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秦皇島的前進村位於大湯河向西大約二百米,地理位置優越。早在2002年被當地政府賣給了北京四通房地產公司,在此建成高端的小區和別墅出售。然而,被拆遷的前進村則是另一番景象。

知情人王先生日前告訴《大紀元》,秦皇島經濟技術開發區2002年對前進村整體拆遷。村裏的土地一共兩千畝,當初除了土地上的附著物和青苗補償費,答應一畝地給前進村4萬元,但到現在快二十來年過去了,這錢也沒給。當時對外出售土地是四十萬一畝。

當時,開發區有關部門令建築公司冬季施工,致使許多回遷房的單元牆體出現大面積裂縫。2003年,14棟新樓完工,在還沒有被質檢部門驗收的情況下,強行讓村民遷入新樓。

據透露,不合格樓房從改造到後期維修就花掉了兩千萬。「窗戶原來設計很窄小,都是用無齒鋸往下鋸掉十幾厘米。窗戶又後做的。改造工程也很大。」

此外,這還是一個涉及大量使用假批文的非法拆遷。

真假批文之謎

《民主與法制時報》曾報道過前進村假批文一事。報道稱,河北省秦皇島經濟技術開發區前進村4名村民,因拒絕搬進牆體裂縫、供水管道崩裂、地暖管道滲水的回遷房,向上級反映情況被抓了起來。而當地官方的說法是,「有人在用假公章詐騙」。

所謂「假公章」,是指當地印刷廠的彩色打印機打印出來的宅基地批文。王先生還保存著一張假批文的黑色複印版本,是當時村民提供的。

前進村整體拆遷使用的假批文複印件。(受訪者提供)
前進村整體拆遷使用的假批文複印件。(受訪者提供)

據介紹,當年開發區公安局查抄了一家印刷廠,繳獲了大批假批文。印刷廠廠長王景瑞也被抓,但是賣批文的村幹部都沒有抓,買假批文的也沒有抓。抓的都是普通百姓。

如,村幹部田開銀不但是用假批文,還出售給村民,地方政府根本就不抓。田開銀拆遷時是村治保主任。

「公安和地方政府都把假批文的事壓下不提了,只抓了幾名當村民代表的。」王先生說,「這個冤案打了十幾年官司都打不贏,涉及到地方塌方式腐敗。村民都怕了,不敢找不合格房子的事了,連開發區佔地的錢也不敢要了。」

2004年,央視「今日說法」節目組一行到前進村採訪過,後由於開發區領導去北京疏通關係,節目沒有播出。當時專案組組長於建軍說,「你們找中央電視台,我們找的中宣部」。

「當年報道前進村的兩名法制報記者就因為報道真實情況被開除了。律師幫村民找來的河北省石家莊的審計人員也被打壓,給律師扣個罪名叫鼓動村民上訪。」王先生說。

他表示,前進村1995年以後老的村委會公章就已經上交銷毀了,2002年拆遷已經不可能再有那種老公章的批文。假的批文都是印刷出來的,真的應該是公章加印泥加蓋到表格上去的。

最近三年,這些假批文都給辦理了房產證。秦皇島開發區工委管委都默認這些假批文合法。

陸媒造假被戳穿

《民主與法制時報》報道稱,前進村自60年代就組建起蔬菜專業隊,在秦皇島地區小有名氣。種植蔬菜的效益很好,村民們的日子過得紅紅火火。但自從1993年,前進村被劃入經濟技術開發區管理後,耕地陸續被佔用,村民陷於失地的困境。

《民主與法制時報》曾報道河北省秦皇島前進村假批文一案。(受訪者提供)
《民主與法制時報》曾報道河北省秦皇島前進村假批文一案。(受訪者提供)

然而,去年11月,鳳凰網河北綜合採訪秦皇島開發區前進新村村民殷秀蘭和安豔玲,卻宣稱「到2002年,前進村村民的生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王先生告訴記者,安豔玲的身份是前進村現在的村支委,殷秀蘭是現在村書記王學勇的三嬸兒。「安豔玲就是一個見風使舵的人,甚麼生產隊有幾輛大車,她就是個外來的媳婦,生產隊時期她還沒嫁到前進村呢。」

「村裏現在年輕人都出去打工。女的55歲以上,男的夠60歲給辦理一個失地農民退休(村民夠45歲開始就交養老保險)。每個月剛開始能拿到七八百元,年齡大的能拿到1500元。就這樣生活。」他說。

鳳凰網報道還稱,秦皇島開發區會給失地農民扶持資金,從事區外種植養殖、商業服務和個體經營。獎勵標準2000元。

對此,王先生說,「沒有的事,去哪養殖啊?連地都沒有,還能搞養殖?區外種植就沒有這回事,都是編出來的。」

王先生說,原本承諾村民搬入新房一個月後辦理房屋產權手續,實際上,第一批拖到2017年才辦理。第三批是在今年夏天。地方政府幹的荒唐事很多,就因為他們手裏有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