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前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鍾庭耀牽頭成立的「香港民意研究所」民意調查顯示,受訪者對香港特區政府的滿意率只有18%,不滿意率卻高達70%,淨不滿意率高達52%;信任比率僅有29%,不信任比率高達60%,淨不信任比率高達31%。特首林鄭月娥的民望最新評分為25.4分,支持率是19%,反對率為75%,最新支持率淨值為負55個百分點,也仍然是歷屆民望最低的特首。港府3名司長及13名局長的民望全線下跌至新低。

香港政府不僅已失去港人的信任,在國際上也聲譽盡失。

據英國《衛報》報道,港府特首林鄭月娥聯繫了八家全球公關公司,試圖在罵聲中「重塑」形象,遭到八家業者無一例外的拒絕,理由是「有損商譽」、「時機不對」。港府指望用簡單公關的方式恢復形象的期望宣告落空。

港人不相信政府,要求完全公開「8·31」事件真相

香港「8·31」事件,被視為7月21日元朗白衣人襲擊事件的警察版,警方被批評是無差別攻擊市民,亦有人形容香港警察是恐怖份子。警方否認「進站打人」,稱只是使用適當武力制服示威者。

包括前問責官員、商界、學界、社福界、宗教界及現任公職人士等27人,去信行政長官、保安局局長及警務處處長,懇請政府制止警暴,完整交代8·31太子站襲擊真相,並回應主流民意,設獨立調查委員會。

9月10日,警務處、消防處、醫管局及港鐵公司代表召開聯合記者會,公開部份當晚太子站的閉路電視截圖,但拒絕公開相關影片片段,被質疑為選擇性公開。

香港資深銀行家、時事評論員吳明德表示,你如果說這些攝影機被人破壞了,你把真相全部公佈出來,我們有民間專家小組,民間專家小組就會分析整個圖表立體、在哪個部位破壞掉,哪個時間被破壞的,比如從A的攝影位到C的攝影位,中間可以看到被破壞掉A的地方,我們就可以將整個事件的時序列出來。把看到的、聽到的合起來,這才能得到一個正確的答案。

現在告訴市民說資料三年內會保存。但是整個政府誠信已經破產,三年,一千多個日子,這麼長時間,香港人當然不放心把東西交給失去了公信力的香港當局保管。

港府誠信破產催生《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為甚麼在這個時候提出來?吳明德指出,九七年以前的香港有法治、民主、人權,根據聯合國備案的《中英聯合聲明》,九七年以後的50年制度保持不變,還一樣。但是現在有一些人在搗亂,不讓這個城市有自由,不讓這個城市繼續實施九七年以前的法治制度了,這樣美國才提出要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發現誰在搗亂就罰誰。 

比如拿銅鑼灣書局事件做例子,誰無故把人抓進去的,以後就不允許這些抓人的人到美國。這是美國的法律,不讓這些人進入美國,很合理。嚴重一點的,不但不能進入美國,你也不能投資到美國,如果投資了,對不起,你存進來的錢,我們就凍結了你的。

如果美國出台了這個法案後,在美國會成立一個獨立的部門,在接下來的二十八年裏,每年都會監督香港,審視在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等方面香港有沒有退步。如果問題嚴重,那麼香港就變成像上海、天津、北京、廣州這樣的大陸大陸城市一樣,就沒有了關稅特殊地位。如果只是一點點問題,那就只取消10%的優惠待遇,但不會全部取消,不會讓公司不能享受這個關稅特殊地位。

舉個例子:我們家對門的鄰居,那個家長有神經緊張病的,時時拿一條棍子來打自己的小孩子,但是八、九歲的孩子,他沒有能力反抗,孩子唯有打999找那些警察來調停。警察肯定會說:「你不要欺負這個小孩子。他有哪些地方做錯了?」嚴重的,警察就會把他們父子分開了,把孩子送到社會機構代管一段時間。這是找一些正義的巨人,來這個家庭處理他們的家暴問題。

這就是說,是香港政府失去了港人的信任,失去了國際的信任,因此催生了美國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