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古代,王朝成立到了某一階段,便會出現了土地兼併,貧富懸殊越來越嚴重,但是,政府無法解決這情況,皆因與它共治的是貴族、士大夫這些權貴,政府不可能得罪這些權貴,去討好百姓,宋朝的文彥博已經講清楚了這問題:究竟是士大夫治國,還是老百姓治國?

因此,王朝到了某一階段,就會滅亡,因為這是無法解決的矛盾。在崇禎皇帝時,王朝高官和民間權貴還有大把錢,但王室和老百姓都已一窮二白,因此,流寇只有起而造反,推翻王朝了。

這些年來,中國政府也是遇到相同的狀況,但由於中國的思維有別於古今中外的其它地方,所以,它反其道而行之,重新採用了沒用幾十年的一招:鬥地主。

這幾年來,無數貪官、無數《福布斯》富豪被下獄,被逃亡、被充公財產,正是基於這個思維。

在以前的王朝,國家沒錢了,就窮徵濫稅,向農民著手。這好比當年國民黨要兵要糧,是同村長商量,村長交人交錢;共產黨的做法,則是把村長殺掉了,自己去分配人手和財產,不算人道問題,單從管理學上來看,這少掉了中盤商的一層,理論上,交易成本是減低了。

那為甚麼中國的情況這麼差呢?當然,它有國內的問題,例如,人口正在老化,貪腐太嚴重,貪官把錢都帶走到外國了,未帶走的,也在設法逃離中國,經濟正值轉型期,更重要的,是美國大打貿易戰,打得中國透不過氣來。

然而,有一點是人們忽略了的,就是在全世界,除了美國之外,所有的國家經濟都不好,所有地方的貧富懸殊都是越來越嚴重,而很多地方都有政治不穩定的問題,並不是中國獨有的現象。

那麼,中國應該如何走出現時的困境呢?這問題,好比先前有人問我,現在香港的困局應該如何解決呢?

我的答案是,問題並不一定會解決,也有可能是變得更差,我實在想不出,有甚麼妙計,可以解決中國的問題。當年美國解決金融海嘯的方法,是量化寬鬆,其實量化寬鬆並不能解決問題,但卻可以延遲死亡,延下延下,一直延下去,拖到經濟復甦,那就甚麼問題也可以自然解決了。

這好比當年蔣介石對抗日本,也根本沒有甚麼妙法,只不過是拖,拖到國際大勢改變,美國加入,問題就可以自己解決了。

因此,中國解決問題的唯一方法,就是拖,可能拖到有轉機,如果一直沒有轉機,不排除會拖到爆破為止。但這已是最好的方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