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9日至今香港反送中逾100天。在運動初期,中共不能直接出軍隊,因忌畏國際社會。時至今天,台灣總統大選越來越近,中共更不能直接出軍隊,因直接出兵一定會影響台灣選情。然而,雖不出兵,但通過利用警察、黑幫勢力作為打壓工具,香港其實已經進入了戒嚴狀態。

反送中運動中最突出的是警察的角色,大部分香港人會同意一點就是香港警察已經不是他們以前所認知的警察。香港經歷了6.12警察首次開槍鎮壓抗爭者、7.21「警黑鄉惡」勾結無差別暴力毆打市民、8.31警察衝入太子站無差別暴力毆打市民等,一系列的警察濫捕、濫控等濫權行為,令香港變成軍警城市。

警權無限 濫捕濫暴

9月10日,警方有內部通告,為配合代號「踏浪者」行動的需要,港府購買了10,000 警棍,已於10日發放給休班警,以備隨時都可以對反送中抗爭者採取行動。 

9月14日,有白衣人拿著疑似伸縮警棍在淘大商場制伏男子;在樂華邨巴士站亦有兩名持警棍、有佩槍便衣者,將兩人制伏在地,當場巴士車長要求便衣者出示委任證,卻被在場軍裝警員指會投訴他阻差辦公。

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說,若港警值勤時遇上突發事件,且自身或他人生命安全受到威脅,人員應當果斷使用適當的武力制止,包括實彈槍械。

 除了利用警力進行濫捕、濫暴,選擇性執法外,中共還利用黑社會力量。7.21事件是一個開端。

利用黑幫力量

上星期六(14日),香港多地出現集會。當日發生多宗親中(親共)人員圍毆香港抗爭者事件。親中者舉中共五星旗,唱中共國歌撐警察。他們大多穿藍衣,似有組織行動。

許多網絡流傳的影片顯示,這些扛著國旗的藍衣男子在用拳頭、腳、棍棒圍攻一群試圖勸阻他們行動的年輕人,讓過路的人目瞪口呆。法新社記者就此查詢香港警方,警方拒絕發表評論。

《蘋果日報》報道,多次採訪反送中運動的英籍記者Richard Scotford在facebook貼出一張對話截圖,對方引述一個「可信消息」指有逾百名香港及澳門黑社會成員當日下午3時將到淘大商場集合唱中共國歌,但實際目的是製造「7.21元朗恐襲2.0」,意指將會再發生無差別襲擊市民的事件,叮囑Richard要小心。

9月15日晚上在北角、炮台山一帶發生多宗打鬥,以及襲擊記者事件,多人受傷。晚8時左右,有10多名福建幫男子,在警方推進防線時和警方一同並肩前進,高呼「福建人加油」、「來,北角殺一場」,有路人告訴記者,這幫福建男子撐警。

之後這批人手持鐵通、摺凳在炮台山站外不時挑釁一般民眾,爆發衝突,雙方打鬥在一起,變成群毆混戰,有的人被打倒在地,多人被打傷。之後警方趕到,查看了部份福建幫男子的身份證後當場放行,引起現場民眾對警方不滿。

被指是7.21元朗無差別打人事件的幕後推手、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將於本周末再次策劃一場爭議性活動:9.21「全港清潔活動」,到18區去清理連儂牆,適逢18日何君堯首次有馬出賽,網民要入場「支持何老大愛駒」, 馬會也因此取消了當天的賽事。

用「鬼」滲透瓦解

香港警方於上月11日晚疑似假扮示威者,於銅鑼灣地區挑起衝突,並配合防暴警察逮人,多名當日在場的示威者15日接受香港《商業電台》節目訪問時證實,確實有身形魁梧、打扮與示威者相似的黑衣人,以命令語句,而不是以互相商討的方式,煽動他們進行破壞警車等暴力行為。

