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千人計劃」在美國的代表最近被美方逮捕並起訴,這不但意味著中共在海外的人才滲透,開始受到民主國家的直接狙擊;而且「千人計劃」更多內幕的曝光,亦再度揭開了海外華人知識精英遭中共矇騙和迫害的血淚史。

9月16日,美國司法部逮捕了中國國際人才交流協會駐紐約辦事處(CAIEP-NY)首席代表柳忠三(Zhongsan Liu),並對他控以「合謀詐騙簽證」的罪名。

柳忠三是中共國家外國專家局(簡稱外專局)直屬機關原黨委副書記,該局是中共政府主管「國家智力引進」的行政機構,負責中共特殊基金資助的重點外國專家聘請計劃審批。2018年,中共國務院將科學技術部、外專局整合,同年柳忠三調任現職,主要負責中共在美的「千人計劃」。

「千人計劃」風聲鶴唳 海外華人無需緊張

柳忠三被捕的罪名其實與美國的華人專家學者們並無關聯。柳忠三的被捕,是因為其代表中共在美國從事的簽證相關的行為涉疑犯罪,這也是美國首次逮捕專職搜羅外國人才的中共官員。

美國司法部已在聲明中闡明:「我們歡迎包括來自中國的外國學生和研究人員,但我們不歡迎簽證欺詐行為,尤其是代表某個政權(進行欺詐)。」

也就是說,海外的華人學者和科技英才無需介懷;需要擔心的,是中共以及一些可能被中共「千人計劃」誘惑或利用的專家們。

名義上,「千人計劃」是2008年起中共多部門聯合發起的招攬人才計劃,目標是海外華裔尖端人才,包括著名大學、科研機構的專家學者,目的是利用這些人來推進中共的國家戰略發展目標。

實質上,「千人計劃」是中共藉著「國家」的名義,打著吸引人才的幌子,有組織有步驟地盜竊或侵佔、有利於維持中共專制的知識產權。

美國高級情報官員告訴霍士新聞網,千人計劃「不會滿懷善意地招募最優秀、最聰明的人才,他們期待的是回報」, 「千人計劃」 實際上所圖的,是被招募者提供「本不允許提供的知識產權|」。

全美中國學生學者自治聯合會現任理事陳闖創告訴大紀元,正常的學術交流是符合美國法律的;只是中共對於招募的「千人計劃」學者,往往有在中國大陸的工作時間和成績等要求,這些要求多半不可能符合美國法規或美國僱主的規定,所以中共一般會引誘華裔學者去鑽美國法律的空子,不向美方如實申報在中共「千人計劃」中的工作。如此一來,被招募的海外華人學者們,就可能被中共千人計劃拖下水,觸犯了所在國的法律,或侵害了現任僱主的合法利益。

「千人計劃」現實教訓:受中共誘騙的嚴重後果

2019年7月29日,生物科學家周宇(Yu Zhou,音譯)和陳莉(Li Chen,音譯)夫婦被美國聯邦調查局逮捕,周宇夫婦曾經在美國最大的兒科研究中心之一全國兒童醫院從事研究工作,並在尖端醫學治療方面取得過突破性進展。9月16日,美國司法部公佈,周宇夫婦被指控竊取了與研究有關的商業機密,周宇夫婦與中共外專局等千人計劃的參與機構密切合作。

近年來,因欺詐或經濟間諜或盜竊商業機密而被美國逮捕或調查的「千人計劃」學者,還包括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生物系統工程系華裔教授張以恆、通用電氣公司首席工程師鄭小清等多人。

除了「千人計劃」外,中共還有許多其它的招募計劃(多冠名為某某學者計劃),而且,已經有多名美國華裔科學家因此鋃鐺入獄。

美國聯邦調查局長雷伊(Christopher Wray)2019年7月23日於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作證,指出FBI正在調查的一千多起知識產權盜竊案件中,「幾乎都指向中國(中共)」。(Win McNamee/Getty Images)
美國聯邦調查局長雷伊(Christopher Wray)2019年7月23日於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作證,指出FBI正在調查的一千多起知識產權盜竊案件中,「幾乎都指向中國(中共)」。(Win McNamee/Getty Images)

