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近十月一日,北京不時能看到團團煙花竄上空中綻放,市民們驚詫:百姓燒點草都要被當作污染空氣罰款的,誰在違規製造大片煙和火?哦,原來是「偉光正」在製造繁華、太平的「喜氣」。失業在巨增;物價在飛漲;企業在倒閉;警察到處在亂抓人擾民;市民被管控;演戲的在廣場、街邊投入地替「黨媽」擦脂塗粉、煙花正在朵朵飛起……這些日子,北京人過得「水火交加」、令人起疙瘩、時時得深吸氣。

迷亂的時代總與苦難分不開,而苦難的歷史在孕育未來的偉人。歷史看起來呈現亂象,事實上,新舊交替,從來都是按部就班。在煙花照亮不到的地方,到處是抗暴的遊行,美歐亞大洲,到處是「天滅中共」的口號!而中共,一方面,請各路人馬到北京,用剎那間消失的絢爛火光裝模作樣欺騙著盛世,另一方面,派大批特務、警察、武裝軍力到世界各國和香港、台灣搗亂、打人、抓人、殺人。

媒體報道,香港有法輪功學員為商量十月一日遊行的事被惡警打得頭破血流。同樣,不少反送中香港市民被秘密抓捕判刑,被選擇性地暗殺,被關押時打死算自殺,還有女性在密室被性侵……企圖以恐懼來征服香港。有人說,中共正在把迫害法輪功的手段延用到香港。沒錯,迫害法輪功學員,中共集一切邪惡手段之經驗,已在大陸後來的一切被他認為敵人的百姓身上使用,現在派駐香港的惡警,早早學會了如何殺人不見血、不見痕跡地偽裝成他們自殺的本事。越是香港人不喜歡的,他們越興奮地強迫。比如,叫秘密關押的香港人背、讀「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學習「黨的大會精神」。

這是模仿新疆集中營讓維族人學習共黨《憲法》模式,這是模仿在大陸的監獄和原來的勞教所裏強迫法輪功學員看馬克思哲學;看現代被改編過的佛教書,打太極拳等。因為法輪功學員對「不二法門」非常嚴肅,中共就非常興奮這麼迫害。除了以體驗名義抽血進行器官活摘準備、關小黑屋進行酷刑和殺人外,中共惡警最喜歡就是文化洗腦迫害。「敵人」怎麼不喜歡中共就怎麼來。

現在地球上的戰爭,不是自由世界與獨裁勢力的戰爭,而是善良的人類與中共的戰爭,是人類與共黨在理念、文化、信仰上的戰爭。中共,企圖把對法輪功信仰的扼殺,擴大到對全人類的理念和文化扼殺。中共以為,利用人類的自私與貪慾,它必能贏。

不料,現在,香港的怒火越燃越旺。中共自己點的火已燒到它的尾巴。俗話說,亂世出英雄,自古英雄出少年。中共搞亂了香港,卻磨礪出一片敢於為捍衛人權與自由未來而不顧生命的抗暴英雄。中共越是血腥打壓、迫害或造謠謾罵,越是襯托出英雄的偉大和美譽。眾多默默無聞的被打被捕的香港街頭市民就是這樣;一些被共黨在國際強烈「抗議」和謾罵的學生領導就是這樣。世界大為驚異的是:壟斷14億中國人口的中共,為甚麼如此仇恨港島普通市民和幾個稚氣未脫的學生娃?為甚麼如此恐懼一些手無寸鐵只想提升自己道德的煉功人?為甚麼如此害怕自己管控下的一些維護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的律師?甚至一些小到3歲大到90多歲的老人,中共都要迫害?

