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5日,湖南常德市臨澧縣新安鎮樟木村發生一起殺人事件,女村支書黃衛華及其婆婆、公公被殺死,兇手跳樓自殺,當地警方極力封鎖消息,兇手家屬對於事件表示質疑,一名知情村民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事件的來朧去脈。

據知情村民介紹,殺人事件具體發生時間只有警方知道,有說發生於9月14日下午,還有的說發生於9月15日凌晨,村民是9月15日上午知道此事,兇手(邱表銀,51歲)的家屬妻子與兒女等也被通知回到村中。

兇手家屬於15日上午9時許在當地殯儀館見到親人的遺體,據知情村民透露,家屬見到遺體只有兩分多鐘就被在場的警察趕了出來,而且不准家屬看身體,遺體只露著臉,頭上戴著一個白帽子,警方有告訴家屬已經解剖進行了屍檢,屍檢結果出來案情會有結果。

9月15日,湖南常德市臨澧縣新安鎮樟木村女支書一家3人被殺死。圖為警方聲稱的兇手邱表銀遺體。(受訪者提供)
9月15日,湖南常德市臨澧縣新安鎮樟木村女支書一家3人被殺死。圖為警方聲稱的兇手邱表銀遺體。(受訪者提供)

知情村民還表示,家屬見到遺體臉部有明顯被打傷的青紫痕跡,眼球被打爆,警方聲稱兇手是行兇後回到自家跳樓(最高2米9)自殺,由於警方百般阻撓家屬看遺體,而且在未經家屬同意的情況下解剖遺體,同時威脅家屬立即火化(遭到家屬拒絕),以及遺體臉部的傷痕,讓家屬們一直懷疑邱表銀真的是跳樓死亡?從2米9高的地方跳下會當場摔死嗎?是否被人打死後將遺體轉移至自家樓房的下面,造成跳樓自殺的假相?

家屬更質疑邱表銀是否為兇手,因為女支書在村中口碑極差,是村中一霸,一手遮天,村民早已是敢怒不敢言,仇人會不會還有其他人?

知情者稱,女支書家房子有安裝監控錄像,但是警方不允許兇手家屬看監控錄像。

當地村民指,事件發生之後警方極力封鎖消息,有一位樟木村本地村民因在網絡發佈「女支書做人做事太缺德了,兇手忍無可忍」 等,披露了事件發生的原因,16日被警方拘留,與此同時,邱表銀女兒微博的帖子也被要求刪除。

邱表銀的家屬正在受到政府方面的威脅恐嚇,讓他們遠離新安鎮,聲稱擔心村支書方面會進行報復,邱表銀的遺體火化後也不能安葬在村中。

知情村民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邱表銀是2005年因修建水庫從石門縣皂市鎮移民本村,當時利用移民補償的1萬多元購買了村中的一棟舊房子(與村支書家相鄰),房子的前後有果樹園,面積大約一二畝,種有柑橘、枇杷、桃子等果樹,當時房主也將此處賣給了邱表銀,但是此果園之前一直是由村支書的公公、婆婆打理,獲取一些收入,正是由於此果園,兩家開始發生糾紛。

邱表銀以做傢俬為生,與其妻兩人打拚,供養一兒一女,2015年開始將舊房翻新,在原址建樓房,但是遭到女村支書的百般阻撓、刁難。

「村書記排斥他,他家的房子修了四五年,還沒有蓋瓦,家裏搞建設,村書記就交代他公婆兩個老人去鬧事,只要他家裏搞建設,就鬧,她就是利用老人,在那個地方打滾,阻止加頂,修幾年還沒有完工。」知情村民說。

期間,邱表銀因與妻子在教育兒子的問題上發生分歧,進而兩人爭吵,妻子與兒女都搬離,邱表銀一直是一人在村中獨自生活,他不停地去各級移民局、相關政府部門上訪,要求解決建房的問題,給移民一個安穩的生活與家,但是他將政府部門的門檻都踏爛了,也無人問津。

2017年,女村支書又僱用黑社會十餘人將邱表銀一頓痛打,他在粟米地裏昏迷了一天一夜,之後還被警方拘留3個月,從此,他的身體健康狀況下降,知情村民表示,由於長年的積怨,邱表銀修養了一年多後,或許最終做出了極端的行為。

記者還了解到,與邱表銀一樣的移民一共有40,500人,他們被分配到石門縣、臨澧縣等地,當時政府以人均約8,100元的補償,動用武警等暴力手段將他們趕出家園,至今每位移民僅獲得每年600元的補助,他們在異地他鄉受到當地村官的欺壓,許多移民至今流離失所。

移民們曾經組織過多次上訪維權,遭遇的是抓捕、打壓,現在移民們有苦無處訴,敢怒不敢言。

一位移民說:「我做點生意,當地也不支持,我是到處流浪,無家可歸,當時我在石門建了一個房子,村書記霸道,不想在那裏了,把房子賣了。」

「我們聯合起來到省裏、市裏,不管用,天天就是忽悠你,有廉租房不給你,就說你不夠條件。好多人很可憐,地方政府不作為。」

據悉,9月17日,有數十名移民到新安鎮政府前為邱表銀討公道,因政府的打壓,他們不敢打橫幅,僅僅站在政府前,沒過多久自行散去了。

目前,邱表銀的妻子因此事受打擊,剛剛手術3個月的身體無法承受住院,全家人受到當地政府人員的監控、恐嚇,處於無助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