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臨江仙.送錢穆父》

一別都門三改火,

天涯踏盡紅塵。

依然一笑作春溫。

無波真古井,

有節是秋筠。

惆悵孤帆連夜發,

送行淡月微雲。

尊前不用翠眉顰。

人生如逆旅,

我亦是行人。

蘇軾(公元一零三七~一一零一年)字子瞻,號東坡居士。博學多才,詩、詞、文章、書法以及繪畫,無一不精,是文學藝術史上的通才,為「唐宋八大家」之一。其詞開創了宋詞中豪放、清曠的詞派,對後世的文學有巨大影響。

這是作者為好友送別時所寫的一首感情真摯、充滿人生哲理的詞。詞中重在抒情,頗有動人心弦的力量。

都門:國都的城門,轉義為京城的代名詞。

改火:古時鑽木取火,四季所用木材不同,故稱「改火」,後來就用「改火」指一年的時間。

紅塵:修煉人對人世、人間的比喻性稱呼。

筠(勻):竹子的青皮,引申為竹子的別稱。

孤帆:即孤舟。

尊:同「樽」,即酒杯。

翠眉:古代女子用翠黛畫眉,故稱翠眉,這裏也代指送行宴席上的歌妓。

顰:皺眉,表現出憂愁、悲哀。

逆旅:客舍,旅館。

筠:竹子的青皮,引申為竹子的別稱。圖為元‧張彥輔《棘竹幽禽圖軸》(公有領域)
筠:竹子的青皮,引申為竹子的別稱。圖為元‧張彥輔《棘竹幽禽圖軸》(公有領域)

自從我們在京城分別一晃又三年,

遠涉天涯你奔走輾轉在人間。

相逢一笑時依然像春天般的溫暖。

你心如古井水不起波瀾,

高風亮節像秋天的竹竿。

我心惆悵因你要連夜分別揚孤帆,

送行之時雲色微茫月兒淡淡。

離宴中相伴的歌妓用不著為離愁別恨而哀傷。

人生在世就好像住旅館,

我也包括在旅行者裏邊。

此詞作於公元一零九一年春,當時蘇軾任杭州知州。錢穆父是作者的好友,他們一起在京城裏做京官時,性情投契,建立了深厚的友誼。後來錢穆父出知越州,蘇軾曾賦詩為其送行。三年後,錢穆父又要遠赴瀛州,路經杭州時與蘇軾短暫相聚。再次離別之時,蘇軾寫了此詞為錢穆父送行。

既然人人都是匆匆來往於人間的過客,那又何必去計較仕途升沉、東西南北呢?圖為明‧項聖謨《山水冊.桃花釣船》(公有領域)
既然人人都是匆匆來往於人間的過客,那又何必去計較仕途升沉、東西南北呢?圖為明‧項聖謨《山水冊.桃花釣船》(公有領域)

「無波真古井,有節是秋筠」是蘇軾讚揚錢穆父的話,因為錢穆父信奉道家黃老修煉之術和無為而治的思想。說他已經修到了心如古井、不起波瀾的程度,而且像秋天的竹竿一樣有氣節操守。「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以形象語言表達了人生如寄、人人都只不過是天地間的過客這一深刻的人生哲理,以此為朋友解憂,希望他以曠達的胸懷來對待自己仕途上的坎坷遭遇:既然人人都是匆匆來往於人間的過客,那又何必去計較仕途升沉、東西南北呢?

其實,這首詞之所以真情動人,除了作者對朋友的感情真摯外,還因為作者自己的遭遇和朋友非常相近。詞中勸勉朋友、為其解憂的話,實際上也是自勸自解,因而兩心相通,就更具感人的力量。

~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