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中共來說,今年的「十一」可真難過。內憂外困、危機重重。單單香港問題,就令它無技可施,進退兩難。日前,三項活動在香港被取消,再給黨添堵。

十一煙火、紅歌遊行、親共派之愛駒

9月18日,港府宣佈取消原定於10月1日晚在維多利亞港舉行的國慶煙花匯演,公告稱此決定是考慮到當前的局勢以及政體公眾安全。據港媒分析,即使警方不批准,10月1日也會有大規模抗議活動,屆時在觀賞煙花的人群中,不同意見者可能發生爭執。

美國之音報道,一場經網上號召、名為「手拉手歌頌祖國」的遊行原定於9月18日在尖沙咀廣東道上登場,口號是「勿忘國恥,歌唱祖國」。香港警方認為,該活動會帶來風險,遊行遂被取消。不過,當天仍有一些手持中共國旗的民眾進入預定活動地帶的商場,高喊「中國加油」。這些人有的說普通話,有的說廣東話。之後他們被警車護送離開,引起現場民眾質疑。

同一天,香港馬會破天荒地取消了晚間的全部賽馬事項,因為親共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名下的馬匹「天祿」預定當晚出賽,而網民發起了圍堵跑馬地馬場的活動,要「慶賀」何君堯。馬會表示,考慮到「或會發生不可預計的混亂情況」,取消賽事「以確保人馬安全」。何君堯在當天下午表示,香港馬會不應向「惡勢力」低頭。網友立刻回應,何本人才是惡勢力。

中共與民為敵 愁對「十一」

中共想要大力慶祝建政70年,未料諸事不順,如今竟不得不放棄香港的煙花盛事,無異於默認「一國兩制」的失敗。而且,「十一」當日,抗議活動將會怎樣遍地開花?它防不勝防,一定是如坐針氈。

事實上,「十一」對於中國大陸而言,是不折不扣的災難日。中國人民非但沒有「站起來」,反而倒在了暴政、貪官的腳下。「解放」實為「淪陷」。幾代無辜的中國公民受盡共產黨的愚弄、壓搾、迫害。若談「勿忘國恥」,必須首先正視中共給國家和民族帶來的恥辱和侵害。看今日大陸,環境污染,資源匱乏,經濟低迷,官場腐敗,好人被欺,壞人逞兇,用「山河破碎」來形容並不為過。

每年「十一」,中共都要勞民傷財,大動干戈,營造「盛世」假相。京城風聲鶴唳,草木皆兵。警察國安出動,嚴控訪民、維權和異見人士;五毛和輿情員緊盯網絡,刪帖封號;公安國保「維穩」,隨時傳喚和拘留民眾。如此「國慶」,哪裏是人民的節日?

今年情況更加變態,水果刀都要從超市下架,菜刀更不必說;閱兵排練日,鴿子和風箏禁飛,廣場周邊一些酒店的客人被禁止外出和進入。與此同時,全國人民吃豬肉都成問題。官方一邊搞豬肉「價格保衛戰」,一邊繼續著貿易戰,還要和所謂「港獨」「暴徒」開戰,並且要和「反華勢力」論戰,真是疲於奔命,苦不堪言。

香港市民在三個多月的抗議過程中,實實在在地感受到了中共的白色恐怖:警察與黑社會勾結施暴,濫捕、無理控罪、栽贓加恐嚇,特區政府完全聽命於北京當局,漠視民眾訴求與安危。難道中共還想讓港人向它喝彩、道喜嗎?

在香港,不僅煙花秀告吹,「手拉手歌頌祖國」遊行也被取消。親共分子和中共再度受挫。「歌頌祖國」這場秀,是以「祖國」為名為中共歌唱,且隱含對反送中人群的誣衊。此等挑釁行為當然會引起衝突,有礙香港的社會穩定。

再看馬會首次取消賽事,說明兩件事:何君堯民憤太大,中共不得人心。何君堯由中聯辦一手扶植,其人冷酷囂張,曾主張對「港獨」者「殺無赦」。7月21日晚,何與涉嫌襲擊市民的一些白衣人握手談笑,稱其「保家衛族」。

相關影片曝光後,何君堯立刻受到強烈譴責,他的辦公室被砸毀。其母校皇仁書院的師生發起聯署,指出他的行為超越倫常道德底線,有辱學校聲譽,並呼籲眾立法會議員將其彈劾;當時,也有賽馬及評馬界代表發起聯署,要求香港賽馬會褫奪何的馬會會籍,並將他名下的賽駒即時退役。

當年,鄧小平曾以一句「馬照跑,舞照跳」向香港保證50年不變。如今馬不能再跑了!有馬迷認為,這可能影響國際社會對香港繼續舉辦賽馬的信心。要知道,一旦自由和法治缺失,受創的何止於賽馬?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也會隨之滑落,東方之珠的繁榮光芒亦將消散。

總而言之,三個活動在香港被取消,發出同一個信號:中共自討沒趣,親共者自取其辱。在香港風暴中,正邪分明。有人見利忘義,助紂為虐;有人堅守良知、不畏暴政。考驗眾人的,不是政治立場,而是道德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