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時鐘回撥50年,當時的香港是甚麼樣子?英國藝術設計師Redge Solley 1969年初來港工作,對香港的一切都充滿好奇,在廣告公司工作的他對攝影頗感興趣,足跡遍佈港九新界,在他的鏡頭下記錄了那時人們的生活片段,自此開始,Redge也與香港結下了不解之緣。他有一個中文名字——蘇理治,並娶香港女子為妻,有許多的香港朋友,甚至生活飲食習慣也和香港人無異。


Redge Solley所拍攝的1969年的相片,收錄在《Life in Hong Kong in 1969》中。(陳仲明/大紀元)
Redge Solley所拍攝的1969年的相片,收錄在《Life in Hong Kong in 1969》中。(陳仲明/大紀元)


今年6月的新書簽名會上,Redge指著自己的影集《Life in Hong Kong in 1969》中的舊相,興奮地向讀者們介紹每一張相片背後的故事。(陳仲明/大紀元)
今年6月的新書簽名會上,Redge指著自己的影集《Life in Hong Kong in 1969》中的舊相,興奮地向讀者們介紹每一張相片背後的故事。(陳仲明/大紀元)

今年6月的新書簽名會上,Redge指著自己的影集《Life in Hong Kong in 1969》中的舊相,興奮地向讀者們介紹每一張相片背後的故事。時過境遷,50年歲月的沖刷下,香港的變化天翻地覆,Redge希望透過他的鏡頭,讓人們看到50年前的香港景象,也與眾人分享他與香港的故事。簽名會當日是Redge的生日,好友為他送上生日蛋糕,但他並不願意向外人透露他的年齡,他開玩笑地說:「我永遠十八歲!」


簽名會當日是Redge的生日,好友為他送上生日蛋糕。(陳仲明/大紀元)
簽名會當日是Redge的生日,好友為他送上生日蛋糕。(陳仲明/大紀元)

緣繫香港

在英國倫敦某廣告和公關服務公司擔任藝術總監七年後, Redge一日偶然看到《泰晤士報》(The Times)上一則招聘廣告,「招聘在香港工作的藝術總監」映入眼簾。他並沒有想太多,就應徵了該職位,面試非常順利,他獲得了來港的機會。1969年9月,年輕氣盛的Redge拖著簡單的行李來到中環。來港前的他對香港沒有特別的認識與期待,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為甚麼要辭去自己穩定的工作,來到一個陌生的城市。Redge相信妻子的話:「這是命運的安排,不需要覺得不可思議。」

然而1969年對Redge而言只是認識香港的開端,他當時在香港只工作了短短半年,1970年便離開香港到澳洲工作。他真正成為「香港人」是從1975年開始,身為藝術設計師的他加入政府新聞處,從事公益宣傳海報設計,直到1997年退休。在香港,他與他生命中的另一半相遇,妻子是香港人,幫助他更加了解香港的方方面面,多年來他已經習慣了在港的衣食住行,也令他逐漸愛上了這個城市。

在香港,最吸引Redge的便是中式茶樓,他也對中式點心情有獨鍾。他回憶,70年代時,許多香港人會在中午時段到茶樓吃飯。Redge認為當時的茶樓很特別的一項「服務」,便是需要自己寫單點菜,譬如陸羽茶室,服務員只會為客人遞上一支筆和一張點餐紙。對於一個不會寫中文字的西方人來說,是一項相當高的挑戰,不過喜愛吃點心的Redge,還是要硬著頭皮學著寫「蝦餃」、「燒賣」、「春卷」等等點心的名字。


陸羽茶室。(陳仲明/大紀元)
陸羽茶室。(陳仲明/大紀元)


陸羽茶室。(陳仲明/大紀元)
陸羽茶室。(陳仲明/大紀元)

遍足全港 鏡頭下的香港片段

藉著設計師工作的便利條件,Redge來港工作時曾有一部配35mm鏡頭的Pentax(賓得)相機,工作之餘,他便背著相機遊走港九新界,用他的鏡頭記錄下當時的香港。


從山頂(The Peak)俯瞰,可以見到70年代的填海工程。(受訪者提供)
從山頂(The Peak)俯瞰,可以見到70年代的填海工程。(受訪者提供)

