就成了「小彈珠日記」這一個專欄!有意思吧!

再後來,把年幼時,曾經幸運地擁有過的那段悠閒時光,那些美麗雋永的回憶,寫成了「奶奶的畫與話」,企圖喚回那遠去了的歲月,重拾那無法挽回的閒情逸致!水彩畫創作時,繽紛的思緒,配上獨特的畫面,整理成「畫外思絮」,抒發自己的畫論與體會。而今,退休後修煉的日子裏,將大半生裏記憶中的圖像,挑出片片段段,寫成這個專欄,這些全都在今日裏,為了證實法而用!其實生命如果幸運的話,真是充滿玄妙與神奇!

如今,我常會無限感慨的想:「我竟然能美夢成真!老天對我太眷顧了!」感激之餘,再加上修煉之後,我清楚地知道:這並非我個人的努力,而是別具更深的意義與內涵,其中有自己應盡的義務與應負的責任。現在就更明白,原來這也是一種修煉的方式!

從事這類技藝的學習,就得全身心的投入:鍥而不捨,全神貫注,不得分心!沉澱雜念方能心無旁騖,不達目的絕不罷休!而且所耗時間一定很長,在這段持續的過程裏,你的思想只專注於單一的事,無暇也無法去顧及其它的一切,無形中就增加了定力!外在的影響力大大地減低,慢慢地對你失去了作用,形成不了誘惑,你的技能隨著熟練,也就不斷提高,也就能創作出更美、更有難度的作品,而你的定力也在這其中加深。這只是我自己的一點體會而已,正確與否,不得而知!

蠶蛾跳不出自織的絲繭!人也像藤蘿一樣,縈繞在萬丈的紅塵裏,掙脫不開!生命如果想過得像白雲的飄逸、流水的悠緩;或想擁有一池夏荷的淡香、幾許美夢的成真,唯有加入修煉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