2019年8月,堪薩斯大學華裔副教授陶豐(Feng Tao)因涉嫌欺詐被美方拘捕。陶豐被控在承擔多個美國能源部項目和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項目的背景下,隱瞞了他擔任中共教育部特聘「長江學者」教授的情況。

陶豐也不是被美國抓捕的首名中共「長江學者」。2015年5月21日,美國天普大學物理系主任、「長江學者」郗小星在美國賓夕凡尼亞州被捕,他被控非法向中共輸送敏感軍事技術。2015年5月16日,在美國獲得博士學位的天津大學教授張浩,從中國飛到美國洛杉磯入關時被警方逮捕,張浩被控長期在美國從事經濟間諜活動,在兩家美國公司竊取可用於軍事的射頻濾波技術。

美國耶史華大學訪問學者、原中國法學博士張傑說,研究人員應該有最基本的道德,要遵守法律,不能竊取商業機密、不能侵害所在單位的利益。張傑說,他相信加入中共「千人計劃」的許多學者,本人都不存在這種(間諜)問題;不過「千人計劃」中的確有一些人被誘騙或利用、充當了中共的間諜,這個確實需要引起民主國家的警惕。

張傑提醒海外華人,「愛國不是要愛黨」,「一定要遵循道德原則,遵守法律」。他認為,華人專家如果為了中共去竊取技術,那一定是被中共欺騙和利用了;如果是為了自己的商業利益去偷竊僱主的知識產權,那就是商業犯罪,違反了最基本的道德。

「千人計劃」前車之鑑:悔不當初的海歸科學家

大陸作家楊顯惠《夾邊溝紀事》記載,在1959-1960年的大饑荒中,超過1,500名「右派」在夾邊溝餓死,其中包括聽了中共水利部長傅作義的話回來報效祖國的其堂弟、留學美博士傅作恭。圖為夾邊溝的右派。(網絡圖片)
大陸作家楊顯惠《夾邊溝紀事》記載,在1959-1960年的大饑荒中,超過1,500名「右派」在夾邊溝餓死,其中包括聽了中共水利部長傅作義的話回來報效祖國的其堂弟、留學美博士傅作恭。圖為夾邊溝的右派。(網絡圖片)

70年前,中共曾推行過一個類似今天「千人計劃」的、吸引海外華裔精英的歸國計劃,當時有數千在民主國家已經功成名就的華人精英,帶著報效祖國的理想和熱情,毅然回國。然而,對於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而言,這一生最痛悔的,莫過於被中共以愛國情懷、誘騙回國。

1949年底,中共成立了「辦理留學生回國事務委員會」,吸引、招募海外華裔人才回國。直到1957年反右運動開始前,根據中共數據(《關於從資本主義國家回國留學生工作分配情況的報告》),「從1949年8月到1955年11月,從西方國家歸來的高級知識份子多達1,536人,其中從美國回國的就有1,041人。」

受中共宣傳欺騙而回國的,這一千多名科學家等高級知識份子,最後落得何種命運?除了直接研發「兩彈一星」的數十名科學家沒有受到所謂政治運動衝擊外,其他人幾乎無一倖免,很多人屍骨無存,家破人亡,甚至連累妻兒遭難。

根據不完全統計,文革期間,1950年代從美國歸來的著名科學家中有8人自殺(不包括被中共打死、餓死等虐殺);中國科學院僅在北京地區170位高級研究人員,有131位被打倒或審查,全院迫害至死科技人員達229位。

1950年代從美國留學歸國後,在文革中不堪迫害而自殺的八位科學家分別是:清華大學的周華章、周壽憲,北京大學的董鐵寶,中科院力學所的林鴻蓀、程世祜,南開大學的陳天池,大連化物所的蕭光琰,蘭州化物所的陳紹澧。

