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運動持續了3個多月,隨著當局鎮壓的升級,展現出的「7.21元朗警黑合作」,「8.31太子站警察無差別襲擊」等邪惡手段超出了香港民眾的想像,一次次刷新香港人對中共的認知,在這個過程中,市民清晰地看到中共政法委逐漸從陰暗之處跳到枱面上,直接操控香港警察,正實施著一場沒有戒嚴的戒嚴,恐懼無處不在。其手段完全是鎮壓法輪功的20年中,積累的邪惡手段翻版,在大陸新疆實施的維穩模式也是同樣手法。

在中共操控下,港府、港警在「反送中」運動中,與黑社會勾結等一連串合作表演,其公信力已全失,目前港府的行政營運只不過是借助慣性的延命。

「打死算自殺」離奇自殺案

中共對「反送中」鎮壓暴力化後,香港離奇自殺案急速上升,警方驗屍後均表示「沒有可疑」。然而從人們的交流中,社交媒體平台的反饋,香港民眾大部分都偏向把離奇自殺與「8.31太子站事件」等「警察打死人」相關聯,認為是「毀屍滅跡」的「被自殺」。

中共鎮壓法輪功時,中共黨魁江澤民對軍警,政法委系統下達命令,「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搞垮」,有了「肉體上消滅」的最高指示,警察、公安打死人後,以心臟病,跳樓等名目把人從這個世上抹掉。這種手法被應用到所有中共要打壓的對象。不得不說這種手法在鎮壓「反送中」運動中看到了類似的離奇自殺個案。

據《明報》的消息,19日下午3時48分,一名青年由藍田平田邨平真樓高處墮下,陷入昏迷。救護員接報到場,檢查後證實事主已明顯死亡,毋須送院。警方7時許的更新消息顯示,死者姓羅,25歲,未有發現遺書,相信事件沒有可疑,死因有待驗屍確定。

對此,有民眾上傳現場圖片表示,屍體無血,已發黑,現場無濺血,質疑警方的墜樓死說法。

20日有民眾在社交平台上傳相關圖片稱當天發生多件自殺個案。

20日7時23分,黃大仙飛鵝山道1號對開山坡,有晨運人士發現一名身穿黑色衫褲的中年漢,在一棵樹上以尼龍繩吊頸,立即報警求助,救援人員到場將男子解下,惟當場證實男子已經死亡。

早上8時02分,在屯門田景邨田樂樓,一名男子,由高處墮下,倒卧簷篷,男事主當場死亡,警方稱,現場未發現遺書,稱事件沒有可疑。

8時17分,一名姓何的34歲男子報案,指其姓劉的56歲母親倒臥沙田廣林苑興林閣平台,懷疑她從高處墮下。警方接報到場,證實女子死亡,經初步調查,相信她從上址一單位墮下,事件無可疑。死因有待驗屍後確定。

9月20日8時20分,在淺水灣沙灘發現男子屍體。確認住利東村。有警員陪同死者家人認屍,已確認為家中幼子。

民眾疑點指,15 分鐘內已找到所謂死者親人認屍。

坊間一般都相信有發生過黑警虐殺市民的事。(葉依帆/大紀元)
坊間一般都相信有發生過黑警虐殺市民的事。(葉依帆/大紀元)

民眾質疑「毀屍滅跡」

針對這些密集的離奇自殺案,民眾留言多數認為與近期的「8.31太子站事件」等警察的暴力鎮壓事件相關聯,幾乎都認同是警察近期暴力鎮壓過程中,打死人後「毀屍滅跡」的「被自殺」。

20日,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在記者會上稱,近期流傳自殺個案與「8.31太子站」事件相關純屬造謠,是完全無事實基礎下,無根據的指控。

另有民間學者日前公佈了對6月12日到9月10日的109個自殺個案,提出諸多質疑。

首先,每月都有自殺個案,但從6月12日以後,每10天的自殺個案都維持在大約10人左右。

令人驚訝的是,  8月21日到31日,自殺個案突然飆升至18人(當時是新屋嶺事件剛剛曝光,有6位太平紳士,及超過200位律師要求入內但不被允許)。

而在9月1日之後的10天內,個案更上升至28個!而這時段是「8.31事件」剛剛過後,警察在太子站無差別瘋狂襲擊無辜市民的時候。「警察打死人」的傳聞不斷,同時,港鐵拒絕公開當晚太子站的閉路電視錄像片段,進一步加深了民眾的質疑。

第二點是死者的年齡。20 歲以下的年齡層,在6月及7月,都沒有自殺個案,但在8月,自殺個案有4個;而20至30歲的年齡層,自殺個案也是有所上升,8月有多達9個個案。雖然說分別不是很大,但20歲出頭的青年應該是自殺率比較低的群體,突然有9個死亡,留下諸多猜疑。

