縣裏的王七是世家子弟,從小好仙慕道,聽說嶗山上多仙人,背著行李前往尋訪。登上一座山頂,見一道觀很幽靜,一道士坐在蒲團上,素髮垂領,神光爽邁。王七行禮和他交談,言語玄妙。王七請求拜為師父,那道士說:「恐怕你不能吃苦。」王七說:「我可以吃苦。」道士的門人很多,晚上回來,王七和他們一一見面行禮,於是留在道觀裏。

第二天一早,道士給王七一把斧子,讓他隨眾人去砍柴。這樣過了一個多月,王七手上磨出幾重老繭,不能忍受,漸漸想回去。一天晚上回來,見二個客人和道士喝酒,天黑了,還沒有燈燭,師父於是把紙剪成月亮形狀,貼在牆上,那紙一會兒就明亮起來,滿室光明。一個客人說:「良宵佳時,怎麼可以獨自快樂呢?」於是取案上的酒壺分給眾人喝,那壺酒在門人中傳了幾個來回,也沒見酒有甚麼減少。另一個客人說:「有酒無樂,為甚麼不喚嫦娥來?」把手中的筷子扔到那月亮中,見一美人從月亮中出來,剛開始高不過一尺,到了地上就和人一般高,纖腰秀項,其舞翩翩,其歌清越。美人唱完,跳到桌子上,大家正在吃驚,美人就又化為筷子。三人大笑,一客人說:「今宵最樂,為甚麼不把酒席搬到月宮裏去繼續?」於是三人移動酒席,漸漸進入月亮裏。門人們見三人坐在月亮裏開懷暢飲,頭髮眉毛都看得清清楚楚。一會兒那月亮漸漸暗下來,門人們點起燈燭,只有道士一人獨坐,客人已經不見了,桌上的剩席尚在,那張紙還貼在牆上。道士問:「喝夠了嗎?」大家說:「夠了。」道士說:「喝夠了就早點休息吧,不要誤了明天砍柴。」大家答應著退了出來。王七暗暗歡喜,回家的念頭也淡了。

又過了一個月,王七感到辛苦難堪,可道士仍然沒有傳授甚麼。王七不能再忍耐了,向道士告辭說:「弟子從幾百里地外來跟隨仙師學習,縱不能長生,或許小有收穫,也可以得以慰藉。現在過了幾個月,不過是早出晚歸打柴而已,弟子在家從來沒有吃過這樣的苦。」道士笑道:「我早就知道你不能吃苦,果然這樣。那明日就送你回去吧。」王七說:「弟子辛苦了多日,希望師父略授小技,讓我能不虛此行。」道士問:「你想學甚麼?」王七說:「總是看見師父行走,牆壁不能阻隔,希望能得到這個技法。」道士笑著答應了。於是傳給他一口訣,讓王七默念口訣,自己試著穿牆。道士說:「進去!」王七面對牆壁不敢入。道士又說:「試著進去!」王七離開牆壁幾步,念著口訣,奔跑而來,及牆,虛若無物,再回頭,已經在牆外了。道士叮嚀他說:「心念一定要純正,否則法術不靈。」送給他路費打發他回去了。

王七回到家裏,自誇遇到了神仙,牆壁也不能擋住他。妻子不信。於是王七像原來一樣,默念口訣,離開牆壁數尺,疾奔而入,頭觸硬壁,驀然跌倒。妻子忙將他扶起來看,額上已經腫起雞蛋大小。妻子笑他,王七自己也漸漸生氣起來,把那道士罵了好久才停止。出自《聊齋誌異‧嶗山道士》

~轉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