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動汽車創業公司「拜騰」(Byton)創始人及前首席執行官畢福康(Carsten Breitfeld) 透露,他之所以在今年早些時候離開公司,是因為中國第一汽車集團(一汽)對其投資後,中共政府對拜騰進行了非常嚴重的干預。

據美國科技媒體Verge 網報道,畢福康最近成為陷入困境的電動汽車創業公司「法拉第未來」(Faraday Future,創始人為賈躍亭)的新任首席執行官。9 月19日在「法拉第未來」的洛杉磯總部舉行的媒體活動上他作出了上述表示。

他指出,儘管與中國一汽集團的交易增強了拜騰的知名度,並增加了與一些供應商的接觸,但這些好處也伴隨著來自中共的監督和干預。

2017 年,在寶馬公司負責油電混合動力車項目多年後,畢福康與他人共同創立了拜騰公司。總部設在中國,並在慕尼黑和矽谷設有辦事處。該公司在2018 年消費電子展上展示了一款電動SUV 概念車,並宣佈了一項雄心勃勃的計劃:將在2019 年底之前投入生產。

為實現這一目標,拜騰與中國一汽合作,一汽對拜騰進行了大規模投資,獲得了拜騰約15% 的股份,此後還向拜騰提供了數億美元貸款,這些貸款都是以拜騰在中國的工廠和其它資產作抵押。

但畢福康當時沒有充份認識到從一汽這樣的中共國有大廠獲得投資的後果——中國一汽直接撤銷了他的職權。

畢福康說,如果中共政府在某種程度上影響或控制你的公司,那麼事情的發展就會發生變化,「他們把拜騰( 推到了一個)與我所計劃的方向不一致的地方。」

他說:「給我的感覺是,他們將把公司推向另一個方向。在中國,整個拜騰公司將被關閉,他們只會保留工廠和平台。」他指的是拜騰在南京的製造工廠,以及為拜騰汽車提供動力的電子技術部門。

畢福康透露說,一汽批准了拜騰的所有費用,許多初創公司的工程技術團隊已離職。「現在經營公司的全都是公關和營銷人員」,「技術人員都離開了。順便說一句,將來你可能會在離我不遠的另一個地方看到他們。」

但畢福康說:「我並不希望他們失敗。」畢福康仍持有該公司股權,且仍在與拜騰和一汽就股權問題作「不太友好」的討論。

拜騰發言人在一封電郵中表示,一汽確是個主要投資者,儘管其股份比畢福康所宣稱的要少,且其在董事會只佔一個席位。

他補充道:「此外,我們在拜騰位於聖克拉拉(Santa Clara)的研發中心,還擁有近500 名員工,其中絕大多數是工程師。南京研發中心和生產設施還增加了數百名工程師。」

一汽沒有立即回應置評請求。畢福康的聯合創始人科切特(Daniel Kirchert)已接任拜騰首席執行官一職。科切特對Verge 網說,畢福康的離開出人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