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29日晚,澳港聯(Australia-Hong Kong Link)響應全球港人「反中共納粹」(Anti-Chinazi)號召,在墨爾本市中心州立圖書館(State Library)前發起反極權集會,各界民眾逾五百人自發集結,堅決與港人並肩對抗中共極權統治。

十一臨近,9月15日下午,香港市民在銅鑼灣高舉多國旗幟,號召全球港人連成一線,參加9.29全球「反中共納粹」抗議活動,為香港爭取自由。在9.28和9.29兩天,全球已有至少24個國家的65座城市,響應香港的「全球連線,共抗極權」行動。

2019年9月29日下午4點,澳洲墨爾本澳港聯在市中心州立圖書館(State Library)前舉行反極權集會。(Grace Yu/大紀元)
2019年9月29日下午4點,澳洲墨爾本澳港聯在市中心州立圖書館(State Library)前舉行反極權集會。(Grace Yu/大紀元)

2019年9月29日下午4點,澳洲墨爾本澳港聯在市中心州立圖書館(State Library)前舉行反極權集會。(Grace Yu/大紀元)
2019年9月29日下午4點,澳洲墨爾本澳港聯在市中心州立圖書館(State Library)前舉行反極權集會。(Grace Yu/大紀元)

2019年9月29日下午4點,澳洲墨爾本澳港聯在市中心州立圖書館(State Library)前舉行反極權集會。(Grace Yu/大紀元)
2019年9月29日下午4點,澳洲墨爾本澳港聯在市中心州立圖書館(State Library)前舉行反極權集會。(Grace Yu/大紀元)

9月29日下午四點整,集會在抗爭歌曲《願榮光歸香港》中正式開始。逾500名來自香港、西藏、越南、維吾爾族等各族裔的民主人士,向來往市民揭露中共在極權統治下、以「危害國家安全」的罪名迫害人民。現場示威者「讓香港自由」、「光復香港」的呼聲此起彼伏。

2019年9月29日,澳洲墨爾本澳港聯在市中心州立圖書館(State Library)前舉行反極權集會,主辦方發表講話。(Grace Yu/大紀元)
2019年9月29日,澳洲墨爾本澳港聯在市中心州立圖書館(State Library)前舉行反極權集會,主辦方發表講話。(Grace Yu/大紀元)

集會主辦方表示,「我們有一個共同的目標,那就是全球連線對抗集權。」「從6月9日到今日,共111天,香港不再一樣,香港人也都不再一樣,願榮光歸香港!」

「世界上所有和中共打交道的人都應該理解這一點」,「我們已經看到北京背叛了與西藏簽署的《十七條協議》;我們已經看到北京背叛了加入世貿組織時許下的諾言;我們也看到北京背叛了《中英聯合聲明》,使我們香港人的自由越來越少。」

「在過去的二十幾年裏,香港僅向一個方向發展,這個方向就是倒退。」「向中國『特色』的獨裁政權邁進。」

2019年9月29日,維州維吾爾族社區主席歐茲曼(Alim Osman)在集會中發言。(Grace Yu/大紀元)
2019年9月29日,維州維吾爾族社區主席歐茲曼(Alim Osman)在集會中發言。(Grace Yu/大紀元)

維州維吾爾族社區主席歐茲曼(Alim Osman)在集會中說,中共通過獨裁統治,竊症後多次用殘暴手段消除擁有信仰或具有突出民族特徵的群體。

1950年鎮反運動中,超過五百萬中國人死亡;1989年,在天安門廣場,解放軍和武警射殺了超過兩千名學生、市民;1999年,中共迫害死了逾3000名法輪功修煉者,百萬人被迫勞教,無數學員被活摘器官;自從2015年,超過500萬維吾爾族人被關進集中營,小孩被迫與家人分開,接受洗腦教育。

2019年9月29日,維州西藏社區主席丹增坎薩(Tenzin Khangsar)在集會中發言。(Grace Yu/大紀元)
2019年9月29日,維州西藏社區主席丹增坎薩(Tenzin Khangsar)在集會中發言。(Grace Yu/大紀元)

維州西藏社區主席丹增坎薩(Tenzin Khangsar)表示:「西藏在兩千多年的時間裏一直是一個自由的國家,直到上世紀50年代初共產黨入侵並佔領西藏。60年內,藏人沒有基本的人權,沒有言論自由。」

丹增坎薩表示,在1959年、1983年、2008年等數次抗爭中,儘管藏人和平請願表達訴求,中共還是暴力鎮壓導致成千上萬人死亡。「自2009年以來,已有153名藏人自焚抗議,因為他們知道如果走上街頭抗議同樣會遭到中共殺害。」 「我們不會放棄,直到西藏、香港重獲自由。」

