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茂開始進攻宜陽,果然宜陽很難打,打了幾個月之後,樗里疾或是秦國其他別的大臣都跟這個秦王說,你看我們花這麼多錢、死那麼多人,我們還是不要打了吧!打不下來嘛。

秦武王就真的派人到前線去召甘茂回兵。甘茂沒有回兵,只回給秦王一封信,信上只有兩個字「息壤」,就他們倆盟誓的那個地方。秦武王當時看了這個息壤之後,想起來他們當時是有約在先,於是秦武王又派大軍去支援甘茂,最後終於把宜陽打下來了。

打下宜陽之後,秦國的大兵就到了東周的郊外,就是洛陽的郊外,當時這個周室已經非常衰弱了,周天子親自到郊外去迎接秦武王。秦武王進到了周室的宗廟裏面,看到了九隻鼎。

這九隻鼎是當年大禹王治水的時候把天下劃分為九州,每一州用銅鑄一個銅鼎,這個銅鼎刻上州的比如山川、風俗、人物、出產等等,所以這個九鼎是鎮國重器,是周天子王權的象徵。

當時秦武王看看這九個鼎,他指著刻著雍州的這個鼎說,這個鼎指的是我們秦國這個地方,我要把它搬回去。他就去搬那個鼎。

那個鼎非常非常重,秦武王這個人是個大力士,他仗著自己力氣大把那個鼎搬起來了,結果他要搬走的時候就拿不住了,那個鼎一下掉下來砸在他自己的腳上,把他整個腳砸成肉泥一樣。當時秦武王大叫一聲,他就疼死了,這一年是秦武王四年。

(旁白)打通三川的道路,讓秦王去參觀周天子的都城,這是張儀的一貫主張。早在西元前317年,在秦惠文王面前與司馬錯爭論是否伐蜀時,張儀已經提出了進攻南韓的計劃。十年之後該計劃終於被秦武王付諸實施,然而秦武王也因為覬覦周天子的九鼎莽撞行事而身亡。秦武王死後,他的同父異母的弟弟嬴稷即位,嬴稷在位時間長達五十六年,他就是著名的秦昭襄王,他執政期間的所作所為為秦王朝最終統一天下奠定了基礎。

西元前299年,秦昭襄王八年,秦昭襄王繼位後的八年間,秦國和楚國之間發生過幾次戰爭,每次楚國都打敗。

西元前303年,楚懷王把他的兒子羋橫送到秦國做人質,結果羋橫在秦國跟一個大夫吵架打起來了,太子羋橫就把秦國的這大夫給打死了,打死後羋橫就跑回了楚國。

楚懷王一看太子羋橫把秦國大臣打死了,很害怕秦國來打他,他就把太子羋橫送到齊國去做人質,一方面躲避秦國對楚國的進攻,同時他也跟齊國建立了這樣一個盟約關係。

秦昭襄王在西元前299年的時候就跟楚懷王寫了一封信,信中說我們兩國本來是婚姻之國,你的小兒子公子蘭娶了秦國的女子;同時你的太子曾經在我們國家做過人質,殺人後又跑掉了,我也沒有追究他。我現在非常希望能跟你建立一個外交關係,建立一個戰略關係,這樣我們就可以號令諸侯了。

因為本來楚國和秦國都是兩個非常大的國家,秦昭襄王說我們兩個能不能在武關這個地方見面。武關在現在陝西省丹鳳縣境內。楚懷王接信後很猶豫去還是不去,如果不去秦國會很生氣,如果去又怕其中有甚麼陰謀,就在這商量。

有兩個人是堅決反對他去的,一個叫做昭雎的宰相,還有一個就是屈原不讓他去。

有兩個人主張他去,一個是娶了秦女的公子蘭,一個是佞臣靳尚。他們兩個一力勸說楚懷王去,說我們跟秦國的軍事實力差得太遠,我們巴不得交這麼一個勢力強大的盟友,他不請我們還想去呢,他現在請我們,我們怎麼能不去呢?

於是楚懷王就聽了這個靳尚和公子蘭的建議,就輕身去了秦國。

他一進秦國的關,秦國就把關門關上,強行把楚懷王劫持到秦國的都城咸陽,秦王見他的時候,不以國君的外交禮節來接待他,而是按照藩屬國的禮節來接待他。

楚懷王大怒說,你騙我過來到底要做甚麼?秦王說我非常喜歡黔中這塊土地,能不能請黔中這塊土地割讓給我秦國,我馬上就會放你回去。

楚懷王說,如果你要土地,好好跟我說嘛,為甚麼把我劫持過來之後,這樣脅迫我。這樣吧,只要你把我放回去,我跟你訂立一個盟約,我保證把土地割讓給你,但是你得先放我回去。

秦王哈哈大笑說:盟約這東西怎麼能相信呢,只要你不給我地,你就別想回去了,於是就把楚懷王軟禁起來。

我們看這個楚懷王,他其實是又可憐又可恨的。這個人說可憐吧,他後來死在秦國了,在秦國被軟禁了3年中曾經逃跑過一次,後來又被秦國抓過來了,幽禁在館驛裏邊3年,病死了,當然還有一種可能是氣死了,確實死得很慘。

