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運動持續3個多月,至今沒有平息的任何跡象。

9月8日,91歲高齡的香港首富李嘉誠,專程到新界大埔的慈山寺,為香港祈福。他說,香港現時面對非常大的衝擊,希望香港人能夠渡過這個難關,亦盼年輕人能體諒大局,希望執政者「對未來主人翁網開一面」。法律與人情雖有衝突,只要雙方都為對方想一想,可大事化小。

9月12日,中央政法委的微信公眾號「長安劍」發文,狠批李嘉誠「縱容犯罪」,「不是為香港著想,而是看著香港滑向深淵」。

文中認為,香港年輕人之所以走上街頭,是把對高房價的不滿甚至憤怒發洩到政府頭上,這是搞錯了對象。言外之意,他們應該把抗爭矛頭對準李嘉誠這樣的地產商才對!

中央政法委「長安劍」帶頭發惡,人民日報、新華社等中共黨媒立即跟上,網上幾乎爆發一場口誅筆伐甚至惡言咒罵李嘉誠的大圍攻。

香港全國人大代表、工聯會會長吳秋北9月15日在臉書上轉發將李嘉誠樣貌配以曱由(蟑螂)身體的「曱由王」圖片。9月16日,香港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陸頌雄在臉書上轉發指控李嘉誠投資興建深圳梧桐山隧道的假新聞。同日,大陸「帝吧」發佈李嘉誠旗下香港海逸君綽酒店為抗爭者提供地方更衣及自助餐的假消息。

9月13日,李嘉誠發表聲明稱,多年已習慣了那些莫須有的指責,永遠會虛心接受批評。但最為重要的是,「寬容不等於縱容,不等於無視法律程序」。李嘉誠重申對任何暴力,包括語言暴力,對任何衝擊法治的行為都不能接受。

李嘉誠作為香港首富,是香港最具代表性和影響力的人物。在中共收回香港僅22年、「一國兩制」受到嚴重侵蝕、香港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時刻,已是耄耋老人的李嘉誠能夠站出來,講一番讓局勢降溫的話,這是難能可貴的。

爭取香港商界知名人士的支持,對於贏得香港各階層人士的人心,穩定香港大局,具有重要作用。8月底,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一個內部講話中說,港府曾邀請8家全球公關公司為香港做宣傳,4家公司擔心此時跟港府合作有損公司聲譽,立即拒絕了。另兩家隨後也拒絕了。剩下兩家,林鄭親自出面談,人家說,等過了這段時間再說吧。也就是說,8家全球公關公司對港府沒有任何信心。在這個極其困難的時刻,中央政法委「長安劍」如此刻薄地對待李嘉誠的善意,中共黨媒群起而攻之。這到底是要穩香港,還是要亂香港?

至於說「縱容犯罪」。由於中共用「長城防火牆」將中國大陸網民與世隔絕,大陸民眾很難看到香港「暴」和「亂」的真相。香港沒有「長城防火牆」,香港發生的一切通過互聯網迅速傳遍全世界。網上有大量香港黑警和黑社會分子,以極其野蠻殘忍手段對待香港年輕人的影片。那些黑警和黑社會分子的行為是嚴重犯罪行為,他們才是香港街頭真正的「暴徒」,他們才是香港「暴」和「亂」的真正製造者。但是,中央政法委、中共官員、中共黨媒從來沒有譴責黑警和黑社會分子令人髮指的暴行,而是不斷給香港警察撐腰打氣。這才是真正在「縱容犯罪」!

1997年中共收回香港後,當時的中共獨裁者江澤民及其「軍師」曾慶紅,通過其在中央政法委的親信,遙控香港中聯辦警務聯絡部,全面滲透香港警隊,將中國大陸的「維穩模式」複製到香港,使香港警隊逐步大陸公安化。在今年鎮壓反送中運動過程中,香港警隊的許多做法,與中共製造「六四」屠殺、迫害法輪功、新疆「維穩」很相似。有人懷疑可能有大陸警察或武警混入香港警察中,因為他們的暴虐與兇狠,在過去的香港警察中很罕見。

7月辭職的香港警察邱汶珊說:「我們在警察學院裏學習到的是,你用的武力,是當你可以控制那個人的時候,你就要停止。這是很重要的提醒。」但是,大量的影片顯示,當警察完全控制那些手無寸鐵的年輕人後,仍然充滿仇恨地把他們往死裏打。這些血淋淋的鏡頭慘不忍睹!

8月11日晚被關押在新屋嶺拘留中心的50多人中,有30多人後來送醫院,其中6人發現骨折。一名北區醫院護士向媒體透露說,當晚發現有傷者全身均有不尋常的瘀傷,甚至出現嚴重骨折,有人手骨盡斷,手臂僅由皮膚連著,有人胸骨斷裂,坐著也感劇痛。

9月19日,6名遭港警濫暴的受害者召開記者會,發起「反濫權大控訴眾籌計劃」。受害人陳恭信8月4日在將軍澳跟兒子散步時,被附近清場的警員打得頭破血流,在將軍澳醫院留醫2天,共縫9針。曾被押往新屋嶺的林維坤稱,他被警方臥底拘捕時,左手肘肩膀嚴重受傷,關節位碎成4份,下面一節骨斷裂!