這8位科學家都是在各自專業領域內獲得卓越成就的世界級科學家,可悲的是,他們在回國前,幾乎都是被共產黨的宣傳所蒙蔽、對中共充滿幻想的左派人士。

然而,當他們抱著報效祖國的理想回到中共治下的中國時,現實讓他們認清了中共的本質。但代價,不僅僅是他們的學術生涯,還包括了他們自己,甚至妻兒老小的寶貴生命。

例如,師從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詹姆斯·弗蘭克(James Franck)的美國芝加哥大學化學博士蕭光琰,不堪凌辱和迫害,於1968年12月10日晚含恨自殺;三天後,飽受摧殘的蕭光琰的妻子甄素輝和年僅15歲的女兒蕭洛蓮,一起服藥自殺。

被中共誘騙回國的美國華裔科學家們,許多人的結局非常悽慘。例如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博士董堅毅、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水利工程學博士傅作恭、留美博士沈大文於50年代歸國,最後死在甘肅夾邊溝農場。

其中董堅毅死狀最慘,其妻顧曉穎(也為留美生)來探視時,尋找到其遺體,發現董堅毅周身皮肉已被割食一空,僅剩頭顱掛在骨架之上。1954年,中共將位於甘肅省酒泉市三十里外夾邊溝農場改為勞教農場,將3,100名所謂「右派分子(主要是知識份子)」關押在這裏進行「勞動改造」,進行身體和精神上的雙重摺磨。1954-1959五年期間,3,100名知識份子死得只剩下300多人。

1957年「反右」運動後,幾乎再也沒有在西方國家留學的人回國。不是他們不愛國,而是先行者的遭遇讓他們看清了中共的本質——中共蔑視中國人的生命、踐踏人類尊嚴,完全用謊言和暴力來製造恐怖、維持專制。

錯信了中共的「老海歸們」,在經歷了中共的暴風驟雨後,才明白:中共根本就不代表中國,也並不真的尊重人才;中共所圖的只是維持專制。

「千人計劃」=「騙人計劃」

美國在指控柳忠三的起訴書中指出,進入「千人計劃」的海外專家通常會簽署合同,詳細說明在中國開展的具體研究或業務。該合同通常類似,甚至直接複製這個人為海外僱主執行的工作,從而利用他們竊取其海外僱主的關鍵技術。

圖為2017年9月,中共國家「千人計劃」專家論壇在四川成都舉行。(大紀元資料室)
圖為2017年9月,中共國家「千人計劃」專家論壇在四川成都舉行。(大紀元資料室)

換言之,中共「千人計劃」就是試圖引誘海外華人學者,將他們所掌握或能接觸到的技術轉移給中共,無論這麼做是否會觸犯所在國法律、帶給當事人多麼嚴重的後果。僅此一點就能表明,中共本性未變,今天的「千人計劃」跟70年前矇騙愛國科學家們的伎倆一樣,都是騙人的計劃。

而那些已經遇難,或者正在遭難的華人英才們的遭遇,無不表明,中共不管是以愛國情懷相蒙蔽,還是以盛名厚利相誘惑,目的都是吸引海外華人知識精英為其政權效力,而不是為國家服務,更不會造福於民眾。

因為,中共招募的人才或竊取的技術,要麼是用於發展維護中共專制的軍事技術或尖端科技,要麼是用於謀取私利的商業機密。這種不擇手段的謀取技術(盜竊知識產權),不但無益於民生,更會阻礙中國的科技發展;因為偷竊,偷不來科技大國,只會阻斷科技創新。

更危險的是,中共從來只是把人才當作工具一樣來利用,而罔顧被誘騙的華人科技精英們的死活。

值得一提的是,那些海歸的科學家們起初也都可能曾經被中共的厚待和「榮譽」所蒙騙而為,但在暴虐專制下,他們的事業、人權、生命和尊嚴隨時都會被中共肆意踐踏。

從70年前海歸科學家們的悲慘遭遇,到現今華裔科學家觸犯美國法律入獄,都是在警示海內外的華人,中共宣傳的「愛國」是在混淆黨國,中共拋出的名利其實是裹著蜜糖的砒霜,中共的「千人計劃」可能要人命。#

(轉自《真相中國》周刊 2019.九月號/第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