警察治國  濫捕威脅市民

9月10日,警方有內部通告,為配合代號「踏浪者」行動的需要,港府購買了10,000支警棍,已於即日發放給休班警,以備隨時都可以對反送中抗爭者採取行動。

9月14日,有白衣人拿著疑似伸縮警棍在淘大商場制伏男子;在樂華邨巴士站亦有兩名持警棍、有佩槍便衣者,將兩人制伏在地,當場巴士車長要求便衣者出示委任證,卻被在場軍裝警員指會投訴他阻差辦公。市民處於隨時可能一句反送中言論而突然被便衣拘捕。

21日晚上,港鐵將軍澳站附近爆發多宗衝突,一名13歲男童疑因藏有觀星筆遭警員拘捕。逾百多名街坊到場抗議,警方兩度射海綿彈及胡椒噴霧驅散市民。另外當天在屯門大會堂外的衝突後,一名13歲女童因涉嫌焚燒中共血旗被捕。

近日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說,若港警值勤時遇上突發事件,且自身或他人生命安全受到威脅,人員應當果斷使用適當的武力制止,包括實彈槍械。

2003年,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大內總管」曾慶紅任中共國家副主席,同年兼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接管香港,趁機在香港澳門大搞特務系統。香港三教九流成批成批地上京「晉見」曾慶紅,被港人形容為黑道上的「拜碼頭」,其中不乏黑社會高層人物。

香港越亂越好

曾慶紅在一次會議上公開宣稱,香港越亂越好辦。動用黑社會製造恐怖就是曾慶紅這句話的經典體現。

早在「雨傘運動」中,曾慶紅安插的地下黨特首梁振英曾出動香港大部份的黑道成員來暴力衝擊毆打學生和市民。

在鎮壓「反送中」運動中,「7.21元朗白衣人襲擊事件」,「9.15北角炮台山福建幫襲擊事件」在眾目睽睽之下,警方放任黑社會成員為非作歹,打完人後,警察與黑社會成員摟肩搭背,護送其穿過人群,揚長而去,在此上演「警黑合作劇」。

香港警察被中共推到鎮壓最前沿,為穩住警察,港澳辦發言人楊光每次都稱要對「優秀香港警察」致以崇高的敬意,還把香港各階層也捆綁上,稱香港各階層、各界別的代表人士和眾多社團、協會支持警方嚴正執法。中共試圖把香港各界綁定在恐怖鎮壓之中。

警黑合作  港府公信力盡失

現代文明法治社會,警察與黑社會是勢不兩立正義與邪惡的對立關係,然而在港警鎮壓香港抗爭民眾過程中,卻反覆上演「警黑合作」的暴政亂象,一次次刷新「警黑合作」公開化的底線,民眾看到警察通過時憤怒地齊喊「黑社會!」。對於政府來說,一旦有警黑勾結的嫌疑,其執法權威,公信力就備受質疑,港警、親共官員在媒體的聚光燈下,多次上演「警黑合作」,其政府公信力已全失。

4點例行「說謊會」

失去了公信力的當局,警方每天下午4時舉行的例行記者會,在民眾看來就如同「說謊會」,眾多市民帶著「看警方如何說謊」的心態在「看表演」。如今,港府的行政營運已不被市民認可,只是慣性延例行文明社會的舉動,隨著真相在國際社會被爆光,虛擬的文明社會外衣已經掩蓋不了真實的愚民謊言。

此外,眾多媒體的錄像表明,很多港警「不會廣東話」,還時常聽到稱「同志」,港警中混雜了大量大陸軍警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9月2日,特首林鄭月娥8月和商界人士閉門會議的錄音外洩,林鄭稱,在香港重大問題上,她的「能力空間」很有限。對此,眾多評論分析明確指,林鄭只是個傀儡,現在是中共政法委在直接指揮港警,實施的是「新疆維穩模式」,其展現的邪術已經多次讓香港人和世界「大開眼界」。

香港被破壞成戰場

在「8.31太子站事件」後的第二天(9月1日),泛民主派舉行了記者會。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譴責港警在「8.31太子站事件」的做法如同「恐怖襲擊」,情況甚至比元朗襲擊還恐怖百倍,指其「犯下反人類的罪行,令香港陷入人道危機」。

他說:「香港已經被政權破壞成了戰場!」張超雄還指港警在濫用執法權,要求警察立刻停止臥底這一卑劣行為。他說:「臥底行為破壞了誠信。你們所說的暴徒行為,究竟有沒有你們的臥底所為?我們沒法分辨。」

記者會上,泛民派議員區諾軒談及「8.31太子站事件」時說:「今日今時的警察,他們的所作所為就是一幫暴徒的行為。」

區諾軒譴責香港警察已成為了暴力鎮壓的工具。他表示,以前曾說,警察夾在政府與市民之間左右為難,但是8月31日在太子站,警察對一些普通市民揮動棍棒的暴行,警司余鎧均卻在記者說是「適當的武力拘捕」,區諾軒說:「新聞報道的錄像沒有看嗎?怎能在官方發言中,說出這麼顛倒黑白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