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商界與中共的矛盾正在激化。

9月12日傳出中共國企將加緊控制香港企業的消息,同時中共官媒及政法委炮轟香港地產商,要求政府從地產商手中用行政方式收回土地。此後香港商界議員明確表態,不支持《收回土地條例》,直接與中共對著幹。

本文共有上、下兩篇。上篇向讀者展現香港部份商界及代表議員在這次反修例事件中的取態;下篇主要講述香港主權移交後的22年中,香港商界與中共之間關係的變遷,及曾慶紅操控香港的辦法。

香港商界在反修例事件中的取態

香港建制派除了以民建聯、工聯會等黨派組成的傳統建制派,還有自由黨和經民聯等政治取態較溫和的商界派別。香港立法會共有70名議員,有35名來自功能界別,當中又有約一半界別與工商界有關,如金融界、進出口界、飲食界等等。中共和港府過去因為得不到商界支持而無法推動一些關鍵議案,例如2003年的「23條」立法。

這種分歧在這次修訂《逃犯條例》爭議中也逐漸顯現。傳統建制派的民建聯在6月9日港人大型反修例遊行後,仍堅持支持修訂建議,認為修例有助填補「法律真空」。最近,民建聯又建議港府用《收回土地條例》,從地產商手中拿回地皮。

民建聯是香港最大的建制黨派。

但自由黨、經民聯等商界政黨沒有緊隨港府,立場也遠較其它建制派政黨模糊。今年早些時候,商界一度多次就修例提出憂慮,最終在港府改變修例建議,把許多商業罪案剔出可引渡範圍後才改變立場,變成支持修例。但對港府近期處理示威的做法方面,他們有不同看法。

到了9月12日,中共政法委、新華社、《人民日報》炮轟李嘉誠、香港地產商後,商界與港府、中共之間的矛盾越來越尖銳。在是否引用《收回土地條例》、動用《緊急法》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等諸多問題上,部份商界政黨與中共和港府的取態不同。

親商界議員反對《收回土地條例》 與中共對著幹

9月20日,香港立法會地產及建造界議員、經民聯石禮謙質疑當局推出一手樓空置稅,以及可能會更積極引用《收回土地條例》,是因為政府民望處於谷底,希望借處理房屋問題、「打地產商」,令外界覺得政府「做緊野(正在做事)」。

他在出席電台節目時,批評港府實際是創造矛盾,更認為建制派不能盲目支持不合理的政策,否則將重蹈《逃犯條例》修訂的覆轍。

他還質疑港府藉民建聯表達有意更積極引用《收回土地條例》,是「好事都變壞事」,又指當局如此突然的舉動,並沒有考慮對社會、經濟和相關持份者的影響。

鄉議局主席劉業強於9月17日警告,希望政府不要以為手持《收回土地條例》就是「尚方寶劍」,可「盲搶」新界私人土地。

9月19日,地產業界人士施永青對旗下《AM730》表示,「(民生議題)都是香港社會存在已久的老大難問題;解決需時,遠水根本不能夠(救)近火。」

香港商界派別議員反對動用《緊急法》

8月份,有消息指,港府可能利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下稱:緊急法)處理抗爭浪潮。對於未來是否會使用《緊急法》,港府態度一直不置可否。

贊成使用這一法律的民建聯副主席張國鈞認為,《緊急法》只是給予香港執法機關臨時權力,幫助他們更有效執法。

張國鈞在9月下旬的一個採訪中說,香港社會有意見認為政府應引用緊急條例制定《蒙面法》,禁止抗爭者配戴口罩掩蓋容貌,方便警察辨別暴力抗爭者的身份,事後把他們拘捕。

自由黨則對是否動用《緊急法》等法律處理示威與民建聯有不同的看法。自由黨黨魁、代表紡織和製衣業的議員鍾國斌認為,緊急法不是處理示威浪潮唯一辦法,成效也存疑。他以《蒙面法》作例,質問立法後如果有10萬人在街上戴著口罩示威,「你如何做?全部都拘捕嗎?」

鍾國斌表示,使用《緊急法》會對國際社會發出錯誤訊息。

「如果是50年前,香港只不過是亞洲其中一個小城市,沒有人管你,你可以用這種方式處理。但現在香港是一個國際大都會,全世界都在看你香港,你不能用這種單純的方法,以為就能解決香港的問題。」

自由黨三榮譽主席促設調查委員會

在處理港人反修例示威過程中,由於港警濫用暴力嚴重,港人五大訴求包括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以期調查港警的違法行為。直到現在,港府仍拒絕此要求。

早在7月份,自由黨創黨主席李鵬飛、包括田北俊等三名榮譽主席以及黨魁鍾國斌,向特首林鄭月娥發公開信,促請政府宣佈正式「撤回」《逃犯條例》的修訂,並委任獨立調查委員會。

另外,鍾國斌在報章專欄說,若然特首對目前的亂局,心情不勝負荷,沒有精神去做,就應該離開,放手給真的為香港好的人去處理。

中共政法委點名李嘉誠 遭強硬措辭回應

不只商界議員對港府和中共的做法牴觸,連一些香港大地產商也與中共矛盾重重。

9月12日晚中共政法委微信公號「長安劍」發文點名指責李嘉誠「縱容犯罪」,並質問「到底誰該給香港人『網開一面』?」文章還扭曲了香港高房價的原因,把髒水都潑到李嘉誠等地產開發商身上。

文章同時引用民建聯近期提出的「收地建屋,刻不容緩!」廣告,廣告內容是支持政府採用行政措施,收回地產商手中囤地。

同一天,中共黨媒《人民日報》發表題為「解決住房問題,香港不能再等了」的文章,新華社發表題為「香港社會的住房問題,已到必須解決的時候」的文章,都提到了民建聯提出的《收回土地條例》。

