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方不但拒絕了民陣發起的十一「沒有國慶 只有國殤」的集會和遊行,更在剛過去的周末,瘋狂毆打、濫捕抗爭者和各界人士,製造白色恐怖,出盡各種招數試圖嚇退和阻止港人10月1日走上街頭。儘管在如此高壓之下,港人仍然無畏無懼,堅持抗爭。

10月1日,香港市民在各區舉行主題為「沒有國慶 只有國殤,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結束專政 還政於民」的大遊行。在銅鑼灣東角道一帶,早早就有大批市民聚集,準備參加下午1時由銅鑼灣東角道至中環遮打道行人專用區的遊行。由於人數眾多,遊行提前到12點半開始。

香港的希望來自於我們繼續站出來抗爭

香港前立法會議員楊森先生表示,香港前景的希望是來自於我們繼續站出來,用和平的方式爭取民主、自由、人權。圖為楊森。(梁珍/大紀元)
香港前立法會議員楊森先生表示,香港前景的希望是來自於我們繼續站出來,用和平的方式爭取民主、自由、人權。圖為楊森。(梁珍/大紀元)

由於民陣申請的遊行被拒絕,故今天的遊行是市民們自發出來表達訴求。對此,香港前立法會議員楊森先生表示,警方和上訴委員會用一些不是理由的理由,反對民陣舉行一個和平的遊行示威 ,這是不可以接受的。

「民陣這麼多年都是用一個「和理非」的態度進行和平的遊行和示威。這次反送中條例引起這麼大的社會反應,我覺得這個遊行是很需要的。」楊森說道,「就是市民可以有一個和平的方式表達他們對政府的不滿,特別是(對)警方不合比例的暴力的(不滿)。所以,它不批這個遊行,我們更加要站出來。」

對於今天是中共政權的70周年「國慶」,但香港市民卻站出來進行國殤遊行,楊森表示,沒有甚麼特別很高興的地方值得要去慶祝。

「六四都還沒有平反,香港都還沒有真正的民主自由、普選制度;最近政府還想通過《送中條例》破壞我們的法治,剝奪我們的人權、自由。」他說,「現在集會經常不被批准,集會的自由也越來越少;再加上很多的白色恐怖,對黑衣人(抗爭者)的打擊、或者仇視。我覺得香港市民更加要站穩我們的立場,對民主、人權、自由、法治不可以讓步。」

對記者問到的為甚麼港人不怕被抓還要站出來時,楊森表示說,如果警方不批遊行,而人們又不站出來表達意見,那市民的遊行自由、人權表達不就沒有了嗎?

「警方不給不等於我們不可以站出來。我們不要因為他們的不批准或者威脅,我們就要退縮。因為這個人權、自由、民主的制度,基本法都是有保障的,我們不可以退卻。」

楊森更表示香港現在的人權、自由都到了一個退步的階段,「民主已經沒有了,自由是更加退步,這是絕對不可以接受的」。

對於香港的前景有沒有希望,楊森說:「希望是來自於我們繼續站出來。我們不站出來就沒有希望,我們繼續站出來,用和平的方式爭取我們的民主、自由、人權,香港是有希望的。」

銀髮族成員黃伯:香港人不怕死

黃伯是香港的銀髮族成員之一,他表示,根據 《基本法》市民是有權遊行示威的。 圖為銀髮族成員黃伯。(梁珍/大紀元)
黃伯是香港的銀髮族成員之一,他表示,根據 《基本法》市民是有權遊行示威的。 圖為銀髮族成員黃伯。(梁珍/大紀元)

今日十一,政府說很危險,叫市民不要出來,記者就此問題採訪了在遊行隊伍中的市民黃伯。黃伯是香港的銀髮族成員之一,他表示,根據 《基本法》27條、28條,我們市民是有權遊行示威的。

「人道主義也好,人權公約組織也好,已經清楚告訴我們香港人,免於恐懼的自由是每一個人應該有的。如果當一個強權政府用暴政、暴力對付市民,個個都恐懼,那不如叫市民全部宵禁,不要讓他出街。」

