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17日,丹麥首都哥本哈根市政會議中心召開了一場主題為「緊急行動,中共活摘器官關係到所有人」的研討會。研討會正值2019年歐洲器官移植學會大會(ESOT)在哥本哈根召開之際,更加引發了外界對這個話題的關注。

這次研討會由「我們未來之家」(Our Future House)、「國際人權協會」(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Human Rights)聯合主辦,「終止中國器官移植掠奪國際聯盟」(ETAC)、「中國器官摘取研究中心」(COHRC)協辦。

研討會結束時,會議主辦方、協辦方與維吾爾世界大會(Uighur world congress)發表了題為「呼籲採取行動,制止中國(中共)為移植器官非法謀殺良心犯」的聯合聲明。該聲明將送交歐盟高官和歐洲國家首腦。

多方論證 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證據確鑿

研討會首先播放了8分鐘「獨立人民法庭」影片,今年6月17日,英國倫敦舉行的「獨立人民法庭」做出判決:中共大規模活摘良心犯器官已存在多年,並仍在繼續,法輪功學員是器官供應的最主要來源,中共政權犯了反人類罪。

流亡英國的維吾爾前外科醫生安華・托蒂(Enver Tohti)是強制摘取死囚犯器官的親歷者,他介紹道,就像對待法輪功學員、藏人和地下教會一樣,中共當局現在已開始把集中營裏約100萬維吾爾族囚犯,作為「器官供體」。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主席汪志遠先生說,截至2018年12月,追查國際發表了420個有關「中共活摘器官」的錄音證據,包括直接指證前中共黨魁江澤民親自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明確承認使用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和活摘現場目擊者的舉證錄音。

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談到他跟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的調查時說,「我們的結論是,2000年至2005年期間中國進行的器官移植中,主要的供體來源是法輪功學員。直至今天,仍有大批法輪功修煉者被強迫摘取器官。」

德國美因茨大學醫學中心的醫學教授李會革博士從專業角度和具體實例,說明中國的器官移植完全符合「按需活摘器官(on demanding organ harvesting)」的三個特徵,即「預先計劃」、「超短等待時間」和「從活著的人體上摘取器官」。

醫學教授:大規模活摘器官是中國醫學界公開秘密

李會革教授談到,大規模活摘器官是中國醫學界的公開秘密。他在今年ESOT大會上發表了《中共器官獲取中對腦死亡的濫用》的演講,揭露了現在發生在中國的血淋淋的罪惡——中國醫生以腦死亡為名,而實際上在進行活體摘取器官。

他說,在中國醫生的論文中,那些所謂供體的情況,既不符合腦死亡也不符合心臟死亡的標準。也就是說這些醫生是從活人身上摘取器官,是器官摘取造成了供體死亡。

他說:「我看到一些中國大陸醫生的論文說,這個供體是腦死亡,但是細讀他的文章,實際根本不可能是腦死亡。這些中國醫生只是利用腦死亡,來掩蓋他們的犯罪。實際文章描寫的是一個犯罪過程。」

根據2019年COHRC最新調查報告,中國每年移植器官的數量之大,牽涉的參與人員之廣,令人怵目驚心。2007年中共衛生部通過器官移植審批的醫院就有164家,而申請器官移植許可的醫院高達一千多家。

報告說,按照最低標準計算,這167家醫院的器官移植能力為每年7萬例,更何況在中國還有大量未通過審批、卻仍然在做器官移植手術的醫院。但中共官方稱中國每年的器官移植數字是一萬到一萬五千例。

吳曼揚:活摘器官在中國大規模發生並仍在繼續

「國際人權協會」執行董事吳曼揚說,中共對內欺騙,對外擴張,「實際上中國大眾對活摘器官的了解,遠遠少於在座的各位」。

吳曼揚提醒西方各國,中共具有稱霸世界的野心,它給西方社會的承諾是空頭支票, 他說丹麥政府很可能從中共那裏得到過許多承諾,「我敢說這些承諾一文不值!」

吳曼揚說,外界誤以為中國經濟增強,就可以改善人權狀況,但事實上,中國的人權狀況卻更加惡劣。他回顧中共1949年竊取政權以來的歷史,就是「不斷編造謊言、又不斷反悔」的歷史。

他說,中共用謊言與欺騙矇住了中國人民和西方民主政府,和善良的西方民眾,所以大規模的活摘器官罪行能夠在中國發生,並繼續至今。

專家給丹麥政府提多項建議 避免捲入犯罪

加拿大知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說:「我們必須從丹麥的角度考慮,如何讓丹麥避免捲入正在中國發生的、中共所做的那些(犯罪的)事。」他認為,為了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歐洲國家應該把「移植旅遊報備」立法,強制執行。

