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運動以來,香港首富李嘉誠接連發表兩次言論後,遭到中共官媒「口誅筆伐」。專家認為,李嘉誠的兩次發聲,都命中了中共的要害,如他寫的「愛自由,愛包容,愛法治」是中共的死敵等,這令中共惱羞成怒。

港人的反送中運動從6月至今,不但沒有停止,而且還有進一步激化的趨勢。期間,不少香港商界人士迫於中共的壓力,不但不敢就此表態,甚至還被迫出來「撐警」,但李嘉誠接連兩次發聲,令中共相當不滿。

李嘉誠的「主人翁」言論刺痛了中共

李嘉誠9月8日出席香港慈山寺祈福活動時,公開發聲勸架:希望抗議者能夠體諒大局,而執政者都能夠對「我們未來主人翁」, 能夠「網開一面」。

時評家林保華9月18日對法廣記者表示,李嘉誠要求對香港未來的「主人翁」網開一面這句話「深深得罪了共產黨」,在共產黨眼裏,黨才是中共國家主人,豈容他人置喙?且北京已視香港抗議者為「暴徒」,讓他們做未來主人,豈不是要推翻共產黨統治?

林保華表示,李嘉誠深知他這些話可能帶來的嚴重後果,但還是說了別人不敢說的話,這是91歲高齡的他,「對香港最後的回饋」。

李嘉誠發表上述言論後,不但遭到中共政法委批其「縱容犯罪」,而且還遭到中共喉舌《人民日報》、新華社的「口誅筆伐」,它們將本來是政治問題的反送中運動,說成是因為李嘉誠這些地產大亨們推高了房價所致。

對於中共政法委的指責,李嘉誠表示自己習慣於「莫須有的指責」,並表示,他所說的「寬容不等於縱容」。

對於中共官媒將反送中運動與房價掛鉤,外界普遍質疑中共企圖借香港房價來轉移港人反送中、爭取民主、法治的視線。而且外界還質疑,香港的房價攀升是由於香港地產商,那大陸的高房價又怪誰呢?香港在英國治下時,為甚麼沒有這個危機,而回歸大陸後,為甚麼爆發了呢?

「自由 包容 法治」是中共的死敵

李嘉誠8月16日在多家報章的頭版,刊登兩則廣告,一則是「黃台之瓜,何堪再摘」,僅僅幾個字;另一則是中間寫著有禁止符號在「暴力」兩字上,兩字上面寫有「最好的因可成最壞的果」,左右兩邊寫著「愛中國.愛香港.愛自己」,「愛自由.愛包容.愛法治」。

林保華對法廣表示,李嘉誠提到「愛自己」,是不忍心看到香港年輕人在街頭被暴打濺血,表現的是正常人的人性,而他寫的「愛自由,愛包容,愛法治」,這三者恰恰是中共的死敵。

李嘉誠8月16日在多家報章刊登廣告,呼籲停止暴力。(中央社)
李嘉誠8月16日在多家報章刊登廣告,呼籲停止暴力。(中央社)

中共批李嘉誠 轉移視線

香港區中共前全國政協委員劉夢熊9月17日對美國之音表示,李嘉誠現在可能成為了中共進行「鬥爭」的一個對象,北京可能希望通過「炮轟」李嘉誠把香港「反修例」民眾的不滿從政治層面轉移到經濟、民生的層面,來減弱香港林鄭月娥政府和中共政府受到的壓力。

劉夢熊說,九十多歲的李嘉誠,本來希望促進當權者與年輕的抗爭者進行良性的互動,不料他的一句「閒話」被當局「無限上綱」,把李嘉誠希望社會從對立轉向對話、由撕裂變為和諧的出發點曲解為「縱容犯罪」,這太「過份」,實在是「令人心寒」。

中共可能統戰李嘉誠失敗

獨立時評人、自媒體「小民之心」主持小民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共對李嘉誠的不滿可能是一種積累的作用,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法廣也認為,中共對李嘉誠的不滿也是積累起來的。中共十八大後不久,李嘉誠就開始從中國撤資,當時中共官媒就刊文批李嘉誠,但整體上還算克制,但中共記著帳。這次香港反送中危機中,李嘉誠出面說了幾句本來不偏不倚的話,沒想到遭到如此「炮轟」,也可看作是北京當局對李嘉誠憤怒的總爆發。

小民認為,香港的抗議活動已經持續了三個多月,中共絕對不會任其發展,相反可能已經在幕後作了大量的工作(統戰,筆者註),但香港的富豪們「不大買帳」。

黃台之瓜 何堪再摘

時政評論員石實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共除上述原因對李嘉誠不滿外,還有一條就是他再次引用唐朝「章懷太子」李賢的絕命詩《黃台瓜辭》:「黃台之瓜,何堪再摘」。

唐高宗死後,皇后武則天想自己當皇帝,先是毒殺了自己的長子,也是當時的太子李弘;之後,武則天又逼二兒子李賢自殺。

李賢當太子時,有感於武則天殺太子,憂懼中寫下著名的《黃台瓜辭》,全詩為:「種瓜黃台下,瓜熟子離離。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三摘尚自可,摘絕抱蔓歸。」

石實表示,李嘉誠引用「黃台之瓜,何堪再摘」,意在表示:香港主權移交大陸後,港人的民主、自由不斷被中共剝奪,現在中共又想利用修訂香港的《逃犯條例》,將所謂的違犯中共法律或其異見人士引渡到中國受審,這等於又剝奪了港人的法治,如此港人已沒有任何民主、自由以及法治,中共把黃台瓜「摘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