從山頂(The Peak)俯瞰,可以見到70年代的填海工程。Redge見證著香港滄海桑田的變化。Redge翻看著他鏡頭下消逝的風景,心中也別有一番滋味。


荷李活道上古董市場的中國的藝術品。(受訪者提供)
荷李活道上古董市場的中國的藝術品。(受訪者提供)

Redge說:「我最喜歡荷李活道,因為我喜歡收藏中國的藝術品,那裏是中國文化的中心點,我也很喜歡荷李活道上的文武廟。」Redge在中環附近工作,工作閒暇時他便喜歡遊走荷李活道上的古董市場,端詳著一件件精美的藝術品,中國藝術之美令他讚嘆,他也用相機捕捉了當時的場景。


1969年的沙田畫舫。(受訪者提供)
1969年的沙田畫舫。(受訪者提供)

50年前,香港的交通並沒有如今方便,要從港島前往沙田,就要搭乘天星小輪過海,再從碼頭搭巴士前往。Redge對沙田畫舫印象深刻,那是一艘鐵躉船,停泊在沙田海近沙田墟一帶,是當時知名的海鮮酒樓。那時候的沙田還沒有填海,Redge鏡頭下的沙田畫舫環境恬靜優雅,令人神往。


Redge也曾記錄下長洲的風景,那時候的住家艇遍佈長洲碼頭。(受訪者提供)
Redge也曾記錄下長洲的風景,那時候的住家艇遍佈長洲碼頭。(受訪者提供)

Redge也曾記錄下長洲的風景,那時候的住家艇遍佈長洲碼頭,他對於漁民的生活也充滿了好奇,究竟漁民在船上如何生活?Redge用他的菲林留下了當時長洲的風景。


在Redge的相片中,也有一部份電車舊照。(受訪者提供)
在Redge的相片中,也有一部份電車舊照。(受訪者提供)

在Redge的相片中,也有一部份電車舊照,他認為香港電車獨具特色。他與收藏家協會主席張順光交情甚深,早在2004年時他曾經參照張順光的藏品,設計了一套「香港電車百周年紀念」郵票,記錄了香港百年電車的歷史變遷。今年Redge的新書由張順光寫序,書籍出版後,張順光也十分熱心幫助推廣,並主持他的攝影作品拍賣會。


Redge攝影作品拍賣會,由張順光(左)主持。(曾蓮/大紀元)
Redge攝影作品拍賣會,由張順光(左)主持。(曾蓮/大紀元)


Redge攝影作品拍賣會合照。(曾蓮/大紀元)
Redge攝影作品拍賣會合照。(曾蓮/大紀元)

*********

時隔50載,Redge的相片在EastPro Gallery負責人Josephine的幫助下整理、修復並出版,舉辦攝影展、拍賣會、簽售會等一系列活動,希望能讓更多人認識老香港的面貌。Redge拍攝的相片正在PMQ 元創方Goods of Desire展出,展期至12月。Redge還有一批為1969年的老相片,正在積極整理中,預計今年年底可以與讀者見面。◇


Redge Solley在新書簽售會上簽名。(陳仲明/大紀元)
Redge Solley在新書簽售會上簽名。(陳仲明/大紀元)


Redge Solley與好友、讀者合照。(陳仲明/大紀元)
Redge Solley與好友、讀者合照。(陳仲明/大紀元)


今年3月,Redge Solley的相片曾在EastPro Gallery 展出。(曾蓮/大紀元)
今年3月,Redge Solley的相片曾在EastPro Gallery 展出。(曾蓮/大紀元)


今年3月,Redge Solley的相片曾在EastPro Gallery 展出。(曾蓮/大紀元)
今年3月,Redge Solley的相片曾在EastPro Gallery 展出。(曾蓮/大紀元)


Redge拍攝香港1969年的相片正在PMQ元創方Goods of Desire展出。(陳仲明/大紀元)
Redge拍攝香港1969年的相片正在PMQ元創方Goods of Desire展出。(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