《人民日報》的文章還污衊香港地產商為「賺盡最後一個銅板」,致使年輕人買不起房。文章威脅香港地產商:「釋放最大善意」配合政府交出囤地就是對年輕人的「網開一面」。

對於中共政法委的點名,李嘉誠基金會9月13日發表了聲明,其中部份內容措辭強硬。聲明指「多年已習慣了那些莫須有的指責」,並重申反對任何暴力,包括「語言暴力」。

傳中共試圖侵蝕商界利益 要求國企加強投資香港

與官媒炮轟香港地產商幾乎同時出現的,是中共要求國有企業加大在香港投資,以及加強對不同範疇企業控制的消息。

路透社9月13日的報道稱,中共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國資委)近日於深圳召開會議,會上有包括中石化及招商局集團在內的近百家國企高層參與。

其中一名知情人說,會議要求中共國企不僅要持有香港企業的股份,還要尋求控制港企,並在這些企業中擁有決策權。一名代表告訴路透,「香港的商界精英肯定做得不夠。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不是我們中的一員。」

會上國資委還要求國企加強投資香港的旅遊業及地產業。

香港商界代表與中共不齊心

香港商界在反修例事件中與中共不齊心,早有跡象。

7月1日,港人抗爭者衝擊立法會後,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批評港府和港警指,政府下令讓警方退後,是有意「讓學生出洋相」。田北俊說,「看起來他們是在鼓勵這些暴力行為。」

更有一些香港商界代表提出是否應該重啟政改,以緩解港人在政治上的擔憂。自由黨鍾國斌說,「現在很多人都在抱怨政治安排的不公平」,「我不反對政治改革」。

另一位親北京的立法會議員、零售業巨頭田北辰更進一步,「我懇請行政長官跟北京對話,以引入憲改。」田北辰說,「在我看來,這是年輕人感到沮喪、渴望自己的聲音被聽到的又一個例子。」

中共人大在2014年提出「8.31決定」,讓中共控制的一個委員會提交一份受認可的候選人名單,供香港居民選舉。但此決定在當年遭到香港立法會否決。

這次港人反修例抗議的五大訴求包括「雙普選」。

8月16日,李嘉誠以「一個香港市民」的身份,在港多份報章刊登兩個內容不同的全版廣告,呼籲停止暴力。其中一款全版廣告詞為:「正如我之前講過:『黃台之瓜,何堪再摘。』」

「黃台之瓜,何堪再摘」出自於唐朝「章懷太子」李賢的絕命詩〈黃台瓜辭〉。李賢臨死前寫下此詩句,藉此勸告武則天,不要再對自己的子女趕盡殺絕。

9月8日,李嘉誠出席大埔慈山寺活動,期間向在場民眾發言,談到香港局勢時表示,希望(抗議者)能夠體諒大局,而執政者「都能夠對我們未來主人翁,亦都能夠網開一面」。

正是李嘉誠一句「網開一面」的言論,之後引來中共政法委、新華社、《人民日報》連續發文炮轟。

港府修例觸及到香港商界的利益

此次,港人反修例運動抗爭不息,警民衝突逐步升級,但香港商界代表人物在運動開始後的一段時間內卻集體失聲。中共對香港商界未能積極發聲支持港府不滿。

分析認為,中共想借修例將大陸黨領導司法一套伸延至香港,「加強黨的領導」,此舉觸碰了香港商界的底線。《逃犯條例》一旦通過,香港法治倒退,商界賴以為生的自由營商環境將無法維持。同時,只要中共願意,任何商界人士都可能面臨被引渡回大陸的問題,引發港商恐懼。

今年3月,中共全國政協委員、香港商人何柱國在其旗下傳媒的周年晚宴上,炮轟修訂《逃犯條例》的做法,說有朋友向他吐苦水,擔心新例通過後明年「見不到他」。何說,在大陸做生意並不容易,以往生意人一回到香港就感到「如沐春風」,希望將來也是如此。

何柱國「如沐春風」的說法道出了很多人包括商界對修例的憂慮,擔心香港的安全法治環境將被徹底改變。

8月5日,中共鳳凰網發表題為「香港『四大家族』為甚麼集體沉默」的文章,點名李嘉誠、李兆基、吳光正,鄭家純這香港四大富豪,對香港混亂局面集體保持沉默,「如置身事外一般,悄無聲息」。

中共也一直向香港企業施加「愛國壓力」,並在8月的一場與香港商業精英會面時表達不滿,認為他們沒有採取足夠行動來平息示威。

分析:中共正將香港部份工商界推向對立面

9月6日,惠譽(Fitch Group)下調香港的信貸評級,由「AA+」調低至「AA」,評級展望由「穩定」降至「負面」。

9月16日,另一家知名評級機構穆迪也將香港的信用評級展望由「穩定」下調為「負面」,指近期動盪的局勢正蠶食香港的既有制度。

香港德國商會總裁寧馬克(Wolfgang Niedermark)表示:「持續的動盪讓香港商界的信任度明顯下挫。」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近日中共官媒和政法委攻擊李嘉誠,國企準備加大收購港企力度,大有趕走港商華資,取而代之的勢頭。其實中共對香港商界部份人士早有不滿,最終要他們讓路給中資財團是遲早的事,但這樣做會引起兩大後果。

李林一認為,第一個後果是,中共此舉直接會把很多香港商界人士推向中共的對立面。從中共官媒炮轟香港地產商,但商界議員仍然反對《收回土地條例》上,就已經出現這種跡象。第二個後果是,香港社會對中共和港府的這些動作,會產生更大反彈。

近幾月來,如何把財產調離香港及移民海外,成了香港投資界和中產階級的熱門話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