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澳洲自由黨華裔女議員廖嬋娥(Gladys Liu)被傳與中共統戰部有聯繫。廖是首個在澳洲聯邦眾議院獲得席位的華人。一位澳洲學者和政策專家表示,從澳洲傳出的醜聞顯示:中共及其對種族的沙文主義態度給世界民主國家的華裔政治家們帶來威脅。

約翰・李(John Lee)是一名澳洲學者和政策專家。他致力於印太地區國際經濟和安全事務的研究。周二(9月24日),他通過CNN刊文指出:如果來自西方民主國家的華人屈服於中共的種族「武器」,從而盲目對其效忠,以廖嬋娥為例,她恐怕將是澳洲最後一名成功躋身政壇的華裔。下面是約翰・李這篇文章的編譯報道內容:

2019年5月,來自維多利亞州奇瑟姆(Chisholm)選區的廖嬋娥(Gladys Liu)成為第一個當選為澳洲國會下議院議員的澳籍華人女性。在一個擁有2,500萬人口,其中大約有120萬華人的國度裏,這是一個重要里程碑。在廖嬋娥勝選後,前來慶賀種族多樣性取得進步的政客之多已引起爭議。

在過去的一個月中,有消息顯示,廖嬋娥以前曾與澳洲一些組織有聯繫,據稱與中共統戰部(United Front Work Department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有聯繫。作為她的自由黨有效資金來源,那些捐助人與北京之間的聯繫也引起質疑。而北京,被指是廖嬋娥的金主。

廖堅決否認與中國政府(中共)有任何聯繫。說她將始終把「澳洲利益放在首位」,並說她將向那些未經她允許、將她列入成員名單的當地組織核實清楚。

澳洲在這一方面走在世界最前沿:呼籲和通過立法反對中國(中共)特工秘密影響和干涉外國活動。擁有豐富資源和龐大官僚運作的統戰部被中共視為「法寶」之一,其目標之一是在外國吸收華裔個人和組織,或者是政府的異議者。

前工黨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於2017年12月被迫辭職。與其不同的是,廖嬋娥未被發現有反對政府政策的證據,也沒有被發現與外國實體勾結——打擊澳洲當局,以換取據稱與統戰部有關捐助人慷慨解囊的證據。

不管最終廖嬋娥的結局如何,種族與忠誠之間的聯繫令多元化的民主社會極為不安,並已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華裔澳洲公民是否不夠支持澳洲的利益和價值觀?是否也應該問問在美國、加拿大、英國和紐西蘭等國家的眾多華裔?

人們應該期望越來越多的華裔公民將尋求在各自國家中就職。圍繞廖嬋娥的爭議可能會阻礙他們這麼做——因為這將損害我們的整體利益,而且如何確保這種情況不會發生?

中共利用「種族」作為顛覆手段

儘管令人尷尬,但種族和族裔已無可避免地成為一個情理之中的政治和國家安全問題。而且我們必須坦率而坦承面對這一問題的起因。

它之所以發生,主要是因為共產黨將種族政治化甚至武器化,以作為其外交政策和顛覆手段。

中共已把這(種族)政策化:要求被其稱為「中華兒女」的僑民要對其黨忠誠和奉獻。統戰部是被其選中的工具。這意味著一個人的身份和忠誠不是由國籍、而是由人種和種族來定義的。

在澳洲,大多數中文媒體歸與北京至少有部份聯繫的實體所有。問題已經被這個現實所復加,即澳籍華人使用的社交媒體平台(如微信和微博)已經受到干預和審核。一些澳洲的華人社區是被專門成立來對華僑施加影響——要麼通過金錢誘惑來對其進行滲透,要麼對其進行恐嚇。結果是,許多這類組織現在都在南中國海和台灣等敏感問題上跟著共產黨鸚鵡學舌。

否定中共統戰是華人的當務之急

像所有自由民主國家一樣,每個種族的澳洲人都應該享有擁有和表達其合法觀點的自由,而不必擔心受到指責或有甚麼後果。關鍵不是要告訴中國僑民他們應該怎麼想,而是要保護他們免受外國政府告訴他們必須怎麼想。

在西方的中國社區組織的成員和廣大民眾都需要確保這些組織不是北京的陣線實體,或者是已經被滲透、支持共產黨的行動綱領。如果缺乏這種保證,那麼所有成員都將無法避免地、不公正地受到統戰部的污染。那只會導致多元文化社會的破裂。

如果要使華僑在澳洲和其它國家受到尊重和重視,尤其如果要鼓勵更多的華裔公民競選政治職務,就必須認真考慮對付北京統戰部的行動。這是分歧的根源。應該通過禁止此類活動的立法;媒體所有權必須透明。必須給予政客、社區領袖和個人以空間和支持,對影響華僑,或者強迫其保持沉默或對其進行恐嚇的外部企圖予以揭穿。

重要的是,「種族」與忠誠和觀點之間的這種感知聯繫必須被打破。以澳洲為例,如果不這樣做,就意味著廖嬋娥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步入澳洲聯邦政壇的澳籍華人。而這還將影響到其它民主國家的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