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提到豆腐,所有的人都會想到那一塊塊細嫩雪白的小方磚,或是一大塊白雪似的海綿平鋪在溼淋淋的木板上,靜靜地淌著水。

在許多菜市場的菜攤角落裏,總會找到它們的身影,有特別綿軟的水嫩豆腐,也有水份較少的老豆腐,因此,在我的童年記憶裏,媽媽親手做的蔥燒豆腐和混著肉末豆瓣醬的麻婆豆腐,總是我懷念的滋味。

雖然母親從沒特別傳授我燒豆腐的手藝,但結婚成家後,我還是憑著自己的膽識做起了這兩道記憶中的家常小菜。

豆香十足,清甜可口的豆腐,滿載我的童年回憶。
豆香十足,清甜可口的豆腐,滿載我的童年回憶。

曾經心碎的豆腐

然而,等我把油燒熱,一一放入切好的豆腐塊後,短短半分鐘時間,天大的難題就出現了,軟嫩的豆腐塊竟然緊緊黏住鍋底,拿起鍋鏟用力一鏟,不但翻不了面還破成碎片,最後便成了一鍋不成形的豆腐碎屑,端上桌來只能是一盤心碎的紅燒豆腐。

麻婆豆腐就更慘烈,切成小塊的綿軟豆腐,一入油鍋就再也無法翻身,鍋鏟稍微一觸碰,就全部破裂得面目皆非,再加肉末、豆瓣醬拌炒就成了一鍋豆腐殘渣,連豆腐的模樣都看不出來。痛定思痛之餘,我採用了「零失敗」的計謀,買了不沾鍋和老豆腐,這樣煎出來的紅燒豆腐,可有模有樣了,可是裏外都硬實的豆腐,卻吃不出外酥內嫩的口感;麻婆豆腐雖然保住了豆腐丁的討喜外表,可是老去的豆腐配上肉末、豆瓣醬吃起來沒有經典的滑潤順口。

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只好回到娘家,請母親原汁原味烹煮這兩道懷念豆腐,然而卻發現面貌依然美麗的豆腐,內在卻已走了風味。不是母親的手藝落後,而是失去了豆腐應該有的黃豆香味,甚至出現怪異的焦苦味。在母女倆一陣嘆息過後,豆腐,從此在我們家族的菜單中漸漸消失。

滿滿的豆香填滿我的每日菜單,重現豆腐所有的往日風華。
滿滿的豆香填滿我的每日菜單,重現豆腐所有的往日風華。

找回豆腐美味的滋味

直到發現有非基因改造黃豆製作的豆腐,一再吸引著我,實在是想念豆腐!我嘗試去買裝在塑膠盒裏的白嫩豆腐,再慢慢地把豆腐記憶打開,在沒有不沾鍋的法寶下,努力重現懷念的兩款豆腐料理。

終於,在失去豆腐美味的漫長歲月後,紅燒豆腐和麻婆豆腐又再次回到我的家庭餐桌,不再青春的手藝已能煎出完整的豆腐丁、豆腐塊,知道油下鍋後別急著放豆腐,不妨先煎個蛋或炸點小魚乾,等油鍋把油吸飽後,再放嬌嫩的豆腐下鍋煎,青蔥、醬油爆香後,吸滿醬汁香氣的豆腐塊果然美味重現,甚至小豆腐丁也能完好保存在肉末豆瓣之間,把一盤麻婆豆腐醬燒得美味可口。

(圖片來源:鄧玫玲、fotolia)
(圖片來源:鄧玫玲、fotolia)

多少年後啊!追逐豆腐純淨美味的少婦老去後,童年的豆腐滋味才又重現,豆香十足、清甜可口、綿軟滑順,所有記憶中的好味道都找回來了,歡喜到不能自已的我,又去買豆漿、豆包、豆乾、油豆腐,讓滿滿的豆香填滿我的每日菜單,重現豆腐所有的往日風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