麥塔斯還建議,丹麥作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47個成員國之一,「應該利用其成員國的身份,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議程上提出有關中國人權的議題。」

為了避免丹麥人無意中成為中共活摘器官的同謀,麥塔斯建議丹麥簽署《歐洲理事會反對人體器官販運公約》(Council of Europe Convention to combat trafficking in human organs)。目前歐洲理事會的47個國家中有25個國家已經簽署公約。麥塔斯說,簽署這一公約「將要求丹麥頒佈法律,懲罰域外共謀和濫用器官移植,包括對器官旅遊進行強制性報備。」

在談到丹麥的立法機構或政府可以做些甚麼時,大衛・喬高說:「比利時、意大利、以色列、挪威、西班牙、台灣和其它國家現在已經立法,禁止其國民進行移植旅遊。特別是挪威在前不久也簽署了《反對人體器官販運公約》。丹麥為甚麼不能?」

獨立調查員、諾貝爾和平獎提名人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說,西方社會由於跟中共具有經濟利益關係,所以對中共活摘器官保持沉默,這是不可接受的。

「這就是政治家需要起作用的地方了,如果西方的政治家們願意去做的話,杜絕中共的活摘器官產業鏈並非難事。這就是我們今天在這裏開會討論的意義所在。」

李會革教授說,丹麥的醫生應該意識到發生在中國的犯罪,並重新考慮他們與中共政府的合作。或者對這些做移植的中國大陸醫生、臨床工作者或臨床工作研究人員提出條件,至少迫使他們承諾只使用自願捐贈的器官。

丹麥政治家:需要讓更多丹麥人知道真相

丹麥前國會議員、瓦倫斯拜克(Vallensbaek)市議員肯尼斯・克里斯坦森・拜特(Kenneth Kristensen Berth)是丹麥政界中最早關注中共活摘器官,並為停止中共活摘而大聲疾呼的一位政治家。

在他任丹麥議員期間,拜特曾與其他議員一起,在丹麥議會裏發起過兩次專題討論中共活摘器官的答辯會。他仔細地閱讀了好幾本活摘器官調查員的書,把書中的證據轉述給丹麥全體議員。

他說:「丹麥(政府)近二十年來,在處理與中國(中共)的關係問題上方向錯了!」他對丹麥政府在中共人權問題上的綏靖政策表示遺憾:「一個有著悠久歷史的國家,在其它國家發生人權暴行時,總是能夠清晰關注、大聲疾呼。但當人權暴行發生在中國時,卻如此沉默。」

「在中國發生了這麼可怕的大規模活摘器官的罪行,可是很多、很多丹麥民眾仍然還不知道。我們需要讓更多的丹麥民眾知道這個事,從而迫使丹麥的政治家站出來,譴責中共的罪行。」

最後拜特說:「我們需要持續反覆不斷地討論這個問題。」「我會不斷地為此(制止中共活摘器官)而工作。我知道在丹麥議會裏我的同僚一定會為此而工作。我希望,(丹麥議會的其它黨派)能夠在此問題上成為我們正義的盟友,不再對此犯罪不聽不聞、視而不見。」

大會的聯合聲明 將被提交給歐洲首腦

研討會結束時,會議主辦方、協辦方與維吾爾世界大會(Uighur world congress)發表了題為:「呼籲採取行動,制止中國(中共)為移植器官非法謀殺良心犯」的聯合聲明。

聯合聲明中說,中共從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的行徑受到美國眾議院、歐洲議會以及世界各國政府和非政府組織的譴責。現在,一些國家已經把接受非法器官、到中國旅遊做移植手術定為犯罪。

中共自稱自2015年以來已停止從死刑犯身上獲取器官,但最新證據表明,公民自願捐獻的器官數量和實際做移植手術所需器官數量存在極大缺口,這表明殺害良心犯獲取器官的行為至今仍在繼續。

聲明引述倫敦獨立人民法庭2019年6月17日的終審判決說,法輪功學員極可能是器官的主要來源。聲明說,中共政權企圖根除以「真、善、忍」為準則修行的法輪功學員,發起了大規模摘取良心犯器官的運動,已經持續二十年了,國際社會必須認清這種種族滅絕的性質、嚴重性和所造成的影響。

聯合聲明最後呼籲「歐洲各國政府和其它國家發聲,譴責中國(中共)對法輪功、維吾爾人和其他宗教團體人士的迫害,施行具有實際意義的政策,來終結這場現代最可怕的人權災難,防止機構和個人成為這一危害人類罪行的同謀。」

該聲明將送交新一屆歐盟委員會主席烏爾蘇拉・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丹麥首相梅特・弗雷德里克森(Mette Frederiksen)、丹麥政府各內閣大臣、丹麥議員、丹麥歐洲議員,以及其他歐洲國家首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