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不久前獲釋的哈薩克族人近日披露在新疆「再教育營」被強迫勞動、遭毆打及酷刑的經歷,並提及有一個「再教育營」除了地面設施,還在地下20米暗設囚室,每個囚室均有六個小鐵籠用於關押人,被囚者如同鳥獸。

今年3月,一名哈薩克族人在土耳其伊斯坦布爾接受採訪時,向外界展示他被囚於新疆「再教育營」時的遭遇。(AFP/Getty Images)
今年3月,一名哈薩克族人在土耳其伊斯坦布爾接受採訪時,向外界展示他被囚於新疆「再教育營」時的遭遇。(AFP/Getty Images)

每天僅一塊饅頭 加一杯水

據自由亞洲電台9月26日報道,上述受害者中的一人是現年31歲的葉兒哈利·葉兒滅可,原籍新疆伊犁哈薩克自治州霍城縣薩爾布拉克鎮,2012年到哈薩克斯坦後取得該國綠卡。葉兒哈利從事邊境貿易,2017年11月9日從哈薩克斯坦入境中國後,在伊犁的霍爾果斯市被公安抓捕。

葉兒哈利被指控曾在當地一清真寺做伊瑪目(領禱人)、使用了被中共禁止的Whatsapp通訊工具,並多次出入哈薩克斯坦等。

葉兒哈利說,當時他戴著手銬腳鐐、黑頭套被送入拘留所,押在老虎椅上,被迫吸煙及喝酒(穆斯林不煙酒)。審訊一星期後,公安將他送入伊寧市監獄,再度嚴刑拷打,逼其認罪,當時每天他只能吃一塊饅頭,加一杯水。再一星期後,他被轉移到霍城縣「集中營」,也就是官方對外所稱的「再教育培訓中心」(「再教育營」)。

葉兒哈利還表示,他在「再教育營」開始的六個月不被允許見任何人,此後每隔三個月可以影片見親屬一次。「每天全天上廁所小便兩分鐘,大便五分鐘,白天全天都得坐在椅子上不能動彈,晚上進入牢房。牢房面積30平方米,住18個人,雙重門被反鎖,飯從門縫送入。牢房內每天給一個鐵桶,所有人大小便就在這裏,牢房內全是影片語音監控錄像頭,然後隔三差五地被暴打。」

葉兒哈利披露,他所在的「再教育營」關押了至少五千人,有哈薩克族、維吾爾族、回族等少數民族,他們每天要參加體力勞動,建造新的「再教育營」。2017年8月,這些在押人員建了一個可容納一萬人的「再教育營」。而在霍城縣有三座關押一萬人的「再教育營」和一座羈押五千人的小「再教育營」。

籠裏不准睡覺 誰睡就挨打

另一名受害者是圖爾孫別克·哈利,他來自新疆額敏縣,2016年8月移民到哈薩克斯坦。2017年9月,圖爾孫別克在霍爾果斯口岸入境時被捕,理由與葉兒哈利的情況相似。他被羈押在額敏縣一座新建的「再教育營」地下室。

他說:「在地下20米深處,那裏有很多房間,每個約十平方米,每個房間有六個鐵籠子,每個鐵籠子關押一個人,鐵籠子很小,一平米左右,人進去很擠。」他從下午三點被關入鐵籠子至第二天凌晨兩點,然後又被帶到審訊間,綁在鐵製椅子上。

圖爾孫別克披露,公安每隔數小時就把他關入小鐵籠子,在籠子裏不准他睡覺,只能坐著。看守員拿著鐵棍,看誰睡著就打醒。他腰部、胸部、耳朵都被打,耳朵被打致內出血。

人權機構阿塔珠兒特志願者組織表示,新疆有一部份人從「再教育營」出來後,目前在哈薩克斯坦阿拉木圖的醫院接受治療。「有很多人沒有生育能力,肝臟、腎臟、心臟等都出現嚴重問題,有些人顱內出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