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至2019年,吉林省舒蘭市法輪功學員遭受了殘酷的迫害:34人被迫害致死,61人被非法判刑,326人被非法勞教,148人(194次)被關洗腦班折磨,645人(1,140次)被綁架,322人(共469次)被非法拘留,160人被勒索、搶劫人民幣達753,794元,物品不計在內。

明慧網報道,此外,眾多的法輪功學員與家屬被迫失去正常的工作、被剝奪工作機會,其經濟、精神損失無法計算。

被迫害致死案例

根據明慧網曝光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舒蘭至少有34人:王國平,初叢銳,王樹全,孔繁榮,包麗娟,呂青,劉文良,宋冰,孫進平(開原鎮),孫建華,楊俊峰,李成才,佟彥林,佟振天,張洪偉,張愛英,陸豔芳,陳仁哲,陳永哲,陳德喜,林松柏,馬希茹,王忠言,田秀雲,田淑雲,曲志敏,關玉生,楊守祥,孟祥林,耿淑賢,高巖,高起,董海芬,翟繼存。

19歲妙齡少女被活活打死

被迫害前的初叢銳。(明慧網)
被迫害前的初叢銳。(明慧網)

修飾後的遺容照。(明慧網)
修飾後的遺容照。(明慧網)

2000年12月1日,為了給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吉林省舒蘭市天德鄉徐家村19歲少女初叢銳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綁架。17日,家屬接到北京海澱分局派出所通知認領屍體。據說已經死亡4天了,可是初叢銳的遺體還面目腫脹,嘴唇腫起很高,兩耳塞著帶有血跡的棉球,鼻子塌陷著,明顯有被毆打的痕跡。

北京海澱警方說她死於絕食絕水,但醫生否認這種說法,因驗屍時死者七竅流血,鼻子被打塌,臉部變形。18日遺體在昌平火化。同時被打死的還有一位不知名的法輪功學員。

父老鄉親聽到她被警察打死的消息,非常震驚,氣憤地說:「這麼好的孩子都被活活打死了,真是造孽啊!誰沒有兄弟姐妹?!更何況小銳還僅僅是個19歲的孩子!」初叢銳的父親眼淚都哭乾了,母親也因無法承受這巨大的痛苦,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精神失常。

兩死兩判 家破人亡

楊俊峰,男,時年40多歲,原舒蘭市自來水公司職工,遭受五次綁架,1年非法勞教,勞教期間被迫害得不能自理。

2015年5月,父子三人再次被綁架,楊俊峰因生活不能自理被放回家。他沒有經濟來源,主要靠好心人的幫助艱難度日。

期間他與親友多次找舒蘭市政府和街道,希望能讓他父親回家照顧他,但遭到拒絕;辦理低保也需要用簽字放棄信仰作為條件,最終甚麼也沒給辦理,政府對他置之不理,無人問津。2018年,楊俊峰被發現獨自慘死於家中。

無人照顧的楊俊峰。(明慧網)
無人照顧的楊俊峰。(明慧網)

慘死家中的楊俊峰。(明慧網)
慘死家中的楊俊峰。(明慧網)

母親林松柏,一位公認的好老師,慘遭五次綁架,四次非法抄家,殘酷毒打,數次恐嚇,一次非法拘留45天,兩次合計3年勞教,一次精神病院強制洗腦90天,沒收工資折,斷絕其經濟來源等各種迫害……多方面巨大的精神打擊與壓力,致使她原本健康的身體每況愈下,最後癱瘓在床,於2015年初含冤離世。

父親楊國樞數次被綁架、兩次被勞教,一次被冤判5年,現仍然被非法關押在公主嶺監獄中遭受著迫害。

弟弟楊駿琦遭受三次綁架,1年非法勞教,兩次冤判,2007他被舒蘭法院非法判刑5年,2015年5月再次被冤判6年,現仍然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監獄中。

遭非法判刑案例

舒蘭市61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其中王文鵬遭冤判12年、付洪偉10年,曲洪祥9年、劉文濤13年、劉雙慧8年、劉達鵬11年、李生成9年、宋冰14年、宋彥群12年、張洪偉13年、趙濤7年、趙靖巖10年、姜豔7年、高玉香10年、董立彪7年、謝貴臣18年,譚成香8年。

歷盡苦難 死裏逃生

迫害前的宋彥群。(明慧網)
迫害前的宋彥群。(明慧網)

宋彥群,女,現年49歲,舒蘭市人,原哈爾濱大德日語學校英語教師。她和妹妹宋冰(被迫害致死)2004年被綁架,遭受毆打、灌芥末油等酷刑迫害,後舒蘭市法院非法秘密開庭,不讓律師介入。法官劉勇不讓宋彥群說話,誣判她12年。