有抗爭者其後接受媒體採訪表示,11日晚間10時左右,他們眼見銅鑼灣已經沒有多少示威者,換衣服打算離去時,突然有一群打扮狀似示威者的黑衣人上前,持伸縮警棍攻擊,嘗試把他們制伏,且不到1分鐘後就有速龍小隊現身配合。抗爭者形容說,警方在當時大致和平時派臥底作出挑釁、煽動等行為,做法如同教唆。

8月31日,有影片拍到數個涉嫌假扮抗爭者的警察(因這些抗爭者被拍到在一處與警方匯合) 在銅鑼灣向街道丟汽油彈,疑似為了抹黑反送中運動及煽動暴動,扮成抗爭者,他們背後或身上有紅色LED燈做記號。據前線記者說,當日有很多丟汽油彈的黑衫人士,都帶有這種記號。

中國時事評論員晨鐘說,現時在香港的情況與戒嚴沒甚麼差別。他認為,這種由警力黑幫組成的鎮壓民眾力量比戒嚴更差,「戒嚴由軍隊執行,有清楚界定的行為,現在是一團糟,與恐怖襲擊沒有甚麼分別,突然身邊可以冒出一個沒有辨識的人說自己是警察,你相信他還是不相信他?誰在擾亂社會?黑幫治港就不是今天的事,早在梁振英時期已經有,只是現在很嚴峻。」

分析認為,港府一系列手段均採用中共政法委鎮壓民眾的邪招,當社會處於越來越混亂失序時,市民開始感到生活沒保障,最後忍受不住會「跪求」政府出手「止暴治亂」。因此香港人在爭取自由的運動中,需要清晰地認識到所面對的對手不僅僅是一個獨裁政權,而是一個積累近百多年整治人邪術的共產魔鬼。

香港人面對今天香港的局面,一次又一次的以行動向世界說明,他們不會屈從於高壓。

反送中運動是香港社會在2013年的佔中後又一個牽動整個社會的運動,從6月9日的100多萬到6月16日的200萬到8月18日的170萬,香港人積極而清晰的表達訴求 。過程中有和理非和勇武派,「不割席」,大家各自努力,總體來說,香港人向世界展示了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社會公民本質。

推動佔中運動很多年輕人參與。在反送中運動開始,衝在前線的大多數是年輕人,但隨著運動的發展,香港人被迫在「一夜間」發現,他們信賴的警隊不知在甚麼時候已經變成了中共維穩系統政法委的打手,而且專針對年輕人粗暴打壓,兩制的香港文明這一制已經名存實亡!如此以來,不少本來中立,或是不理解的市民看在眼裏,有感不能只讓年輕人承受,所以媽媽、老師、醫護界、金融界等先後出來抗爭。

一位60多歲的老爸,3個兒子在佔中運動時後都走出來,當時他不理解,覺得兒子們在攪事。今次反送中運動,28歲最小的兒子更說要做死士,辭掉幾萬月薪的IT工作。老婆天天哭,後來下決心自己裝Facebook,看了2個月訊息,了解情況後,更老爸說,老爸明白後,向兒子們道歉,還給了10萬元給兒子。

香港人的和平爭取感動世界,因為面對中共殘暴政權,卻以雞蛋碰高牆。一時間香港都是「64坦克人」。

除了作為金融中心,香港也是中國與世界接軌的最前沿,中共在中國境內對中國民眾的殘暴不時在網上看到,但這次在全世界眾目睽睽下,看著中共邪術在一個被認為是文明社會裏開展,還是第一次。華為事件喚起了國際社會對中共野心的憂慮,香港的遭遇讓世界更深感中共對文明社會的威脅,這也是反送中運動觸動國際社會的原因:香港人用血汗和淚水,在恐懼和威脅下一次次撼動殘暴政權,讓世界看清極權的本質。

白宮前首席戰略顧問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在上月接受美國新唐人電視台的專訪時說,現在世界上發生的事情,沒有比香港更重要。「在世界政治中,這是焦點,未來幾天和幾周內會發生甚麼,將會對未來十年,二十、三十、四十或五十年的世界產生巨大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