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時中共在香港打的牌招,就是《收回土地條例》。所謂的《收回土地條例》,如果用得正確,用得狠辣,就是中共最拿手的「鬥地主」。

理論上,用這法例收回的土地,必須要用作公共用途,可是,究竟甚麼是「公共用途」,也真的很難說,地產發展商認為,只有用來建公屋,才是「公共用途」,但是究竟收購價用多少錢呢?地產發展商認為,要用二千元一呎,但是像朱凱迪這種民粹政客卻認為,五百元一呎就已足夠了。

然而,居屋算不算「公共用途」呢?綠置居和首置盤算不算公屋用途呢?

像「新鴻基」地產的說法,利用《收回土地條例》把土地用廉價收回,然後拿出來拍賣,當然不可以。可是,收回土地之後,政府自己發展商業樓宇,然後拿出去出租,又可不可以呢?

(理由當然是,現時商業樓宇極度缺乏,因此收回土地,來建設商業樓宇,用來出租,是公共用途,並且符合公共利益。)

說穿了,一個地方的核心價值,低下階層是從來無法也不會去守護,中產階級只能守護一部分,最大的守護者是貴族,在香港,那就是地產發展商、大地主之流。

至於貴族的部下,就是律師、會計師、教師這些專業人士、建制守護者。他們形成了整個核心價值的保護陣營,不止在香港,在全世界,在古今中外,都是如此,至於在古代中國,就是儒家的士大夫階層了。

香港的地產發展商,是抗爭運動的同情者,李嘉誠先生已經是很鮮明的例子了,而其中還有人暗中支持著抗爭者,也是不公開的事實了。事實上,地產發展商和黃絲帶的合作抗爭,最為人所知的例子,莫過於2003年的五十萬人大遊行,把董建華的「八萬五」也鬥倒了。

當日《收回土地條例》居然是由泛民的朱凱迪提出來,大批大批的民主派支持,卻由民建聯去反對,我心裏想,這豈不是把階級關係都倒轉了過來嗎?中共為了統戰本地權貴,可連自己的立場都顛倒了。

如今遇上了抗爭運動,中共居然把顛倒了的再顛倒過來,泛民如果支持拆掉富豪權貴的大台,任由《收回土地條例》去執行,這豈不是放縱了「鬥地主」的第一步?不過先前說得口響,如今恐怕難以反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