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十一大閱兵將至,中共各種維穩怪招疊出,除了人禁行,鳥禁飛,醫院關門等等,還要求使用公廁必須實名登記,而且要寫名大小便各類,及入廁時間,若時間長,還要寫200字以上的說明。外界嘲諷,這種奇葩規定還不把入廁者逼的大小便失禁?這是要逼著人家穿尿不濕。

中共建政70周年大閱兵來臨之際,除了中國各地進入臨戰狀態,北京更是草木皆兵,民眾十一期間在北京搭火車要通過三個安檢站進行安檢,大巴車路過北京,車上的乘客都要下車排隊逐個檢查身份。

在北京上公共廁所還得出示身份證,登記身份證號碼、姓名、性別、手機號、如廁種類、預計時間,之後才能如廁,如果沒在預計時間出來,還得寫不少於200字的說明,解釋為何在廁所內待這麼長時間,實行痕跡管控。

除此之外,目前北京積水潭醫院、協和醫院等許多大醫院都接到命令,病人只出不進,非緊急大型手術一律停止。

位於天安門廣場附近的北京飯店等酒店也接到通知,9月30日至10月1日,入住該酒店的客人在此期間不得出入。面向長安街的住戶和商廈租客,也接獲通知,在閱兵期間面向廣場的窗戶不得打開,並被貼上封條及禁止出入。

還有居民樓要求住戶在「慶典」期間全部下樓,由警察集體看管,直到「慶典」結束才能回家,到達一定高度的樓層,須在窗戶上黏貼反光貼,防止居民「偷窺慶典現場」。

北京一些酒吧等公共場所已經被禁止營業,外來勞工亦被遣回本地,外地人來京探親訪友也被限制,街頭若發現外地口音人士會遭到維穩人員盤查。

網上傳播的一幅進京安檢的橫幅標語則寫著:「確保進入北京的人乾淨」。

有網民上傳一段影片說,北京站戒嚴了,導致很多乘客未能上車,因為閱兵綵排,北京站許多人進不來,列車開了,臥鋪車廂空空如也,但許多人買了票卻都上不了車。

網友大罵中共,把老百姓當賊防,執政黨與老百姓明顯是站在對立面。

駐京記者:全城陷極度躁動

紐約時報記者赫海威(Javier C.Hernandez)講述了自己被驅離北京的經歷說,北京公安局老警察王某日前登門告訴他,要他離開北京,因為有武警要入駐4天。

赫海威說,作為一名駐京美國記者,他已經習慣了繁瑣的簽證規定、機場的麻煩及在農村隨意被扣留,但從未遇到過被警察霸佔自家居所的情況。

赫海威居住的街區距離天安門廣場和故宮不遠,自9月初以來,當局封鎖附近道路,網速也變得極為緩慢,赫海威每次進入公寓大樓都必須接受搜身檢查。

除此之外,警方還實施了宵禁,要求居民下午5時前回家,晚間8時前關上窗戶並拉好窗簾。警察在附近的屋頂上搭起帳篷,用雙筒望遠鏡觀察周圍。北京已在很多地區禁止放風箏、無人機、氣球和圈養鴿子。

同時,炸彈嗅探犬在購物中心巡邏,警察和軍官在街角站崗,X光安檢儀和金屬探測器守護著沿閱兵路線的住宅、商店和酒店的入口。

赫海威說,即使按照威權政府的標準衡量,這次管制舉措也很嚴格,但許多中國人對此漠不關心,甚至感到自豪。有大學生說,中國現在躋身世界前列,並會越來越強大,超過美國;有外賣小哥則認為「中國需要更好地保護自己」。

赫海威說,閱兵式前夕,北京陷入一種極度躁動的狀態,希望向美國及其它國家展示中共的力量,但這場比往常範圍更廣的安保鎮壓行動,或許反映出在香港的動亂持續發酵之際,中共內部對社會穩定受到威脅的擔憂。#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