在長春女子監獄,宋彥群遭受「抻床」、扒光衣服毒打、包夾監控、謾罵、注射不明藥物等各種身體和精神上的摧殘,甚至達到彌留之際的瀕死邊緣。後來她經過9個月的絕食反迫害,於2012年末回到家中,2013年又再次被劫持回監獄,2014年生命垂危保外就醫。死裏逃生的宋彥群,回到家時體重僅剩80來斤。

遭迫害後的宋彥群。(明慧網)
遭迫害後的宋彥群。(明慧網)

10年冤獄的身心迫害,給她造成巨大的傷害,回家後她的精神和身體狀態一直不好,常常整宿不睡覺,一連好幾天不吃飯,人又瘦又蒼老,說話、做事、思考問題都與迫害前的她大相逕庭。她經常說妹妹宋冰沒死,常出去給她送衣服。

被非法勞教案例

5根電棍電擊3小時 身上多處燒焦

陳永哲(明慧網)
陳永哲(明慧網)

陳永哲,男,時年34歲,於2001年3月被非法勞教。他在吉林歡喜嶺勞教所遭受殘酷的迫害,如坐板折磨:兩張光板床並排160厘米寬,法輪功學員一個挨一個地坐五個人。早飯之後坐到午飯,午飯之後坐到晚飯,晚飯之後坐到晚9點鐘。

電刑迫害:2001年4月27日,勞教所中隊長徐學權及三個獄警把法輪功學員一個個叫出去迫害。從管教室裏不時傳出慘叫聲,陳永哲被電了2個半小時,他的臉被打破、脫皮的地方變成了紫黑色,兩腮腫起,嘴也腫了。

過了幾天,陳永哲去管教室要求獄警不要虐待這些好人,結果又被毒打。獄警把他綁在床上,5個獄警用5把電棍同時迫害他3個小時,他臉上身上多處被燒焦,脖子上都是大泡,當時他就被迫害得精神恍惚呆滯。

2001年6月12日,獄警帶他去體檢,查出嚴重的肺結核。不久,勞教所為逃避迫害的責任後果,匆匆將他保外就醫。因迫害陳永哲身心留下了難以治癒的創傷,於2002年5月14日在家去世,年僅34歲。

弟弟陳仁哲,2001年2月2日,傳播法輪功真相時被北城派出所綁架,為了保護其他法輪功學員,他把電話卡吞了,警察用刑具撬他的嘴。後來他被非法勞教1年,回家後身體一直不好,也含冤離世。

兩個年輕的兒子先後被迫害致死,給年邁的母親李三靜造成巨大的打擊,老人不久也含冤離世。

洗腦班迫害案例

母子分離 九月嬰兒被迫斷奶

2000年12月,法輪功學員姚春豔在哺乳期間被拘留15天;2001年1月3日,回家僅7天,又被校長郭立千騙到教育局招待所六樓的洗腦班遭受迫害。當時她的兒子剛9個多月,正值哺乳期。

新年的前一天,闔家團圓之際,因她拒絕簽保證書,郭立千又將她從洗腦班轉入舒蘭市看守所。2月2號後,她又被轉到拘留所裏的洗腦班繼續迫害;4月,開始絕食抗議非法關押。

她絕食絕水8天時,洗腦班怕擔責任,將其放回家。但這時她早已沒有奶水,造成剛出生9個月的孩子就被迫斷奶。

強迫退學、開除學籍迫害案例

三名學生 被開除學籍

(1)2000年3月初,舒蘭一中以上訪為藉口,將一名修煉法輪功的高一學生開除學籍。

(2)舒蘭十六中學生王凱2000年末依法進京上訪,為法輪功鳴冤,回來後被學校開除學籍。

(3)舒蘭市實驗中學將本校法輪功學生征巖開除學籍。

經濟迫害案例與統計

自1999年至今,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舒蘭市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共對法輪功實施的「經濟上截斷」的迫害中,被勒索現金金額:753,794元;搶走電腦、打印機、刻錄機、汽車、口糧、牲畜、家電,生意被迫破產等。

註﹕這個數字僅是明慧網上有數字記載的一小部份,實際上沒有數字記載的更多。如搶走現金、存摺、銀行卡幾張,剋扣工資,工資被某某提走等這類沒有具體數字的都沒有統計在內,還有很多被勒索欺詐大量現金後,家人怕報復或因各種原因沒能上網曝光的,這類勒索的金額更多。

2000年11月,蓮花村28名法輪功學員依法進京上訪,均被勒索錢財,每人最少3,000元,共10多萬元。李生成家的口糧被拉走,使家人無法生活、導致孩子失學。村幹部劉俊仁僱人把李忠勝家苞米全部抄走,賣糧庫尚未結算的水稻款3000元也被私自取走。

舒蘭市實驗中學教師殷麗梅,1999年被非法勞教1年,2001年被非法勞教3年,4年的工資全部被停發剋扣,共計4萬餘元。這在當時是個非常可觀的金額。教育局安全辦主任溫長吉傳達「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的迫害規定,取消她評優選先、評職晉級資格,給她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