說這個人可恨,因為他自己一腦子糨糊,他反覆的被秦國騙,一次一次上當,然後就打仗,又輸了,死了很多人,完了再被騙。

西方有一句諺語Cheat me once, shame on you; cheat me twice, shame on me.意思是騙我一次是你的恥辱,騙我兩次是我的恥辱。為甚麼騙我一次是你的恥辱呢?因為我相信天下都是君子,沒想到你是小人,你騙我,但是你騙我兩次的話那就是我的恥辱,為甚麼呢?我已經被你騙一次了不長記性,說明我很愚蠢,所以如果我被連騙兩次,那就是我的恥辱了。這個楚懷王就這樣反覆地被騙,反覆地上當。

楚懷王被扣押在秦國,楚國就面臨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楚國沒有國君了。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到齊國去要求,把做人質的太子羋橫請回楚國做國君。

當時齊王也是跟大臣商量是送回去呢還是不送回去?有一些人建議不送回去,如果送回去能不能把太子作為一個交換的籌碼,讓楚國割讓淮河以北的土地給齊國;另一種主張是既然楚國來要,我們就把太子還給他們,因為楚懷王不只是這一個兒子,他們再另立一個人做楚國的國君,我們扣的這個人是一個沒用的人,反而還跟楚國結怨了,所以最好把他送回去。

齊王聽取了第二種意見,把太子羋橫從齊國送回了楚國,這個羋橫繼位,他就是楚頃襄王。羋橫即位之後,他不但重用公子蘭和靳尚,而且在7年之後又和秦國締結了婚姻關係。當時有一個大臣非常生氣,這個大臣就是三閭大夫屈原。

三閭大夫是一個甚麼職位呢?就是掌管宗廟祭祀和宗族子弟教育的官職。他一心希望楚國能夠強大起來報仇雪恨,可是他看到現在的楚頃襄王、公子蘭和其他別的大臣全都是安於富貴,不知道如何才能夠讓楚國實現富國強兵,每天只知道享樂,而對於國恥很快就忘記了。

屈原經常講這些事情,當然楚王很不愛聽,最後楚王就把屈原流放回了他自己的故鄉,就是秭歸。

屈原在故鄉披著頭髮,在江邊踱步寫詩。寫下了這首詩就是離騷。司馬遷對屈原是非常同情,他在《史記》裏邊專門給屈原作傳。他說「屈平正道直行,竭忠盡智,以事其君,讒人間之,可謂窮矣。信而見疑,忠而被謗,能無怨乎?屈平之作《離騷》,蓋自怨生也。」

屈原在家鄉這樣披髮行吟在江邊,他後來還有一次見到一位漁夫,那個漁夫就問屈原說,難道你不是三閭大夫嗎,為甚麼你現在落到這麼一個就很慘的地步?

屈原說,舉世皆濁而我獨清,世人皆醉而我獨醒。意思是大家全都是混濁的,只有我是很清澈的,大家都是像喝醉了酒一樣,只有我是很清醒的。這就是我為甚麼如此的痛苦。

那個漁夫就勸他,既然大家都喝醉了,你也跟大家一塊喝醉不就完了嗎,大家都是這麼混濁,你跟他們同流合污不就完了嗎。屈原回答說,一個人在洗完澡之後肯定要抖一抖他的衣服,一個人在洗完頭之後肯定要彈去帽子上的灰。一個人身體是乾淨,他就不願穿髒衣服,戴上一個髒帽子。所以屈原他要保持他自己的這個德行。

屈原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有名有姓的詩人,我們知道在春秋的時候孔子曾經整理過中國第一部詩歌總集《詩經》。《詩經》一共305首,但是如果要問一問這305首詩每一首詩的作者是誰?沒有名字。屈原是第一個中國歷史上有名有姓的詩人,他不但寫了詩,開創了楚辭這樣的文體,而且大家知道是他寫的。

屈原不是一回家鄉就投江死了,他在家鄉整整等了十四年的時間,在那邊種田整整等了十四年。西元前278年,楚頃襄王21年,秦國的武安君白起攻陷了楚國的都城,這個時候屈原覺得楚國已經再也沒有希望了,於是屈原抱著一塊大石頭投汨羅江自沉於江中而死。

當時當地的很多人都很可憐他,駕著小船去撈他,怕屈原的屍體被魚吃掉,就把米粒撒在江中餵那些魚。所以龍舟競渡和吃粽子就是從屈原投江這件事情來的。

西元前299年,楚懷王被騙到秦國的那一年,同一年齊國的國相孟嘗君也被騙入了秦國。楚懷王在秦國死了,但是孟嘗君卻逃離了秦國,那麼孟嘗君是如何逃離秦國的,他又是靠甚麼逃離秦國呢?

請看下集《狡兔三窟》。謝謝!(待續)#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製作的影片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和《隋唐盛世》三部。第四部《兩宋繁華》將於2018年年底出品,第五部《大明王朝》2019年面世。點播節目影片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

點閱【章天亮:笑談風雲】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