9月9日,美國9.11恐怖襲擊18周年前夕,中共黨媒《中國日報》香港版在臉書上發佈假消息:「反政府狂熱分子」正在策劃大型的恐怖襲擊行動,包括炸毀天然氣管線、燒山、對不講廣東話的非本地人進行無差別攻擊等。但是,香港市民沒有上當受騙,9.11當天,香港沒有發生任何恐怖襲擊!「香港自由新聞」網站創辦人暨總編輯格倫迪在推特上稱,「中共官媒在香港問題上正式發瘋」。

中共持續不斷的「高壓」和「欺騙」,是香港「暴」和「亂」持續這麼久的重要原因。

至於中央政法委「長安劍」文章所說的「高房價」是香港「暴亂」的深層原因,完全是轉移矛盾焦點。香港抗爭者的五大訴求,核心是香港「一國兩制」受到嚴重侵蝕,香港自由受到越來越多的限制。香港恆隆集團董事長陳啟宗表示:「把問題歸咎於房地產商頭上,恐怕是弄錯了。」「香港的確存在嚴重的民生問題,但這不是核心問題,英殖時期香港也有民生問題,為何沒有演變為社會危機?」「歸根結底是政治生態出了問題」。

中央政法委的文章炮轟李嘉誠,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對香港首富的忌恨。李嘉誠在香港和大陸賺了不少錢,現在又在歐美賺了不少錢,令許多人「羨慕嫉妒恨」。但是,做生意,能賺錢,而且能賺大錢,這不是誰都能做的到的。李嘉誠做到了,只要他沒坑蒙拐騙,就沒有甚麼可說的。在「長安劍」的文章向李嘉誠興師問罪的鼓動下,別有用心的人竟然編造、傳播假新聞,罵李嘉誠是貪財好利的奸商,就是故意栽贓陷害了!

李嘉誠能成為香港首富,自有他的精明過人之處。對於香港今天的局勢,他看得很清楚,但是,他沒有任何過激言辭,而是以很智慧的方式,委婉表達。8月16日,李嘉誠在香港報紙刊登兩則廣告。其中一則寫有「黃台之瓜,何堪再摘」。

這句話源自唐代武則天之子李賢的絕命詩《黃台瓜辭》。

李賢是武則天與唐高宗所生的第二個兒子。唐高宗死後,武則天想做皇帝,先毒殺了長子李弘,之後,李賢被立為太子,最終也被武則天逼令自殺。李賢臨死前寫下著名的《黃台瓜辭》:「種瓜黃台下,瓜熟子離離。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三摘尚自可,摘絕抱蔓歸。」李賢借此勸告武則天,不要對自己的子女趕盡殺絕!李嘉誠在香港局勢日危的情況下登此廣告,可能是借古喻今,含蓄勸告當權者,不要像武則天一樣,把年輕人往絕路上逼。

另一則廣告,中間寫反「暴力」兩個大字,上邊寫「最好的因,可成最壞的果」,旁邊寫「愛中國、愛香港、愛自己;愛自由、愛包容、愛法治」;下邊寫「以愛之義,止息怒憤」;落款為「一個香港市民李嘉誠」。這則廣告,通篇貫穿一個「愛」字。在儒家,愛是「仁義」;在佛家,愛是「慈悲」,在西方宗教中,愛是「博愛」。至於自由、包容、法治,正是此次香港反送中抗爭者追求的目標。李嘉誠在這裏談論「愛」,也有勸喻當權者善待年輕人之意。

台灣作家龍應台將香港青年抗爭者比喻為「花園地上一顆細小的雞蛋」,將香港全幅武裝、拿著各式防暴武器的警察比喻為「銅牆鐵壁」。過去3個月裏,為了香港的自由、平等、公正、法治,「雞蛋」一次又一次撞擊「銅牆鐵壁」。這是怎樣悲壯的場面!在「銅牆鐵壁」和「雞蛋」之間,應如何選擇?龍應台寫道:「我們彎下腰,輕輕拾起,捧在手心,萬萬不能摔破的。」青年是香港的未來,對這些放下生死爭自由的青年,要格外珍惜才對啊!這與李嘉誠兩則廣告傳遞的「愛」異曲同工!

龍應台寫道:「大國之為大國,絕對不在於導彈、金錢和權力,不在於一個黨的鐵腕統治,而在於大國人民胸懷之闊、眼光之遠、氣度之大、包容之廣。」這裏的「闊、遠、大、廣」,也就是李嘉誠反覆強調的「愛」!

看一看中央政法委「長安劍」殺氣騰騰的「恨」,再看一看香港李嘉誠、台灣龍應台對「香港未來主人公」的「愛」,高下何止天壤之別!

李嘉誠能成為香港首富,與他信神敬佛有直接關係。李嘉誠的母親莊碧琴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他從小就受母親影響,對佛充滿虔敬之心。

李嘉誠說:「我是一個學佛的人。」「對我而言,佛教的哲理在很多方面為我生命導航,(助我)度過憂慮、恐懼和無數的變遷。」

在香港局勢維艱的時刻,在「萬馬齊喑究可哀」的當下,已退休多時、90多歲高齡的李嘉誠,完全可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沒事,但是,他沒有置身事外,沒有隨波逐流,而是以對香港的愛,對晚輩的愛,兩次發出自己獨立的聲音,這是值得點讚的。

看到91歲的李嘉誠的兩次表態,看到23歲的黃之鋒等香港年輕人在世界各地大聲疾呼,儘管香港現在仍在遭難,我認為,香港仍然大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