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前夕,大陸各地異見人士群體不畏暴政採取不同的方式堅持抗爭,加之香港市民反送中運動,令當局相當恐懼,對所謂「重點人員」進行大肆抓捕。

打壓範圍包括人權律師、訪民、各種信仰人士、民運人士、人權捍禦者等等,從他們當中,隨時傳出被失聯、被失蹤、被旅遊,甚至被死亡的消息。

江天勇怒斥國保上門挑釁

江天勇律師於2月28日出獄被當局送回河南信陽老家後,一直被軟禁在家,每天有二十多個國保特務、4台車24小時看守,出門被貼身跟蹤,連他年邁的父母都不放過。

9月26日上午10點半左右,信陽市公安局國保張家文到羅山縣靈山鎮,指揮手下人上門騷擾,江天勇當場指出張家文的醜行後,其中一名又高又胖的國保尤其惡劣,罵江天勇是「漢奸」、「賣國賊」,威脅要打江天勇,挑釁江天勇忍耐極限,雙方發生爭執,這時竄出來許多不明身份的人到院子外拍照、錄像。

江天勇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現在不只是對我,對很多人都是這樣。「一方面它們(中共)確實害怕如果放鬆對我的控制,會對它們不利;另一方面地方國保把這當成一個維穩項目賺維穩經費。」

江天勇認為,現在當局維穩比以前要加強得多,他們打著在一些特殊日子進行維穩的名義,實際在全年都要這樣控制,現在到處是錄像頭,對每個人的言談舉止,所有的它全部想控制。

被強迫吃藥已經是普遍化了,從新疆、異見人士到709案的受害人,這麼多被強迫吃藥的。現在又大範圍做DNA採集,控制無所不在,想把每個人完全地控制了解。

江天勇指,當局知道像他們這些律師,無論怎麼樣,都是反對這個體制,反對邪黨的控制。「(當權者)想延續中共這種極權體制,但它已經走在滅亡的路上了。」

此前9月24日,聯合國人權專家曾呼籲中共立即停止對江天勇的騷擾和監視,考慮到他逐漸惡化的健康狀況,專家們對江天勇無法獲得適當的醫療服務表示擔憂。

人權律師吳莉遭逼遷

9月26日,北京通州運河派出所,趁吳莉律師在外地辦案,故意刁難,逼迫其搬出在古月佳園內租住的房屋。房主和中介公司稱,他們受到來自警方的壓力,26日告知吳莉,27日就必須搬走,否則28日上午就要帶鎖匠開門進室,清空房間,遭到吳莉嚴辭拒絕。

警察給吳莉的說法前後不一,先說是她成都老家警察來找她了,後稱因為房子離市政府太近,她不能住在那裏,而他們給業主和中介的藉口是,房屋隔斷違規有安全隱患,而吳莉說,自己租住的是主睡房,並不是隔斷的房間。

吳莉表示,「幾十年來,中共習慣在節假敏感日肆意擾民,定期『抽風』,我們沒義務伺候和配合『官派病人』。」

不畏瘋狂打壓 仍堅持抗爭

香港持續三個多月的反送中運動,鼓舞帶動了大陸一部份早已和正在覺醒的民眾,他們堅持長期與暴政抗爭,甚至失去了寶貴的生命。

湖南衡陽維權人士王美余因舉牌讓習近平、李克強下台,一周前在衡陽市看守所突然死亡,至今死因不明,一些關注事件的維權公民及熱心人士遭到當局集體恐嚇抓捕。

其中袁小華被旅遊,歐彪峰被國保警告,呂呈被控制,許萬平被喝茶,謝陽律師和陳燕慧(網名迷迭香)被特警控制14個小時、吳莉律師被逼遷等等,還有多位公民被國保警告不要接待外地朋友、人權律師以及境外媒體的採訪。

當地一名異見人士對記者表示,湖南的抗爭群體確實很有力量,王美余用血和淚,付出生命抗議強權,令人感動也痛心,我們不希望再出現這樣的事情,但還是要繼續做下去,離中共滅亡這一天不會太遠了。

而在全國各地,每天隨時會有大批維權人士被抓捕,以下只是記者收集到的部份公開出來的信息:

湖南婁底謝強被當地派出所要求,一天發一張帶地標的照片供他們上傳北京警方;

知名的上海網絡作家凌霜(朱洪廣)在家中被捕;福建公民項錦峰失聯,情況不明;福州莊磊被鼓樓分局國保林大約談;

浙江民主黨人毛慶祥因網絡言論被行政拘留,羈押在杭州市拘留所;浙江民主黨人朱虞夫前往宜興被強制帶回家軟禁;

廣州人權捍衛者賴日福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湖南公民謝文飛外出訪友遭戶籍地警察異地維穩;

新公民運動主要參與者之一,北京維權人士李蔚遭到國保約談警告;廣西李燕軍被監控看管;

四川著名民運人士陳雲飛,出獄半年再次被成都市溫江警方刑事拘留,關押在溫江區看守所;

河南長垣公民王譯,因9月13日與郭飛雄在長垣見面,遭到警察上門騷擾,致使其女兒和已八十多歲的母親受到驚嚇;長垣的郭春平也因關注郭飛雄,被當地國保嚴密監控至今;人權律師藺其磊也因與郭飛雄見面,被國保盤問5個小時;

今年8月7日刑滿出獄的廣州著名維權人士郭飛雄,於9月中旬去河南後曾一度失聯,近日他發出聲明,其中寫道:「由於身體急需調整,我已於9月20日轉入為期數月甚至半年的靜修,如果我的生存狀況繼續受到無故碾壓,不排除我未來數年進至山林……任何時候,我還是我,我的人道和政治理想是永遠不可能改變的。」

郭飛於出獄後,當局害怕他留在大陸,讓他去美國,但郭飛雄不願意離開,想留在中國繼續推動人權事業。

中共極力打壓異見群體,封殺正義言論,更加讓世界看清其害怕殘暴、獨裁的邪惡本質被曝光,已逃亡美國的謝陽律師的妻子陳桂秋表示,在公民沒有武器保護自己的時代,只有真相傳播才能讓無法無天者們有所顧忌。

有評論指:「中共國已經成為中國歷史上最黑暗的時期!中國共產黨的的確確是魔鬼!罄竹難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