對於如何評價共產黨的統治的問題,黃伯說:「現在國家這麼強大,這麼富足,為甚麼有個地方叫香港,市民要穿黑衣出來(遊行)呢?為甚麼香港市民不是叫國慶呢?而是叫國殤日呢?北京當權者應該自己去思考一下,究竟他們做錯了(甚麼)。」

「當初,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我們那一輩的人都覺得中國共產黨可能進步了,民主回歸了。(現今)它是違反了《中英聯合聲明》,(它)還說《中英聯合聲明》跟《基本法》已經不存在了,那你叫香港人怎麼相信(這)個國家,沒誠信呢。」

黃伯繼續說,「這幾個月,見到香港人已經是不怕死了,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當一個人連死都不怕了,如果沒民主自由,香港人真的還不如死了好。」

在遊行人群中隨處可見「天滅中共」的標語,對此,黃伯說道,「我覺得應該要讓全世界去消滅它,因為現在,9月29日,有60個地區(註:實為65個城市),30個(註:應為24個)國家,反對中國共產黨在香港施行一個極權的統治手段,那應該是全世界人民起來,打倒它。」

最後,黃伯表示,大家要留住有用之身走更遠的路,當有很大的衝擊發生時,不要做無謂的犧牲。

「每個人be water,用流水方式,我相信當權者都會頭痛。它來銅鑼灣,我們就去天后,它來天后我們就去北角,再不然,我們就跑到對面海九龍,用流水式去對付這個強權政府,因為我們沒有對等武力。」

黃伯說,「它很多事情都可以栽贓嫁禍給我們,扮抗爭者,擲汽油彈,衝擊地鐵站,(這些)在影片中看得清清楚楚:警察擲完汽油彈,放完(火),走上去警車。我相信有識之士,或者有能力的人,已經將這些片段送到人權公約那個國際組織那裏了。」

「美國隊長」:警察太濫捕 扮抗爭者搞破壞

「美國隊長」梁先生表示自己站出來抗爭,是因為現在的警察太濫捕了。圖為梁先生。(孫明國/大紀元)
「美國隊長」梁先生表示自己站出來抗爭,是因為現在的警察太濫捕了。圖為梁先生。(孫明國/大紀元)

在銅鑼灣東角道遊行現場聚集的大批市民中,一位打扮成「美國隊長」的梁先生接受了記者的採訪。梁先生表示,自己每次遊行都會穿「美國隊長」的裝束,雖然很熱和辛苦,但起碼可保護自己。

梁先生說雖然警方發了短信說今天接近恐怖主義,但自己還是要站出來抗爭,因為現在的警察太濫捕了。「現在很多警察,無端端的出來打人。專捉那些年輕的、沒有還擊力的人,還打到人不省人事。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怎麼會有那麼多市民走出來?」

「警察太濫捕,對也抓不對也抓,(你)一跟他爭執就被拉到一邊,你不讓他查身份證就說你拒捕,就把你也抓了。就是這樣。」他說道,「現在的警察,你都不知道他是不是警察,又沒有編號,還扮抗爭者持槍,其實很多搞破壞的事情,八九成都是警察扮抗爭者去搞破壞的。」

對於走出來害不害怕的問題,梁先生表示,不怕。有甚麼好害怕的?「(現在)沒事上街也會被抓的,有甚麼好害怕的?有時是預計了(被抓)的。有時候吃飯也會被人抓進去的,遊行期間,有很多市民在吃飯時就被抓了。」

對於香港前景有沒有希望?梁先生如是說:「沒有希望,政府已經是這樣了。如果有希望就不會有這麼多市民出來了。現在就是沒有希望。」

梁先生最後表示,十一國慶沒有甚麼值得慶祝的。「共產黨統治是0分。人(生活)在中國不敢發聲,一發聲就會連累全家。大陸那些人一發聲就會連累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