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經濟數據正降至幾十年來的最低水平。第二季度的經濟增長率為6.2%,為官方開始公佈季度數據以來的最低水平。第三季度的數據初步估計是6%到6.5%,也是有史以來的最低預測。很多人將之歸因於貿易戰,但據專家分析,中共的經濟面臨著「三重威脅」,而貿易戰只是其中的一部份。

據「商業內幕」網站報道,野村綜合研究所(Nomura Research Institute)首席經濟學家辜朝明(Richard Koo)在9月18日的一份報告中寫道,儘管全球股市已經穩定,與美國的貿易談判在中斷兩個月後已經恢復,但中共的經濟仍面臨著來自幾個不同方面的麻煩。

辜朝明評論說,中共的經濟實力很大一部份是來自其能夠大規模提供比其它工業國家更廉價的勞動力的基礎之上。但威脅經濟增長的「三重衰退因素」可能會抵銷這個製造業廉價勞動力的優勢,並導致關鍵的外國投資被轉移到其它地方。

以下是辜朝明詳細列舉的三大威脅:收入、人口、貿易戰,以及它們將如何削弱經濟。

中等收入陷阱

隨著經濟的快速發展,近14億人口的整體工資水平也隨之提高,但這同時也被稱為「中等收入陷阱」。這種「中等收入陷阱」反過來會危及中國的廉價勞動力優勢,因為製造業會因繼續追逐低成本和利益,將投資從中國轉移到那些成本更低的國家。

按照目前的工資水平,中國製造業的資本回報率已經接近越南和孟加拉等新興製造業國家的水平。中美貿易戰可能正在加劇這種遷移,並給「中國帶來巨大的負面影響」。

辜朝明還指出:「工資提高再加上『中國製造』的產品在美國和其它地區市場所面臨的(關稅等)障礙,都將導致對中國大陸的投資會大幅下降。」

即將減少的人口

辜朝明還寫道,人口統計數據顯示,中國的勞動人口已從2010年代初開始減少,而且這一趨勢還預示了總人口將從2032年開始出現淨下降。

這位經濟學家評價說,對於中國這樣一個經濟實力雄厚的國家來說,同時出現「中等收入陷阱」和日益逼近的人口下降是「極其罕見的」。「僅這兩個因素就會對任何國家構成困難的挑戰,而且現在中共還必須應對美國總統發起的貿易戰。」

辜朝明補充道,距離預期的人口淨下降的開始只有13年了,北京應該把重點放在發展自己的知識產權上,而不是繼續充當「世界工廠」。

貿易戰

中美兩個世界經濟超級大國之間的貿易爭端已進入第二個年頭,除了推遲徵收關稅和承諾繼續談判外,在解決問題方面沒有取得多少進展。

這位經濟學家表示,貿易戰可能會損害長期以來推動中國經濟的製造業,而北京可能不得不過早、過快地將「中國製造2025」計劃從依靠外國投資轉向依靠國內創新。

辜朝明說:「但中共的經濟依然嚴重依賴外國企業,不僅僅是依賴外國的製造技術,還包括海外營銷和銷售。」「有鑒於此,北京方面對待外資的態度本應該比現在好得多。」

辜朝明總結說,如果中共希望恢復並保持其外國投資不受影響,它應該在2020年美國大選前與特朗普總統達成貿易協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