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0日以來,中共官方對高科技為首的民營企業動作不斷,從入戶清查到派駐官員,民企從政治和經濟上都被管死。專家分析認為,中共有組織地向非公有制企業派出政委和經濟間諜,走的是公私合營的老路,下一步就是全面國營化。

近日,一份《致海澱區非公有制企業和社會組織的一封信》在網絡曝光。這是一份由中共北京市海澱區委組織部、海澱區委社會工作委員會、海澱區委農村工作委員會、海澱園工作委員會、海澱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和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海澱區稅務局六部門聯合下發的紅頭文件。但該文件在微博上很快被刪除。

文件稱,自2019年9月至10月期間,海澱區委委託北京捷碼市場調查有限公司對全區非公有制企業和社會組織黨建工作情況進行實地入戶調查。

北京海澱區非公有制企業和社會組織被實地入戶調查。(推特圖片)
北京海澱區非公有制企業和社會組織被實地入戶調查。(推特圖片)

對於調查的內容,去年中共江西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省委非公有制經濟組織與社會組織工委書記周訓國曾透露,非公企業全面調查摸底工作要做到「六個清」:經營運行情況清、職工隊伍情況清、黨員隊伍情況清、出資人(負責人)情況清、建立黨組織情況清、未建立黨組織原因清。

網友表示,「這是殺地主、分田地的招數,在城市就逼資本家跳樓。」「這是怕民企逃稅嗎?國企已經癱瘓,股市也不行了,民眾6個口袋已掏空,沒有韭菜割了?」

9月20日,中共杭州市委、市政府以實施「新製造業計劃」為名,向阿里巴巴、浙江吉利控股集團等100家重點企業派駐100名機關幹部作為「政府事務代表」。派駐代表由市委組織部、市經信局(經濟和信息化局)統一管理,派駐時間為一年。

這百家重點企業名單隨後被部份曝光,除阿里巴巴外,還包括螞蟻金服集團、網易公司、海康威視、浙江大華等一大批高科技企業。

中國問題專家韓連潮律師發推文指出,在民企中建立黨組織,近來又將經濟財會人員派往民企,政經兩方面管死民企。中共還在通過黨建入戶排查工作來強化對民企的政治控制,該是中國民企抱團自救的時候了。

「中共各級政府派員進駐民企監督財務現金管理,參與者包括由政府發工資的全職國家會計。很顯然,中共財務又現危機,要進行新一輪搜刮民脂民膏民財的運動。」

中共向企業派出政委和經濟間諜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終身教授謝田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此舉其實是向企業派出黨的政委和經濟間諜。就是摸清企業的資產、盈利等情況,就像中共以前在「打土豪、分田地」的時候,派出探子去看看地主富人家有多少資產。跟以前強盜去摸底,看人家有沒有錢、地產是一樣的。

8月初,「央企+互聯網」成為國企混改(混合所有制改革)模式之一。謝田指出,中共依靠江澤民、曾慶紅、王震等權貴家族基本控制了中國經濟,把最賺錢、最有壟斷性、最有價值的行業全都佔領了,但是對互聯網高科技他們不懂。所以當年他們實際上是允許了一些高科技企業家發展,包括BAT(百度/Baidu,阿里巴巴/Alibaba,騰訊/Tencent),給了它們生長的空間。

謝田分析認為,有多個因素促使中共加快對這些互聯網企業開刀。

首先,中共用政治高壓手段保護了他們,讓外國的競爭者進不來,讓他們在中國一家獨大。中共會認為這是它賞賜給你的東西,不全是你自己的能耐。現在經濟這麼差,又打貿易戰,中共沒錢了,所以找私人企業開刀。

其次,像阿里巴巴這樣的公司,在風險投資的時候日本的軟銀(Soft bank)和美國的雅虎都擁有很大的股份,中共對此也是很害怕的。馬雲收集的不光是市場信息,銷售供應鏈上的信息,還包括消費者信息,甚至金融信息,如果這些外國的股東掌控了這幾大數據的關鍵數字的話,中共肯定是如鯁在喉。

最後,馬雲在搞支付寶的時候(還有騰訊類似的第三方支付財付通),實際上已經觸及到了中共那些壟斷家庭的壟斷行業,支付寶網上銀行實際上直接就是跟中共搶錢。國有銀行利率低,支付寶稍稍提幾個百分點,就可以吸儲蓄、搶儲。這是跟中共集團直接衝突起來了,所以馬雲也要下台了。

此外,還有一種說法,就是殺肥鴨子,兔死狗烹,沒有利用價值了。這些互聯網企業現在實際上也走到了瓶頸,都出現大規模裁員。

中共加速吞併民企

2014年以來,中共國資委啟動國企和民企混改。2015年6月6日,中共提出設立黨組織開始染指私營企業。當時就有評論稱,「黨建全覆蓋」是民營企業滅頂之災。

外界關注,中共正在加速吞併民企。9月,繼馬雲「(被)交班」和馬化騰從「騰訊徵信」走人後,柳傳志亦已卸任聯想法定代表人。此外,網上消息指,杭州、河南、廣東及貴州等地均已派出官員進駐當地企業。

謝田認為,「這絕對是清查。是由中共組織部信得過的人,進到企業裏面把你的資產老底、股份股權、盈利狀況查得一清二楚。下一步肯定會搞國企和私企聯合經營,再一步這些私人的民營企業就像當年『公私合營』那樣,敲鑼打鼓地把企業獻給國家,全部國有化了。」

謝田說,「公私合營當年是讓政府來經營這些私人的企業,現在政府人員進駐阿里巴巴等重點企業還是當時那個套路。同時它還有另外一個套路,國企歡迎私人資本注入,在它錢不夠的時候,吸收私人資本進來回籠貨幣,但它不會讓出主導權、控制權。」

「中共從來沒有放心把財富讓私人來控制,它擔心一旦有另外的人抓住財權、政治上跟它不一致的話,對中共是個威脅。它實際上一直是牢牢控制著財權。」他說。

經濟惡化 中共準備全面倒退

數據顯示,中國經濟8月份是1997年以來最糟糕的;9月份是1962年以來最糟糕的。中國經濟正在急速回落到歷史上的兩個最低點,即亞洲金融危機和大饑荒時代。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周三表示,中國經濟正在經歷57年來「最糟糕的一年」,「他們的供應鏈支離破碎地很糟,公司正在撤離。」中共無論是大幅貶值人民幣、還是投入更多的貨幣,都無法讓中國的經濟下滑踩剎車。

謝田指出,中國經濟已經在惡化了,中共把企業抓在它手裏,這樣它可以控制起來,回到集權統治、計劃經濟的統治。中共現在已經完全在準備全面倒退,經濟上倒退,回到那種閉關鎖國的狀態。所以現在經濟體制上要回到跟它這種戰略相符合的形式。

民企在中共的政商環境下,被認為再度面臨宰殺命運。謝田說,「像阿里巴巴馬雲這種在中共的合作和保護之下賺錢的人,他是沒甚麼選擇的。真正自己獨立發展起來的人,那你就趕緊跑吧,能跑就跑出來。現在基本上越來越困難,很難再逃出來。」

謝田預測,下一步還會有驚人的消息出來,像杭州這種模式中共肯定會推廣到全中國。中國很多高科技企業都在杭州,北京也有,還有上海、深圳,在深圳可能反彈會大一點,因為廣東人對這種模式反感更強烈。

「中共政權肯定會一直這樣做下去,下一步摸清楚企業情況之後,就開始全面國營化了。半年之後可能就要開始,如果共產黨還能活到那個時候。」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