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違法運送伊朗原油被美國制裁,中共國企中國遠洋海運集團有限公司(China Cosco Shipping Corp. Ltd,簡稱「中遠海運」)的子公司「中遠海能」周四宣佈停牌,料旗下44艘超大型油輪業務受影響,中東至亞洲的石油運費一夜間大漲兩成。

周四(9月26日),中遠海運能源運輸股份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Energy Transportation Co.,簡稱「中遠海能」)通報香港交易所,暫停公司股票交易,等待公司的消息公告。

中遠海能是遭制裁的大連中遠海運油品運輸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Tanker (Dalian) Co.)的母公司。美國周三(25日)以違法運送伊朗原油為由,將中共國有航運巨頭中國遠洋海運集團有限公司旗下的兩家石油運輸子公司——除大連中遠海運油運之外,還有大連中遠海運油運船員船舶管理有限公司,列入制裁名單。

這是美國政府自去年11月重新制裁伊朗以來採取的「最大規模制裁行動之一」,有6家違法運送伊朗原油的中國公司被列入黑名單。

外界預計,因美國對中遠海能施加制裁,可能影響中遠近期以及中期的數十艘油輪業務,目前已出現現有客戶取消訂單。中遠海能公司營運120艘油輪,其中包括44艘超大型油輪。

《華爾街日報》引述一名資深新加坡經紀商的消息稱,中遠海運有兩船的貨物已被取消,雖然這次取消的是較小油輪,但影響很可能擴大至中遠海運的超大型油輪,中遠海運或稍後發現自身處於一場始料未及的風暴中心。

根據路孚特數據,中遠約佔據全球超大型油輪7.5%的市場。而伊朗的原油進口是中遠海能的重要運輸線之一。

貿易行業組織Bimco的首席航運業分析師桑德(Peter Sand)告訴《華日》,美國禁令將使中共國有航運巨頭失去用超大型油輪從美國向遠東地區運送原油的業務,也許這不是他們最大的貿易,但禁令會讓其它石油貿易商和進口商因擔心美國的懲罰行動而不與中遠海運做生意。

目前,還有兩名中國石油行業的高管透露,中國煉油巨頭中石化(中國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貿易公司中國國際石化聯合公司(UNIPEC,簡稱「聯合石化」)已將至少三船石油的運輸業務、從中遠海運轉給其它航運商。

業內消息人士稱,部份石油買家暫停僱用中遠的油輪,且正與法務團隊諮詢,以更深入了解制裁措施的影響。

「市場擔心制裁措施的影響,因此一些煉油廠在採取防範措施。我們將得觀察制裁措施的實施範圍有多廣泛。」台塑石化發言人林克彥告訴《路透社》。該公司是亞洲的一個主要石油買家。

一名北亞的船舶經理人表示,「沙特遭到無人機襲擊,對我們所有人都是個壞消息,現在市場還要應對美國對中遠的制裁。」

「對船東是個好消息,對他們來說是個賺錢的好時機」,該名船舶經理人表示,「但承租人遇到麻煩。」

有知情人士透露,中遠海能正設法控制包括石油運輸訂單取消在內的損失。中遠海能的投資者關係經理張政亦表示,公司正在儘快就形勢和影響進行內部評估,目前沒有最新消息可提供。

《路透社》周五報道說,根據世界油輪運價指數(Worldscale),從中東運往亞洲的超大型油輪(VLCC)費率一夜之間飆漲近19%,來到75~76點。

周五國際運費暴漲,成為9月中旬沙特的石油設施遭到無人機襲擊以來的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