中共為了迫害他們,製造出了很多煽情的詞,比如:暴徒、X教份子、港獨分子、恐怖主義……很容易讓人回憶起中共在歷史上所有的政治迫害,都如出一轍。共產黨迫害了中國的地主、資本家、右派、知識份子、89年學生和法輪功修煉者,起的名字都是反革命、修正主義、臭老九、暴徒……手段一貫相承,它的一切迫害都有歷史延續。如在過去禁慾時代,它罵歐美、香港等國家地區性亂,正是為它現在要讓中國縱慾性亂作鋪墊。它還罵疆獨、藏獨、台獨、回獨……也是為現在它罵港獨,扮成民族統一角色作準備。中共深知道,中華各族人民不喜歡它,如果再來個漢獨等,看中共還能附體到中國的哪裏?

幾十年來,把中國大地迫害了一遍,畫了個圓。

這樣的黨,連中共國的第一任黨魁毛澤東都說要打倒:如果這樣的共產黨不是為人民服務,而是掛著羊頭賣狗肉,那麼人民就要自發組織起來,以武裝的革命堅決打倒假共產黨!推翻其在中國的罪惡統治,並全部剝奪其領導權(《毛澤東論修正主義上台》)。不管是不是毛澤東在落難時期違心的欺世之言,但至少,共產黨的多變與殺戮本性,已如《送中條例》一樣該壽終正寢了。

現在中共搞發家致富、貪污腐敗、在世界稱霸稱強,作威逞強,到底是與毛作對,還是當初的共產黨作對?

這樣的黨,就連鄧小平也說要打倒它。1974年,他在聯合國拍胸脯說:「如果中國(中共)有朝一日到處欺負人家,侵略人家,剝削人家,世界人民就應該揭露它,批判它,和中國人民一起打倒它……」

歷來的共黨書記自相矛盾自相背叛的怪像,證明共產黨確實是到了方得始終的圓圈終點了。

其實,香港市民和法輪功學員的要求都是很純粹的,但中共的想法很複雜,以小人之心總以為別人有複雜目的,便臆測性地下結論,為迫害找理由。如果中共倒台,投降最快、最激烈批判中共,恰恰就將是那些表面上最挺中共,幫中共出謀劃策、謾罵中共認為的敵人的那些陰謀小人。如五毛、610裏的敗類、惡警中的打手、為中共搖旗吶喊及王滬寧之類的牆頭草,都是《封神演義》中的尤渾。

為了「十一」,中共還不斷抓貪官、小偷、賭坊、賣淫會所、民企(說他們沾血)……目的是為籌錢。中共把百姓的錢先通過他們籌集,再一次性地搶過來,既肥了腰包,又把自己扮成好人。那些本應保護百姓財產與人身安全的警察,都成了強盜、幫兇與殺人犯。中共把好人變成壞人,把百姓逼成它的敵人。

北京的煙花,香港的淚花,多少人現在還是拋家捨業,甚至有以命相抗的,有帶著遺書上街的……不過,煙花總是轉瞬即逝,中共的強暴,也總會如煙化一樣短暫。

2019年,世界正義力正在崛起。美國正從經濟、科技、人權等各領域對中共發起總攻。香港人在美國、德國、台灣等地說的好,世界與香港人站在一起。從世人對香港市民和學生的歡迎、尊重就可以看出,中共與香港人的對決,已分出輸贏。如果,香港被中共赤化,香港沒有雙普選,明天還會有「送共條例」、「送黨條例」……世界被中共延用香港的「送中」迫害就不遠了。

不然,中共也不會在世界上到處搞生物技術與電子波技術,越來越發達的實證科技手段,中共唯一用來就是恐怖消滅它想消滅的人。

誰消滅誰,勝負已定。真正強大的絕不是物質表面或權勢遮天,真正強大的就是為正信和自由,為他人和社會未來而放棄個人名利私慾的,得到人類本性共鳴的、支持的。比如中共傾國傾黨,動用一切力量想打倒的,現在卻反而弘揚全世界的一切名人。

中共的邪惡,襯托出了未來社會的勇士。怒火的燃勢,必然蓋過轉眼即逝的焰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