2019年9月29日,墨爾本《天安門時報》社長阮傑在集會中發言。(Grace Yu/大紀元)
2019年9月29日,墨爾本《天安門時報》社長阮傑在集會中發言。(Grace Yu/大紀元)

墨爾本《天安門時報》社長阮傑在集會中說:「香港的民主抗爭不是為了他們自己,而是為了所有的中國人。」

在集會上,主辦方表示,美國參眾兩院外交委員會一致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預計最快可在十月中旬最終形成法律。

示威群眾呼籲澳洲政府和澳洲民眾,看清中共對澳洲大學的干預、了解大多數中文媒體及社交媒體都在受中共控制,抵制中共對澳洲的紅色滲透。

主辦方呼籲更多的人支持對澳洲版「馬格尼茨基」人權制裁法案的簽名聯署行動,目前簽名人數已約有一萬人。

全世界沒人像中共這樣仇恨中國人

圖為來參加集會的王先生(Edward Wang)(左)和張先生(右)。(Grace Yu/大紀元)
圖為來參加集會的王先生(Edward Wang)(左)和張先生(右)。(Grace Yu/大紀元)

集會期間,來自中國大陸的張先生對本報記者表示,他在國內從事醫藥行業,開工廠有三十年之久,「產品質量沒問題,銷路沒問題,」「共產黨今天制定一個法,說你昨天犯法了。按需搜刮民脂民膏。」「搞完一個行業又搞下一個行業。」他坦言, 「全世界沒有一個組織(像中共)這麼仇恨中國人,」「共產黨說的話我們永遠也無法理解,因為他們是魔鬼,我們是人。」

流亡澳洲的六四學生王先生(Edward Wang)對張先生所言表示認同,他說:「只有消滅共產黨,才是解救中國人和全世界人的唯一出路。」

「因為只要它在一天,全世界人都活不好,這是一定的。」 王先生說。

5點10分左右,一名親共人士遭警方驅逐。(Grace Yu/大紀元)
5點10分左右,一名親共人士遭警方驅逐。(Grace Yu/大紀元)

5點10分左右,一名親共人士遭警方驅逐。(Grace Yu/大紀元)
5點10分左右,一名親共人士遭警方驅逐。(Grace Yu/大紀元)

5點10分左右,一名親共人士對集會示威者發出侮辱性言論,隨後遭警方驅逐。

「Free Hong Kong」非「港獨」 留學生漸明真相

2019年9月29日下午4點,澳洲墨爾本澳港聯在市中心州立圖書館(State Library)前舉行反極權集會。(Grace Yu/大紀元)
2019年9月29日下午4點,澳洲墨爾本澳港聯在市中心州立圖書館(State Library)前舉行反極權集會。(Grace Yu/大紀元)

下午5點30分左右,現場群眾再次唱響歌曲《願榮光歸香港》,樂章傳頌,凝聚人心。動人的旋律和歌聲流露著示威者心中對光明的希冀,傳遞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呼聲。

集會結束後,徵簽處圍滿了支持港人的民眾,約十幾名中國留學生站在旁邊,對抗議人士提出質疑,其中一名男生說:「我到現在也不知道他們(中共)幹了甚麼事情,他們要搞『港獨』,」「一直在說Free Hong Kong。」

澳港聯義工聽後向這名男生解釋說,「Free」是「爭取自由」的意思,男生聽後沉默片刻,然後說:「因為國內的報道都是說『港獨』,」他隨後表示,「我算了解中國的媒體,中國的媒體在報道時會有遮掩,不可能全部報道出來。」有學生直言,「它(中共)就是忍不了『一國兩制』。

2019年9月29日下午4點,澳洲墨爾本澳港聯在市中心州立圖書館(State Library)前舉行反極權集會。(Grace Yu/大紀元)
2019年9月29日下午4點,澳洲墨爾本澳港聯在市中心州立圖書館(State Library)前舉行反極權集會。(Grace Yu/大紀元)

對於港人數次活動中佩戴口罩等行為,大陸留學生表示時常「看不懂」,義工告訴他:「口罩代表的是中共要遏制我們的聲音,」 「因為即使我們在國外,也沒有自由講話的權利。」

這些大陸學生對暴警到底來自香港還是大陸也十分好奇,香港義工表示,由於其穿著香港警服,自己無法給出準確答案。不過,義工提醒幾名留學生,「但是他們會說『同志』,是說普通話的。」

經過一番良性溝通,十幾名留學生略感釋然,同時不禁讚歎自由社會的信息透明與言論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