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美10月10日華盛頓新一輪貿易會談前,美國媒體傳出白宮正在討論限制美資進入中國的重磅消息,阿里巴巴等中企股票隨即大跌;且中美第13輪高級貿易談判即將展開,外界關注這個消息此時曝光有何玄機,以及會對談判造成何種影響。

上周五(9月27日),多家媒體報道,白宮正在討論的話題或成為美方下一步亮相的金融殺手鐧,內容包括:取消在美上市的中國企業審計及披露財務信息的豁免權,限制美國政府養老基金進入中國市場等。

外界認為,哪怕白宮最終決定不推動這些舉措,單單進行初步討論的消息都能給中方帶去新的壓力點,因為限制美資進入中國的影響度遠遠超過之前雙方互徵的數千億美元關稅。

美國智囊的最新研究報告更指出,若要中方就根本的結構性問題達成協議,美國將不得不對中方施加巨大壓力,直到對中國(中共)來說,衝突的代價已無法承受為止。

特朗普政府或多管齊下 全方位限制美資入華

多家美國媒體周五報道說,特朗普政府官員正在討論阻止美國在中國大陸的所有投資,包括限制對中國實體的投資、取消對在美上市的中國企業審計及披露財務信息的豁免權,以及限制美國的政府養老基金進入中國市場等。

據參與討論的幾位知情人士透露,推動白宮進行這些嘗試的原因,一是因為國會議員要求與北京「對等」,二是因美國股指公司納入中國企業,美國政府的主要退休儲蓄基金(由聯邦退休儲蓄投資委員會管理)將在2020年最後期限結束時,自動按照新指數比重配置資產,相當於向中國公司自動注入數十億美元的投資。

另一位接近特朗普政府的消息人士說,白宮尚未就此問題與中國(中共)政府進行任何討論。

通過對中企施壓 或助中美達成協議

特朗普政府的中國問題外部顧問、哈德遜研究所研究員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稍早接受美國政治客(Politico)採訪時直言,若美國政府取消豁免中企審計披露,可能會迫使阿里巴巴等中企退市;但這些讓中共冠軍企業痛苦的舉措卻可能迫使中方達成具有約束力的協議。

一直以來,在美國證券交易所上市的中國公司可以不用跟美國公司一樣,免於按照證交所的審計和財務要求對外披露。根據中美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的數據顯示,有159家中國公司在美國證券交易所上市,總市值達到1.1萬億美元。

白邦瑞表示,如果特朗普政府取消這一豁免,有可能迫使阿里巴巴和騰訊等大型中國公司退出美國證券交易所。

「這些步驟將給中國的國家冠軍公司帶來痛苦,但可能會促使它們(北京)達成具有約束力的協議。」他補充說。

在周五彭博社報道白宮討論限制美國資本流入中國的消息後,白邦瑞推文說,「這將是前所未有的舉動,可能會限制數萬億美元的投資」。他認為,討論可能在白宮受到關注,並以此作為升級貿易談判的一種手段。

短期若無協議 特朗普準備好提升關稅 

白邦瑞在9月19日接受香港《南華早報》採訪時表示,若在短期內無法達成中美貿易協議,總統有可能提高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稅率,達到50-100%;此外,總統還有其它涉及金融市場的選項,「華爾街,你知道的,總統有各種各樣的選項」。

白邦瑞表示,外界誤解特朗普的威脅只是在虛張聲勢,這個想法是錯的,特朗普手上有很多各式各樣涉及金融市場的選項,能發動全面的貿易戰。

對白宮討論將中國公司除名或將直接讓美國資金避開某些中國公司,前美國財政部負責國際事務的副部長內森希茨(Nathan Sheets)表示,這對市場和中美雙邊關係都是「大事」。

DB財富管理首席投資辦公室負責人姜克(Sebastian Janker)表示,特朗普政府討論限制對華投資的媒體報道缺乏實施細節,很可能暗示這是白宮對即將進行的貿易談判、進行施壓的談判策略。

但他仍建議,投資者應密切關注在美上市的中國企業的股價走勢,作為衡量未來白宮新規走勢的先行指標。

彭博全球首席經濟學家歐樂鷹(Tom Orlik)警告,若美國遏制向中國的投資組合流動,將給兩國的經濟爭端帶來新的壓力,影響力將遠遠大於雙方數千億美元的關稅戰。

中共外宣洩底線 貿談進入最後階段

無獨有偶,有中共背景、對外放料的多維網在9月25日刊文說,縱然中美貿易談判已經進入「包裝階段」,已經進入尾聲,但這不代表中美談判就已經結束;中美可能在貿易之外,還會有其他衝突,其他談判。

文章指,這次中美貿易戰最重要的成果根本不在於「休戰」又或「停止徵收關稅」乃至「達成協議、和好言歡」,最重要的成果是在談判過程中相互摸底、相互適應。

關稅給中方的痛苦較輕

美國智囊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本周發表的報告指,北京相信它若同意美方的結構性改革要求,其改革經濟的成本將超過當前貿易衝突的損失;而華盛頓繼續升級貿易衝突,是認為中共遭受的貿易衝擊損失更大。

報告通過模擬中美貿易衝突升級的幾種場景發現,如果美國採用針對性的經濟手段,是可以迫使中方作出有意義的讓步。比如:當美國禁止向關鍵的中國技術公司出口產品時,中方受到的威脅最大。相比之下,關稅給中方的痛苦是較輕的。

「若要中方就根本的結構性問題達成協議,美國將不得不對中方施加巨大壓力,直至衝突的代價對中國(中共)來說無法承受。」報告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