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益都縣西郊有個富貴之家某人,家裏非常富有,他娶了個妾,既溫柔又美麗。可是正室卻經常凌辱折磨她,有時甚至橫加鞭打。妾侍奉正室一直很恭敬,某人對她十分愛憐,常常暗地好言好語安慰她,妾也絲毫無怨言。

一天晚上,有數十個賊人翻牆而入,房門也幾乎被他們撞破。某人與正室嚇得失魂喪魄,戰戰搖搖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妾聽到動靜起來後,默不作聲,暗中在屋內摸索,摸到一根挑水扁擔,拔開門閂突然衝出去。賊人一陣大亂,妾揮舞著扁擔,鐵鉤呼呼似風響,一下擊倒四、五個人。其餘賊人嚇得紛紛後退,想翻牆逃命卻越急越爬不上去,跌跌撞撞,亂喊亂叫,一個個喪魂失魄,狼狽不堪。

妾把扁擔拄在地上,笑著對他們說:「你們這群東西,真不值得我下手打!竟然也還學著作賊!我不殺你們,殺了還嫌辱沒了我呢!」說完放他們逃走了。

某人大驚問她:「你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本事?」原來妾的父親過去是槍棒武師,她得到父親傳授的全部武藝,能抵擋百人。

正室聽了尤其害怕,非常後悔以前只看到她溫柔秀麗的外表,擔心她會報復,從此便好好地對待她,而妾始終也沒有絲毫失禮的地方。

鄰家婦女問妾說:「嫂子擊賊好像打豬狗那樣容易,你為甚麼還甘心忍受正室棍棒鞭打的痛苦呢?」妾說:「這是我名份定了的,還有甚麼可說的呢!」聽到她這番話的人更加佩服她的賢慧。

~《聊齋誌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