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成千上萬的香港人在大街上高喊著「天滅中共」的時候,我彷彿看到了《魔戒》中那座正在被魔獸大軍圍困的白色城堡「米那斯提力斯」。一邊是貌似柔弱孤立的幾百萬香港人,用自己羸弱的身軀在保衛著自己的孤城,一邊是70年來被無神論徹底毀掉了人的道德、只知道追求血腥物質享受的半獸人組成的強大武裝。今天的香港街頭之戰,那決不僅僅是一場捍衛法律自治之戰,也不僅僅是一場民主與專制之戰,更不是甚麼金融利益之戰。那是一場真正的正邪大戰,是一場人類與魔獸人的對決。 3個多月來,全世界善良的人都在為香港街頭流血犧牲的年輕孩子們流淚。表面上看,人是羸弱的,此刻的香港像極了岌岌可危的「米那斯提力斯」,正處在即將被破城的緊張和焦灼中。更多的香港的年輕人,已經抱定了與城共生死的決心,準備以自己高貴不屈的生命,勇敢面對破城後的大屠殺也決不投降。

一百天來,各國民眾都在看著這場搏殺,都在上天的審視中擺放著自己的良知,也在擺放著自己的未來。當幾位香港人17日在美國國會講述著香港的危機,尋求著世界力量的援救的時候,那是香港的七百萬人在問,問這個世界上最有力量與魔鬼抗爭的國度:是否願意選擇成為解救「米那斯提力斯」的人類之王者阿拉貢,帶領人類各種正義的力量去解救香港。

然而,這僅僅是一個解救白城「香港」的問題嗎?香港之戰不也正是整個人類未來的生死之戰嗎?面對一個綁架了14億人,70年來持續用血腥殺戮強迫他們堅守無神論,用物質享受無限度的放大他們的貪婪和私慾,最終製造了數億魔獸人的魔王中共,人類最後全面被魔鬼奴役殺戮的日子還有多遠呢?

當然,這也不僅僅是一場世間的人魔大戰,正如《魔戒》中各種神靈也在參戰一樣,今天在遊行中高喊著「與神同行」的香港人,正是憑著對神靈和上天的信仰和祈求在戰勝著內心中的痛苦和恐懼,抗擊著魔獸人一波又一波的暴力攻擊。那麼美國人真的「IN GOD WE TRUST」信仰神嗎?如果真的信,他們就必須戰勝自己人性中的懦弱和利益,拿起劍像阿拉貢一樣的帶領全世界去解救白城「香港」。

中國人講「上天有好生之德」,今天的這場捍衛白城「香港」的最後的戰役,也許正是悲憫眾生的上蒼對我們的最後一次教導,最後一次喚醒,最後一個選擇美好未來的機會,這其中也包括此刻正戴著魔戒的那個生命。良知和勇氣是我們唯一需要選擇的,正如佛羅多最終一定會毀掉魔戒一樣,人類的歷史千萬次的告訴過我們,正義必然戰勝邪惡,因為那就是上蒼的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